首届国际青春诗会——金砖国家专场
全国文学馆联盟年会会议
全国文学馆联盟年会
浙江省作家协会第十次代表大会
中国新时代文学大数据中心落户浙江文学馆
3
省作协举行浙江作家回家活动暨“八八战略”主题创作座谈会

习近平总书记致中国文联中国作协成立70周年的贺信

值此中国文联、中国作协成立70周年之际,我代表党中央,对此表示热烈的祝贺!向全国广大文艺工作者致以诚挚的问候!文艺事业是党和人民的重要事业,文艺战线是党和人民的重要战线。新中国成立70年来,广大文艺工作者响应党的号召,积极投身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改革开放伟大实践,创作出一批又一批脍炙人口的优秀文艺作品,塑造了一批又一批经典艺术形象。 [查看详情]

苏沧桑:纸上江南

苏沧桑是原名,却像个天然的笔名,似乎天生就要以写作为生。而为她起名字的父母,父亲是中学数学教师,会小提琴钢琴胡琴还会国画,母亲则最爱读《红楼梦》。受到家庭环境的熏陶,苏沧桑从小就痴迷上了中国的文字之美。苏沧桑三十岁那年,出版了第一本散文集《银杏叶的歌唱》,莫言先生为她写的后序中,第一句话就是“一个温馨如玉的江南女子,有着这样一个遒劲苍老的名字,便产生了一种很有意思的反差。”正是这个江南女子,她更喜欢大漠的苍茫、草原的辽阔、大海的无际。她去草原养蜂,去戏班演戏,...

苏沧桑:纸上江南

余华:我动过真感情的,是小美

文/余华 毛尖2023年3月26日上午,华东师范大学主办了“现实与传奇:王安忆余华对谈”活动。下午,余华作品研讨会在学校办公楼小礼堂召开,会议最后,华东师范大学远读批评中心的毛尖教授代表在线的百万网友采访了余华。

余华:我动过真感情的,是小美

钟求是:用一生的努力追问命运

文/钟求是 罗建森记 者:钟老师好!请问是什么样的契机,让您产生了创作短篇小说《地上的天空》的想法?钟求是:这篇小说并没有什么稀奇的诞生记。我平时有个习惯,喜欢在文字阅读、与朋友聊天、听音乐等过程中,把有意思的事记下来,用几个字或一句话记在笔记本上。这篇小说的核,就来自于笔记本上七八年前的一句记录。在经过许多日子后,这个有意思的事儿与我的某种创作思考相遇,结合在了一起。这是此小说的缘起。

钟求是:用一生的努力追问命运

麦家:你可以想象一个严肃的人在家中

文/小饭麦家是得到文学界和市场双重认可的作家,既有茅盾文学奖的载誉,也有300万销量的畅销书傍身。这样的作家,从世俗层面来看,成功二字。可是在任何地方我们几乎看不到麦家先生流露出这种“胜利者”的姿态。用麦家先生自己的话来说,“我一直很小心地生活,心怀善意和恐惧,这既是我的本性,也是我的理性。

麦家:你可以想象一个严肃的人在家中

艾伟:作家给作品一次生命,读者给它第二次生命

文/吴波最近,艾伟凭借中篇小说《过往》获颁第八届鲁迅文学奖,他的最新长篇小说《镜中》在上市后亦受到了广泛的关注和赞誉。艾伟现任浙江作家协会主席,为中国60后代表作家之一。他的长篇小说《风和日丽》被改编成电视连续剧,该剧在东方卫视和浙江卫视等台联播时,一度达全国卫视黄金时段收视第一。

艾伟:作家给作品一次生命,读者给它第二次生命

余华:文学、时代和我的写作

文/余华 张英认识余华几十年了。我们是君子之交,余华一发表新作,我就会认真阅读,然后见面,再聊聊。到北京后,我在南海出版公司就职。某个下午,我和袁杰伟、杨雯代表出版方和余华在北京方庄购物中心吃了顿饭。这顿饭,主要是袁杰伟想约余华正在写的新长篇。余华写作进度非常慢,没给我们明确答复。为获得新作的出版权,1998年,南海出版公司再版了《活着》。没想到,南海版《活着》成了畅销书。

余华:文学、时代和我的写作

池上:我更在意和享受写作时的全身心投入

文/李英俊编者按:“浙里新文学——浙江新荷作家群巡礼”是浙江文学院推介文学新人的重要举措。中国作家网特邀入选该推介计划的9位青年作家进行独家专访,倾听他们的成长故事,聚焦当下青年写作的来路与远景。池上,1985年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杭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先后在《收获》《十月》《钟山》《作家》《江南》《山花》《西湖》等刊物发表小说若干。获首届“山花小说双年奖新人奖”、第六届“西湖·中国新锐文学奖”。

池上:我更在意和享受写作时的全身心投入

草白:静女其姝,以温柔的凝视抵御荒凉与孤独

文/李菁编者按:“浙里新文学——浙江新荷作家群巡礼”是浙江文学院推介文学新人的重要举措。中国作家网特邀入选该推介计划的9位青年作家进行独家专访,倾听他们的成长故事,聚焦当下青年写作的来路与远景。草白,1981年生,北京师范大学文学硕士。在《人民文学》《十月》《作家》《天涯》《山花》等刊物发表文学作品。著有短篇小说集《照见》,散文集《童年不会消失》《少女与永生》等。

草白:静女其姝,以温柔的凝视抵御荒凉与孤独

徐海蛟:半是沧桑半少年

文/刘雅编者按:“浙里新文学——浙江新荷作家群巡礼”是浙江文学院推介文学新人的重要举措。中国作家网特邀入选该推介计划的9位青年作家进行独家专访,倾听他们的成长故事,聚焦当下青年写作的来路与远景。2010年,徐海蛟度过了漫长的抽屉文学尝试阶段以及报纸副刊写作阶段之后,一篇2万字专辑《徐海蛟创作的多样性》在《文学港》刊发。

徐海蛟:半是沧桑半少年

林晓哲:写作者是落伍的,他只能写一点东西

刘鹏波编者按:“浙里新文学——浙江新荷作家群巡礼”是浙江文学院推介文学新人的重要举措。中国作家网特邀入选该推介计划的9位青年作家进行独家专访,倾听他们的成长故事,聚焦当下青年写作的来路与远景。林晓哲:男,1980年生,浙江乐清人,作品散见于《收获》《江南》《天涯》《山花》《青年文学》《思南文学选刊》《中篇小说选刊》《散文选刊》等刊物,曾获《上海文学》短篇小说新人奖。

林晓哲:写作者是落伍的,他只能写一点东西

叶炜:重合多种身份恰恰是创意写作从业者的理想状态

文/叶 炜 杜 佳距离“理想的写作”有多远?——学院视野中的写作品格与价值追求在当下众多写作者中,经受过完整学术训练的高校教师是一支不容忽视的力量。职业上得天独厚的优势某种意义上解放了身心,让他们有更多时间从事写作,阅读、授业、鉴评等职业属性也为他们行走在创作的现场创造了条件。教师、学者、作家的复合身份令这一写作群体的实践总体上呈现出人文性、前瞻性和探索性。

叶炜:重合多种身份恰恰是创意写作从业者的理想状态

杨怡芬:不用诉离觞,痛饮从来别有肠

  杨怡芬  洪治纲  萧耳  《离觞》  主题:大时代洪流中女性的独立和哀愁——《离觞》新书分享会  时间:2021年11月13日  地点:杭州·纯真年代书吧  嘉宾:杨怡芬作家,《离觞》作者  洪治纲评论家,杭师大人文学院院长  主持:萧耳作家,资深媒体人  正面书写特殊历史时期  大时代的长篇力作  萧耳:今天读书会的主题是“大时代洪流中女性的独立和哀愁”。

杨怡芬:不用诉离觞,痛饮从来别有肠

曹国维:他不是再现生活现状,而是思考生活走向

文/曹国维 王琳今年适逢陀思妥耶夫斯基诞辰两百周年,我们就“文学纪念碑”中《罪与罚》(学术评论版),联系翻译家曹国维老师,聊聊他在翻译《罪与罚》时,如何反复修改译文,使中译文更接近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语言风格,他又在《罪与罚》中传达怎样的思想。另外,我们也和曹老师聊起他翻译的《大师与玛格丽特》这本书,谈及布尔加科夫是否承继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写作传统等内容。

曹国维:他不是再现生活现状,而是思考生活走向

杨方:诗歌是一门真诚的艺术

杨方,出生于新疆,写诗歌,也写小说。小说入选《小说选刊》《中篇小说选刊》《中篇小说月报》,《中国年度中篇小说精选》。获《北京文学》双年度优秀作品奖,《诗刊》青年诗人奖,第十届华文青年诗人奖,第二届扬子江诗学奖,浙江优秀青年作品奖,首都师范大学2013—2014年驻校诗人。长篇历史小说《江南烟华录》被改编成电影《大明监察御史》。

杨方:诗歌是一门真诚的艺术

蒋离子:从生活中来,到生活中去

文/蒋离子蒋离子,原名蒋达理,民盟盟员,中国作协会员,浙江省青联委员、浙江省网络作协理事、丽水市作协副主席、网络作协主席,获第二届茅盾文学新人奖·网络文学新人奖。主要作品《婚迷不醒》《糖婚》《老妈有喜》《听见你沉默》等,《糖婚》《老妈有喜》等连续两度获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协联合推优,连续两度获中国十大数字阅读作品,获网络文学双年奖、网络文学金键盘奖等。

蒋离子:从生活中来,到生活中去

麦家:写作有时候是需要拼命的

文/路艳霞麦家长篇小说《人生海海》在问世不到两年的时间内,近日销量突破200万册,堪称近年来纯文学作品畅销神话之一。在接受本报记者独家专访时,麦家盘点创作《人生海海》给他带来的写作资产、人生资产,坦率而真诚。

麦家:写作有时候是需要拼命的

蒋胜男:生活和创作,是一体两面的事

文/夏斌不管到没到35岁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都得注重学习解放周末:五四青年节刚刚过去,“35岁现象”又一次引起关注。您当时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建议?蒋胜男:今年我一共提了8条建议,包括对离婚抢夺子女行为明确司法解释的建议,关于明确非法代孕相关组织者、从业者入刑的建议,严格落实编剧署名权及名次权的建议,关于加强涉侨高等教育的建议,等等。

蒋胜男:生活和创作,是一体两面的事

黄咏梅:“时间”是我反复书写的主题

文/舒晋瑜黄咏梅10岁发表诗歌,17岁出版诗集,70后作家黄咏梅的创作时间已经有三十余年。我甚至能想象到她在回答我问题时,圆圆的脸庞浮起的笑意,酒窝里装着温和的亲密。熟悉黄咏梅,不是因为诗歌,也不是她近年来风生水起的小说,而是当年流行一时的“小女人”散文。我关注这位同时代的同行,那时,她还是南方一家媒体的记者,散文清新隽永,很得我心。

黄咏梅:“时间”是我反复书写的主题

张忌:用一家南货店,盛放一个时代

文/顾学文糕点,腌货,干果,海味;窗棂,灯笼,招牌,算盘。泛着光泽的旧物之下,是我们曾以为牢固的生活。一部《南货店》,说尽时代巨变下江南百姓的生活命运。用丰饶的生活细节,缓缓带出时代针脚,是张忌的惯用“伎俩”。这位“长相忠厚但写起来很狡诈”的“70后”作家,直言当下文学创作的最大问题在于“从文本中来、到文本中去”,看不见“生活在哪里”。

张忌:用一家南货店,盛放一个时代

哲贵《金乡》:对大时代下的个人,肯定成就也更有同情

  记者 罗昕  近年,温州籍作家哲贵将目光触及温州市苍南县下的一个古镇——金乡。  金乡建制于明洪武二十年,是当时朝廷派信国公汤和筹建的全国五十九座抗倭卫城之一,与天津卫、威海卫并立,至今已有六百多年历史。

哲贵《金乡》:对大时代下的个人,肯定成就也更有同情

管平潮:用文字把世界变得更美好

只恒文管平潮为《中国青年作家报》题词。一位工科学霸,是怎样变成知名网络文学作家的?扫码看管平潮的仙侠江湖。管平潮,本名张凤翔,中国仙侠代表作家,知名畅销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浙江省作协副主席,浙江省网络作协副主席,杭州市作协理事。毕业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日本国立情报学研究所,现定居杭州。代表作:《仙剑奇侠传》、《血歌行》、《仙剑问情》、《九州牧云录》、《大话西游》等。

管平潮:用文字把世界变得更美好

荣荣:时间之伤

文/赵卫峰荣荣无疑是江南水乡滋养出来的最著名的诗人之一,她很高兴自己一直生活在南方,大多数时光被南方温和的一面抚慰着,让她对南方有种深深的依恋。荣荣认为,正是这份依恋,让生活充满了无数的小诗意,“生活多苦难,也多凡俗的琐碎,而诗歌就是那些轻的美好的物质,是向上的,有翅膀的。”荣荣,浙江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宁波市作协主席,《文学港》杂志主编。

荣荣:时间之伤

浙江文学院(馆)

浙江文学馆是浙江文化新地标—之江文化中心的重要组成部分,建筑面积2万平方米(地上七层、地下两层)。目前是国内除了中国现代文学馆(2.5万平方米)之外规模最大的单体文学馆建筑。浙江文学馆的功能定位是充分展示浙江文学成就、滿足大众审美需求、积极开展专业交流、致力文学通识教育,从而打造成为联系作家、服务大众的活态文学综合体。在中国作协指导下,浙江文学馆与中国现代文学馆签订了框架协议,由双方共同建设的中国新时代文学大数据中心已正式落户浙江文学馆。

荻港村 作者:顾艳 文学体裁:长篇小说 出版时间:2024年4月再版(2008年8月上海文艺出版社首次出版)

《荻港村》以百岁老人的叙述而展开,但实际上作者是讲叙了一个村庄的百年,并非一个老人的百年,细微末节地描叙了围绕百岁老人而展开的人物在转型期间的心路历程和矛盾所在。这部小说在穿越历史的叙述中,既有思想深度又有艺术质感,是一部有着民族精神的长篇小说力作。

提篮女 作者:胡友大 文学体裁:长篇小说 出版时间:2023年12月

“提篮”在义乌话里,是手提竹篮沿街叫卖之意,提篮女被人们形象地称为“蚂蚁军团”。草根市场是提篮女王巧儿茁壮成长的摇篮,提篮叫卖的谋生手段早已融入义乌人的血液中……

紫云英合唱团 作者:吴洲星 文学体裁:儿童文学 出版时间:2023年7月

这是一部现实题材的儿童文学作品,讲述了一群乡村留守儿童在程小雨老师的带领下,组建了“紫云英合唱团”,用音乐治愈童年、温暖童心的感人故事。作品着重塑造了几个孩子的形象:毛豆、陈大力、黄小灵、赵吉羊等一些合唱团里的孩子,每一个热爱唱歌的孩子背后都有着各自的故事,有着各自的喜怒哀乐。音乐让他们成为了一个集体,唱歌不仅成了他们的爱好,在某种意义上说,也是他们心灵的吟唱。作品中的程小雨老师是乡村校园的老师们的化身,他们怀着纯粹的理想和爱,来到乡村小学,在那里奉献着自己的青春的同时,也用爱和艺术点亮了孩子们的梦想。

良渚王 作者:马季 文学体裁:中国当代小说 出版时间:2024年2月

《良渚王》对文明的起源做了合情合理的想象、追溯与推演,从刀耕火种到走出丛林,从海上求生到寄居良渚,从巫王合一到人神分野,这些情节描摹出人类在蒙昧初开时的生存现场。

人生海海 作者:麦家 文学体裁:长篇小说 出版时间:2019年4月

《人生海海》讲述了一个人在时代中穿行缠斗的一生,离奇的故事里藏着让人叹息的人生况味,既有日常滋生的残酷,也有时间带来的仁慈。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