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子誉

意气风发,书稚拙之语记事;谦逊有礼,发肺腑之言明志

来源:浙江省青少年作家协会 | 时间:2022年07月11日 17:38:00

诸葛子誉  龙游县西门小学

作品《稚拙的日子》

生活在小县城的我,是个普通的小男孩。我的父亲是一个兢兢业业的教师,母亲是一个书店的店主。从小,书就是我的伴侣,我生活在书堆里。在父亲的熏陶下,我喜欢写作,但才华有限,建树平平。我善良,源于我家庭的教育;我喜欢独处,喜欢独自对书,苦思冥想;我也会犯傻,把刚买的“飞机”拆成几百个零件却和父亲说我能装回去,结果零件到现在还堆着。以往刚接触写作,以为可以养活自己,而现今的我置身异国他乡,面对两国文化、学术文章与艺术性写作的差异时,我感觉世界很大,自己很渺小。诗人弗洛斯曾写到:金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可惜我不能同时去涉足。我选择了人迹更少的那一条,从此决定了我一生的道路。也许,文学的路很美,走完它很不简单。希望我的未来,能与文学相伴,能偶尔和她对语,让生活有一缕奇特的阳光。

获奖荣誉

2021年浙江少年文学新星
2018年获龙游县“我身边的故事”征文一等奖
2017年获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征文比赛二等奖
2017年获衢州市环保征文一等奖
2016年获浙江省少年文学这之星征文比赛一等奖
2016年获龙游县读书征文一等奖

诸葛子誉访谈

李晶晶【《少年文学之星》杂志编辑】(下称李)
诸葛子誉【2021年浙江少年文学新星】(下称诸葛)

李:简要分享一下你这部作品的内容。
诸葛:这部作品着实没什么来头,虽说是小说,但也只是将我和我父亲曾经的生活拼接在了一起,安在了一个与我同名同岁的孩子的身上,用短短几万字描绘了属于我的两个学期以及属于我父亲的一个暑假中的趣事。在这样的叙事里,我的视角是探究现代孩子的世界和心灵,感受他们在生活中的甘甜苦乐,也借由这样的叙事反思家庭教育、学校教育、社会教育存在的问题等。每一个童年都是独特的,每一个童年都是一本书,希望我的这本书,能折射一点有关孩子人生之初的思考,以及对教育的一些思索余留的火花。

李:获得专家的认可,入选《浙江少年文学新星丛书·第八辑》,你的心情是怎样的?
诸葛:本书是我小学时所作。父亲说这是一笔财富。我想也是。至少我写作的时候是认真的,虔诚的。本次入选,夸张地说像是范进中举,虽说少年文学新星与科举并不类似,而我也没有举人一样的才学。我经常梦想吃到妈妈一顿可口的饭菜,但身处异国他乡,这是一种奢望。如今能正式出版自己的作品,就犹如梦里母亲的饭菜已经端到我的桌边。

李:你的作品《稚拙的日子》里的故事主人公的名字就叫诸葛子誉,想必里面有很多故事都是你的亲身经历。在日常生活中,你都是如何观察生活,积累写作素材,将之融入到自己的作品中的?
诸葛:《稚拙的日子》作为一本记录日常的小说,其内容的来源并不只有我,还有对我父亲儿时经历的想象。虽然我很想做出一些分享,但说实话,我认为真正区别于应试作文的、能称之为作品的文章,都是灵光乍现后的感悟与记录,有时放轻松之后的效率会比强行累积素材更为高效。写作,是心灵的徜徉,我喜欢在夕阳之下舒服地行走,漫无目的,却谐趣横生。

李:在创作《稚拙的日子》的过程中,你有没有碰到什么有趣的事情,和我们分享一下。
诸葛:在创作的过程中经常会遇到一些小事,算不上有趣但也不能说是无趣。其中令我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父亲分享的童年趣事了,且不论放牛养鸡,即使是最简单的偷桃子也是我没有经历过的。毕竟中国经历了数十年的巨变,我这一代人已然无法想象上一代人的生活了,想要让书中的诸葛子誉活起来就必然要借用“先人的智慧”。

李:说说你喜欢的两本书。
诸葛:我最喜欢的两本书是星云大师的著作《尘缘悟》与《观自在》。我的父亲在我五年级时向我推荐了它们,直到今天,它们依旧摆放在我眼前。两书从名字便可知是佛学书,但却并不如想象中那样晦涩难懂,其主要内容是通过星云大师的个人经历以及所见所闻为基础,向读者阐述处世的哲学。书理浅显,做到不易。人生贵在坚持,贵在善良,贵在不求中前进,贵在追求中回眸生活的妙趣。

李:长篇小说的书写需要坚持不懈的努力和持之以恒的毅力,在你写《稚拙的日子》的过程中有没有想要放弃的时刻,你是如何坚持下来的?
诸葛:说来惭愧,作为文学教师的孩子,我对写作的热情相比于我父亲教出的那些真正优秀的学生可谓是骡马比麒麟、寒鸦比凤凰。能够坚持下来还是多亏了父亲的敦促以及在创作过程中萌生出的趣味。至于放弃的时刻,其实在完成了作品之后才首次发生,原本《稚拙的日子》会有第二部,但由于初中的学业逐渐繁重,所以不得不搁置了。

李:童年的生活经历对一个人的人格塑造或者生活轨迹或多或少会产生影响,你觉得你的童年经历对你有什么影响吗?
诸葛:我认为童年是每个孩子最完美的价值观塑形期,就好比小鸭子会把出生后第一刻见到的生物当作母亲。我的父亲是老师,而我父亲的父亲也是老师,由于他们的忙碌,我俩童年最大的缺憾或许都是父亲关注的不足。这一特点也恰好映射在了小说中的“诸葛子誉”身上,不妨将他各种搞怪和哗众取宠的行为理解成对父亲关注的渴望吧……

李:俄文艺理论家车尔尼雪夫斯基曾提出一个概念:艺术来源于生活,却又高于生活。你是如何理解这句话的。
诸葛:在我父亲上过的文学课中,我印象最深的一篇文章是契诃夫的《变色龙》。它的创作背景是亚历山大三世上台后被不断强化的警察统治以及被蒙上了面纱的专制主义。契诃夫笔下的奥楚蔑洛夫就是对这一种现象的讽刺。因此,对我而言,源于生活且高于生活指的就是作品借用生活中的小事,引起读者的共鸣,从而让人们默默思考,会心一笑,为生活的美做出一些改变,为社会的进步做一些努力。

李:你觉得父亲和母亲在你生活中扮演的角色有什么不同?他们对你的写作生涯有什么样的影响?
诸葛:我的父亲与母亲在生活中扮演的角色和大众的刻板印象十分接近,父亲一定程度地管理我的学业,而母亲则照顾我的衣食起居,对学业少有过问,因此,两者的相同之处也仅限于对我创作的支持了。我的父亲充当了老师与导师的身份,教会了我最基础的写作手法并为我搭建了前进的平台,而母亲则更像后勤部,让我不需要为琐碎的事花费时间。整体而言,我四体不勤来自于母亲的宠爱,我的天马行空的幻觉则来自于父亲从小的文学启蒙和日积月累的熏陶。父亲坚持不懈教学写作的形象,在我们当地算是一个“传奇”,他编著了十几本书,自己写了8本作文教材,教过五六千名学生,其中不乏才华横溢者。从父亲的身上,我学到了“钉钉子”精神,也可谓之“坚持不懈,枯木逢春”之意。

李:未来想成为一个怎样的人?你理想中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
诸葛:我们一家人都是踩在祖上的肩膀上走过来的,我的父亲成为老师后也达到了爷爷未能到达的高度。如今接近成年的我理所当然也不会像小朋友一样做毫无头绪的梦了,我只能说,未来的我无论做什么,最不济也要成为一个像父亲一样对得起自己职业的人。用心对待工作,就是用情去关照自己的人生,希望我的一生有点闲趣,有点思考,专精于一点,为这个世界留下点属于自己的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