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可欣

在独处中探寻未知人生,在小说中构筑荒谬世界

来源:浙江省青少年作家协会 | 时间:2022年07月12日 09:55:46

吕可欣 杭州市风帆中学

作品:《春曦》

我是一个喜欢独自思考的人,有点“社交恐惧”,因此更乐意沉浸在与自然百科,天文地理相关的个人世界中。我疯狂地喜爱阅读,对很多领域都有着极大的好奇心和探究欲,时常会冒出些无厘头的幻想。我擅长写作、绘画、书法,爱谈天论地,比较幽默,时常自嘲,会说“单口相声”,且对此津津乐道。

获奖荣誉

2021年浙江少年文学新星
2021年获第二十五届全国中小学生书画比赛书法类三等奖
2021年获“美丽杭州我的家”第五届杭州市少年儿童中国画展优秀奖
2020年获下城区中小学生“品味书香,诵读经典”优秀征文比赛小学组一等奖
2020年获杭州市第十六届中小学生“品味书香,诵读经典”读书征文活动小学组二等奖
2020年获第十四届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征文比赛二等奖
2020年获首届“运河杯”杭州青少年书画艺术大赛毛笔书法类铜奖
2020年书法作品获“乘风破浪”首届浙江省中小学生临古书法篆刻大赛三等奖
2019年获杭州市第十五届中小学生“品味书香,诵读经典”读书征文活动小学组一等奖
2019年获下城区中小学生“品味书香,诵读经典”优秀征文比赛小学组一等奖
2019年获第二十四届全国中小学生书画比赛绘画类一等奖
2019年在第十七届中国优秀特长生艺术节中获浙江赛区国画类特金奖
2019年获第十三届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征文比赛二等奖
2019年获第五届美院杯全国现场总决赛银奖

吕可欣访谈

李晶晶【《少年文学之星》杂志编辑】(下称李)
吕可欣【2021年浙江少年文学新星】(下称吕)


李:简要分享一下你这部作品的内容。
吕:书中收录了我从四年级到六年级初两年间的文学作品,内有小说、读后感、散文和杂谈,有虚构的故事,也有真实的记录。

李:获得专家的认可,入选《浙江少年文学新星丛书·第八辑》,你的心情是怎样的?
吕:能从众多作品中脱颖而出,入选新星丛书,我感到非常荣幸,同时也感到十分惊喜,这对我后续的创作是一种很大的鼓励。但其实,一开始我创作时并没想到能入围,只是当时得知有这么一个活动,便想试试,它给了我一个开始的动力。我开始尝试创作一些自己感兴趣的短篇小说,同时也用不同的文学体裁记录下自己生活中的随感随想。

李:为什么以“春曦”作为你这本文集的书名?
吕:《春曦》意为春天之晨曦,春天是一年四季的首个季节,晨曦是一日的开始,象征着作为少年的我现在所处的人生阶段,而这也是我初涉文学世界的第一部作品,一切都刚刚开始,一切都充满希望。

李:在你的文集《春曦》中,你的小说创作和散文书写都表现得十分出彩,你觉得这两种体裁有什么不同,在写作过程中,你更倾向于哪种体裁的书写,为什么?
吕:小说创作呢,主要是偏向情节的构造,比较注重情节的完整性和连贯性,对创作者的逻辑有较高的要求。而散文主要是有感而发,注重个人情感的抒发。而我更倾向于写小说。因为小说书写虽有一定难度,但你会沉浸在你构筑的这个世界里,仿佛你就是参与者一般,同时还能体验到创造一个故事的快乐感和满足感。一篇好的小说,不仅会让读者读起来爱不释手,就连作者自己写起来也是会欲罢不能,有时候,我就是会因为灵感喷涌而出,而疯狂地写好多章节。真的,写小说会上瘾。

李:在你的作品《春曦》中《我们都是好孩子》这篇小说是以离别作为结尾的。离别其实无处不在,在生活中,我们都会面对各种离别,并在离别中成长。说说你是如何面对生活中的离别的。
吕:离别是一件悲伤的事,但人生的一部分就是由离别组成的。离别,我们阻止不了。但离别又是新的“遇见”,比如我要与某某分别了,分离后,我就有可能认识新的人,新的朋友,甚至新的自己。所以,离别带来了悲伤与泪水,也带来了未知和期待。

李:在你写作之路上,对你影响最大的人是谁?
吕:这应当是我的母亲了。她在我不识字的时候就会把我编的故事很认真地写下来,在我有能力独立阅读的时候推荐我合适的读物,通常她会和我一起看同一本书,一起聊书中的内容。她鼓励我写作,在我困顿不前的时候为我解忧,她总是大力地支持,默默地陪伴,睿智地引导。如果说我是一个追梦人,那母亲就是我的助梦人。

李:你觉得想象力在写作中起到了怎样的作用?
吕:我觉得想象力很重要。《森林奇遇》就是我依靠想象力完成的。当然人的想象力会被他的认知所影响,随着年岁渐长,阅历增多,认知深入,想象力也会更丰富,但童年时代的天真遐想也可能一去不复返。所以,人在不同阶段,想象力也是不同的。我更看重我现阶段的想象力,它的宝贵在于它的独一无二和荒诞。小说的创作,不也是挺“荒诞”的吗?创作,是创造一个全新的,只存在于你脑海中的世界,以想象作为基石的世界。

李:写作是一件持之以恒,需要倾其一生才能做好的事情。在写作过程中,难免会遇到瓶颈和思维枯竭的时刻,你是如何突围这些写作“困境”的?
吕:确实,由于创作周期较长,回过头去看先前的内容难免会有觉得幼稚,不想继续,或思绪中断,难以继续写下去的时候。能顺利在这些写作“困境”中突围,还得感谢我的母亲,她总是能恰如其分地调动我的写作热情。在我没有思路的时候,她会让我先放放,去阅读一些我喜爱的作家的同类型作品,看看他们是如何处理里面的情节的。在我嫌弃自己作品的时候,她会列举出我作品中很多的亮点,并告诉我,会嫌弃说明我在进步,并让我尝试,先完成作品的构思情节,在保证作品完整性的前提下,最后再一一雕琢细处。她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好文章是改出来的!所以,我现在都会秉承一个原则:写完整,改精彩!写完整是一种坚持,一种不放弃;改精彩是能先容忍自己不完美的存在,而在后续的一次次修改中慢慢将它改到自己满意的程度,我觉得这是一种很好的体验。

李:互联网时代打通了各种壁垒,让信息的获取变得异常容易,但是凡事有利有弊,信息爆炸的社会容易让人失去判断,迷失在巨大的信息网中。你是如何从这些纷繁芜杂的信息中筛选出自己需要的内容,选择适合自己的读物?
吕:我通常是通过一篇文章来获取适合自己的读物。如果我觉得这篇文章写得很好,让我很喜欢,我就会把这个作者的代表作买来看,如果还是很喜欢,就会把这个作者写的其他书一并买来看。接着我还会把这个作者他喜爱的作家的作品也都看看,这就形成了一个系统的关联链,有助于我很好地了解这个作者各个时期的作品和写作风格,同时又能从该作者身上挖掘出影响他的作家和作品,这种阅读是有连贯性的且深入的。而且从一开始,我通常选择的就是名家读物,因为经典的文章是有其不衰的道理的。

李: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人生短暂,不过短短几十载,在这短暂的人生中,你有没有设想过要过一种什么样的生活?
吕:近来,我越发觉得时间的宝贵了。如果说问我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那一定是饱满且有意义的生活。如何定义“意义”呢?其实很简单,是你不认为有遗憾。这个“意义”不用别人的标准来评价,你也不用在意别人的想法,只需遵从你内心真实的声音。生活,不就是这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