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个星天外

踏遍万水千山,各显八斗之才

来源:浙江省青少年作家协会 | 时间:2022年11月09日 16:46:17

金小琰(南京艺术学院)/吴芮瑶(义乌中学)
朱秀熙(北京音乐学院附中)/金弋洋(义乌中学)
金三易(金华第一中学)/楼思语(义亭中学)
王韵涵(义乌中学)/张骆一(义乌中学)
【从上至下】
 

作品《素心之履》

我们是一群热爱生活,热爱行走的孩子,在年幼时便开启了游学的旅程,天南海北,都留下了我们的足迹,我们用稚嫩的笔,画下我们眼中的世界,用稚拙的文字,记录我们思想的跋涉。而今,我们已经各自为着梦想去飞翔,在以后的日子里,愿人生的每个阶段,都能有这样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时光。

七八个星天外访谈

李晶晶【《少年文学之星》杂志编辑】(下称李)

七八个星天外【2021年浙江少年文学新星创作组合】

李:简要分享一下这部作品的内容。

七八个星天外:这是以空间为维度来编撰的一部文集。“江南好”是孩子们行走江南水乡、古镇、山野、老街等地留下的笔记;“乌伤”是大多孩子的故乡,四季更迭中,浓浓的乡情跃然纸上;“乌镇”是孩子们最美好的回忆,在他们尚且称得上年幼的年岁,那里的一草一木一家一户,都留下了他们稚嫩的足迹。西塘、南浔、杭州、璟园,一路走来,他们的文字,随着年龄的增长,愈加老练,他们的感慨,也随着视野的开阔,愈加深邃。他们渐行渐远,走到了海之南,走到了国之北,一路走着,一路写着,于是有了这本叫做“素心之履”的文集。

李:获得专家的认可,入选《浙江少年文学新星丛书·第八辑》,你的心情是怎样的?

张骆一:自己曾经的文字,能入选《浙江少年文学新星丛书?第八辑》,这是从来不曾想过的事,内心深处溢满激动与喜悦。再次阅读之前那些略显青涩的文章,勾起了我很多美好的回忆,仿佛又回到了那自由自在、充满乐趣的快乐时光。

李:为什么以《素心之履》作为你们作品的名字?

七八个星天外:在我们最无拘无束的年纪,写下了这些最无拘无束的文字,这些文字,就像一颗颗珍贵的未曾受过尘世过多沾染的珠子,闪烁着我们的童心童趣,回环着我们的天真无邪,也折射着我们对这个世界最初的思考和认知。我们以一颗简单的素心,以一双稚气的双脚去丈量的这一段时空,就是我们的素心之履。

李:童话故事为我们构建了一个区别于现实世界的美好世界,让我们心之神往,能说说你在读童话故事时最大的感触是什么吗?

金三易:童话看起来是假的,是无用的,它并不能改变我们现实的生活,却悄悄改变了我们的心灵和我们对生活的看法。童话里有一种柔性的力量,让我们真实地受到感动和震撼,让对世界的好奇,对善良和美好的追求,对诗意生活的向往在我们的心中真实地萌芽。当我们放下书本,心灵深处会多一些力量,世界在我们的眼中会更可爱一些,这就足够了。

李:写作是一件持之以恒,需要倾其一生才能做好的事情。在写作过程中,难免会遇到瓶颈和思维枯竭的时刻,你是如何突围这些写作“困境”的?

金小琰:就我个人而言,写作时瓶颈一般源于眼高手低,这是需要增强自身修养的时候,所学丰盈方能厚积薄发,虽不能至,心向往之。我会阅读自己欣赏的作品,感受作者文字的妙处;思维枯竭时我会给予自己更多感受空间,发动感官投入自然,虽然容易造成思路的散乱,但也往往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惊喜。

李:家庭教育环境是怎样的?你觉得你的生活环境对你的写作生涯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金弋洋:于我的家庭教育环境而言,比起用刚性量化的分数来丈量我的学业成绩,父母更鼓励我有空多读一读文学作品,多到外面去走走。或许正因如此,才得以让我细心体察自然的一花一草,畅游在书籍的海洋。去热爱写作,提笔写下一章一句,抒发内心所感所想。

李:生活在江南水乡,你觉得你印象中的江南是怎样的?

楼思语:我印象中的江南,与大多数作家笔下描绘的粉墙黛瓦,烟雨行舟似乎有所不同。我所见之江南,是江南人在小桥流水旁为生活忙碌的一缕烟火气;是元宵漫步于小桥上祈祷平安喜乐的一份虔诚;是隐匿于青石板小巷一眼望不到头的一团朦胧。

李:说说你最喜欢的一个历史故事。

朱秀熙:让我印象深刻的一个历史故事叫《滥竽充数》。这个经典历史故事,出自《韩非子·内储说上》,讲述的是古代齐国有一位南郭先生不会吹竽,却混在吹竽的乐队里充数,不劳而获地白拿薪水,后来齐宣王死了,齐湣王当了国君,喜欢听人独奏,南郭先生一听立马就连夜收拾行李逃走了。这个故事给了我很大的启示,弄虚作假是经不住时间的考验,终究会露出马脚的,没真本事的人,在别人还不了解真相的时候,能够蒙混一阵子,但是总有真相大白的一天,所以一定要一步一脚印好好学习。

李:在成长的过程中,我们会碰到许多十字路口,做出大大小小的选择,有的选择可能不尽人意,难免让人产生后悔的情绪,你是如何处理这些后悔的情绪的?

吴芮瑶:艺术世界,是人类创造的美好意境与思想结晶。除了写作之外,书法、绘画、古筝,都是我的爱好。读遍天下诗书,尽赏人间美画,聆听悠扬名曲,我期许能这样走向诗意人生。

李:我们都知道理想和现实差距悬殊,有时候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你是如何看待理想和现实之间的差距的?

王韵涵:理想和现实的差距是不可避免的,但并不是不可消除的。尽管他们之间存在的差距是许多人这辈子都跨不过的鸿沟,但只要有跨越鸿沟的勇气与信心,这一世便不算碌碌无为。常说,距离产生美,理想的美恰因两者的差距而愈发迷人,才会令人心生向往,倘若差距被漠视,那么理想也不过是现实的一道分支。自然,灵魂不可凌空蹈虚而行,理想主义者亦需回归现实之基,那些天马行空不切实际的理想已然超脱人所能战胜的差距,便也失去了存在的价值。有差距才有美才有追逐的动力,我们才能一点一点充盈自己贫瘠的现实,进而变为丰满的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