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忆

上有思想的明月,下有文学的花园

来源:浙江省青少年作家协会 | 时间:2022年07月11日 16:26:34

杭州高级中学  高一年级

我叫童忆,现在是杭州高级中学高二(5)班的学生。写作和阅读,一向是我生活的一部分。走近文学,文字铺展成为我的一方自留地,成为思绪驰骋的驿站:李白在醉梦中描摹华灯万盏的长安,东坡行吟黄州泽畔长啸一声“快哉”;波德莱尔低语巴黎的忧郁,博尔赫斯的宇宙是一座图书馆……如果说阅读是拜访他人的图书馆,那么写作就是构建自己的世界。一遍遍练习随笔,一次次参加比赛,写作之于我,不再只是情感的宣泄,更有生活的体悟、思想的呈现。我希望,我的文字可以引发更多人的共鸣。


获奖荣誉

2021年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
2019年第十三届“文心雕龙杯”校园文学主题征文获一等奖
2018年第十二届“文心雕龙杯”校园文学主题征文获三等奖
2018年“品味书香,诵读经典”征文评选滨江区一等奖,杭州市二等奖
2017年第十一届“文心雕龙杯”全国校园文学艺术大赛获一等奖

童忆访谈

李晶晶【《少年文学之星》杂志编辑 】(下称李)
童忆【2021年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下称童)

李:你的现场赛作品《陷阱》的开头写了“我突然发现生活是一个陷阱”,那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跳出生活这个“陷阱”呢?
童:我们可以去重新理解生活的形状。之前我常常会觉得生活就是一条线,我不得不在这条线上追赶时间。而博尔赫斯的小说告诉我,生活可以用“小径分岔的花园”来比喻。生活不是单线的,每一个时间节点背后,都是无穷的可能性。对于未知的憧憬,可以带来对生活更多的向往与好奇,从而避开了单线生活的“陷阱”。

李:在你的参赛作品《抽刀断水》中能看到你对童年的回忆和怀念,但是人总是要成长,要和过去告别,是怎样的瞬间,让你意识到自己突然不再是小孩子了?
童:某个很无助很消沉的冬天,一个暴雨夜,独自在家,雨水敲打玻璃,我心里却觉得越来越平静。睡前去关好所有门窗,把寒风挡在外面,听着周围由风声呼啸归为寂静,心里默默想着,我可以照顾好自己。现在想来,那一刻应该就是我成长的转折点。

李:你的行文中有很多细节描写,有的细节描写很妙。和我们说说怎么提高这一写作能力。
童:首先是素材的积累。我平时会看一些诗歌,比如聂鲁达的诗,背下让我眼前一亮的句子。然后是刻意的练习。在户外散步的时候,我会留意身边的景色,比如天空的颜色、云的形状、树木的阴影,并鼓励自己发散思维,尽情联想,思考怎样才能生动地描写眼前的画面,并在回家之后记录下来。

李:在写作过程中,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童:写作让我有时常自省的习惯,在行文之时,在修改之时,我都要尽力寻找一种贴近本心的状态,在表达自我的同时重塑自我。写作带给我独特的视角,赋予生活经得起消磨的浪漫。在时间的洪流之中,写作带给我勇气,让我相信个人的思考同样具有踏实的质地,指引我从一个月亮奔向下一个月亮。

李:生活里并不是凡事都能如愿,总会有很多遗憾。和我们分享一下你遗憾的一件事。
童:最近一次让我感到遗憾的经历是学考失利。这场学考是我高中以来参加的最重要的一场考试,几个月前备考时的紧张更是突显了出成绩时的惋惜。成绩刚出的时候我觉得不可接受,后来稀释为遗憾,最后则是正视结果、努力释怀。遗憾的感觉至今还有,但已经从一种情绪变成一种提醒:不要在无法改变的事实上磨蹭,因为时间只会一头向前。

李:当代著名作家毕飞宇在他的《小说课》中提出了一个有趣的观点“每一位作家都有自己的基础体温”。你是如何理解这句话的?你觉得你的“基础体温”是怎样的?
童:我理解的基础体温是写作者与写作内容的距离。木心先生提出过一条经验:心肠要热,下笔要冷。心肠热是态度,下笔冷是功夫。这种“冷”是退后一步,把自己头脑中的世界缩小一点,展现更加广阔的空间,从而让抒情变得自持,完成从观照自身到体悟外界的成长。我觉得我的“基础体温”一向较高,但是也在慢慢下降,因为我确实在有意识地让自己的文字少一点主观、多一点丰富。

李:除了写作,你平时还有什么别的兴趣爱好?
童:我一时兴起去学过钢琴,学得不久,不算一门特长,只是会在学习之余弹一会儿当作放松。平常有阅读的习惯,觉得最畅快的事情莫过于一口气看完一部短篇、中篇小说,而最有成就感的瞬间莫过于在暑假的尾声满意地合上一本长篇小说。

李:你身边的人是如何评价你的?
童:我的好朋友觉得我在人际交往方面是慢热型的,在陌生人面前显得拘谨,但是在好朋友面前则很坦率。我的老师觉得我有一种看得出来的执着,对于喜欢的事情,比如写作,有表里如一的坚定。但也是这种执着让我有时显得过分感性,师长希望我能更加随和豁达。

李:童年生活对一个人的成长有很大的影响,你觉得你的童年经历对你有什么样的影响?
童:童年是一间现在的我偶尔会折回去待一会儿的客栈,收藏着最初始、最质朴的喜怒哀乐。童年留给我的所有清晰的回忆都与家人的陪伴有关,一帧一帧,曾经在很多让我倍感无助的瞬间为我驱散孤独的阴霾。童年的温暖生活让我在很早的时候朦胧而坚定地相信,亲情就是陪伴。

李:你觉得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征文比赛是一个怎样的比赛?是什么契机让你萌发了参加少年文学之星征文比赛的念头?
童:正如其名,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征文比赛在我心目里就是一颗星辰。这不仅是一场文学的赛事,更是文学的荟萃;这里有锋芒与个性,更有热爱与共鸣。在高一的某天,我得知关于新一届比赛的消息。参加比赛意味着竞技的酣畅,也意味着我可以在与众多同龄人的共同创作的过程中,坚定一腔热血与自信。不获奖不是遗憾,失去机会才是。正因此我报名参加了这次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