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社70年古典文学影印图书回顾
来源:“人民文学出版社”微信公众号 | 时间:2021年03月25日

2021年是人民文学出版社成立七十周年,而古典文学编辑部在建社之初即已组建。七十年来,古典部编辑出版了许多经典图书,成为人文社“古今中外”板块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在社庆之际,人民文学出版社开启古典文学经典图书回顾专栏,谨向七十年来为人文社奉献佳品的作者们致敬,向栉风沐雨、开疆拓土的编辑部前辈们致敬,更向伴随成长的一代代读者朋友们表示由衷的感谢!

早在1953年,人文社就影印出版了宋本《楚辞集注》,这部精美的线装影印书曾在1959年莱比锡国际书籍博览会上获装帧金奖。1972年,毛泽东主席向来访的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赠送了这部线装书。在《楚辞集注》出版之后的六十多年中,文学类古籍的影印本成为古典部重要的图书板块之一。

人文社影印的《楚辞集注》等古籍线装书

一 文学古籍刊行社与珍贵善本古籍影印

1954年,人文社副牌文学古籍刊行社成立,专注于古籍影印和整理本的出版。文学古籍刊行社的编辑工作在社内仍属古典文学编辑室范围,直到1989年停用,但这几十年的历史并非一贯而下,其间也有断续。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古典文学编辑室一方面编辑出版普及类选题如《水浒》《红楼梦》等“四大名著”,以及一些著名作家的诗、词、文选本,另一方面则承担古籍整理与出版,并特别使用“刊行社”的名称,当时还专门为此撰写了一篇“重印文学古籍缘起”,放在每本书的前面。“缘起”对选录标准做了简要的说明,即:一、流传最广而为世人所熟知的优秀作家的专集或别集,优秀的选集或总集;二、能代表一时代文学的特色和流派、能反映一时代的社会面貌与人民生活的各种著作;三、具有参考、研究价值,而流传极少的孤本和珍本。关于入选各书的版本则要求:一、校注简明、扼要而能解决疑难者;二、历来读者都认为校注精确者;三、校注广征博引而有参考价值者。当然,对有多种注本的重要古籍,也不必拘泥,可以选择其较好者数种同时印行,以资参证。没有注本的,就根据最早的刻本或精刻本重印。综上所言,就是遵循“从优从早”的原则。这一点倒是继承了民国时期编辑《四部丛刊》《四部备要》的精神,只是在操作层面上化整为零,最终取得积微成著的效果。

“文学古籍刊行社”编校出版古籍图书,计划以排印为主,出版的书有《经进东坡文集事略》《六朝文絜》《曹集铨评》《唐五代词》《元白诗笺证稿》等,不过,就今所见,其实际的情况是,影印的善本、珍本占多数,如《诗集传》《乐府诗集》《玉台新咏》《白氏长庆集》《元氏长庆集》《世说新语》《水经注》《类说》等,从版本的角度而言,这些书大多数是宋本,且经晚清、民国年间名家珍藏,如《乐府诗集》曾藏傅增湘处,《玉台新咏》曾藏徐乃昌处,二书后来都转归北京图书馆(即今中国国家图书馆)所有;《世说新语》今藏日本尊经阁,余嘉锡先生认为这个宋本是传世诸本中最好的一部。1929年,日本东京前田育德财团将此书列入“尊经阁丛刊”影印出版,影印本也很稀见,且价格不菲,王利器先生自谓以一条黄金购入,“刊行社”所用底本即王先生此本,并附有王先生断句及校勘记;《水经注》则是据明代《永乐大典》本影印。这些书非常珍贵,藏家不会轻易出示,更不会轻易出借,供人展玩。“刊行社”将其影印出版,为需要参阅、使用它们的人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文学古籍刊行社”出版的部分古籍善本

因为“刊行社”在所选书目和底本方面精益求精,所以书一出版,就受到读者的欢迎和肯定。改革开放以来,出版行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们获取图书的途径多种多样,并且更加方便,如今影印的稀见珍善之书可谓遍地皆是,容易获得,“刊行社”当年所欲解决的参考资料匮乏的问题也没有那么紧迫,但其所秉持的专业精神却一再被人重提,并引以为做书的榜样,这说明大家对它依然保有一种期待,也说明“参考资料”仅是人们阅读需求中的层次之一。近年来,我们又重印了《乐府诗集》和《玉台新咏》以满足大家的需求。秉承这一精神,我们又积极另组选题,先后出版了《日本足利学校藏宋刊明州本六臣注文选》《南宋刊单疏本毛诗正义》《旧京书影》《郑文焯批校汲古阁初刻梦窗词》等。

2000年以后古典部新影印的部分古籍

明州本《文选》属《文选》五臣-李善注系统,而明州本为存世的该系统本中刊刻最早的。明州本《文选》存世有数帙,有早印晚印之别,在刊成不久后的绍兴二十八年,即有知明州的赵善继命校正修版。存世诸本之中,日本足利学校藏本印次最早,系原版早印本,全帙无缺页,亦无补版。《日本足利学校藏宋刊明州本六臣注文选》即以此明州本《文选》的原版早印本影印。

《毛诗正义》现存版本,以日本藏宋刊单疏本为最优,其余诸本,均从单疏本衍生而出。在征得原书收藏者日本武田科学振兴财团杏雨书屋的同意后,我们据以影印,并附以四种《毛诗正义》古抄残卷,出版了《南宋刊单疏本毛诗正义》。

《旧京书影》是民国年间由桥川时雄、仓石武四郎编纂拍摄的一组善本书影,以当时北平图书馆所藏善本为主,另有一些大连图书馆及私人所藏的善本照片。这份珍贵的善本留真照片,当时只是少量洗印,并未出版,其在中国收藏极少,中国学者也罕见引用,而在日本收藏较多,日本的书志学、版本学研究中,常常加以利用。《北平图书馆善本书目》编成于一九三三年,体现了京师图书馆与北平北海图书馆合并后组成新的国立北平图书馆后甲库所藏善本情况。《旧京书影》、《北平图书馆善本书目》两书珠联壁合,合并影印整理为《旧京书影 1933年:北平图书馆善本书目》,读者能从中管窥那些善本书流转演变之历史。

上述三书,均在时任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的乔秀岩先生的帮助联络下,予以影印出版的,为国内首次出版发行。而郑文焯手批《梦窗词》是郑氏别一批本,具有很高的价值,该书原为个人藏品,什袭珍藏,是难得一见的善本。

从五十年代的集中出版,到2000年以后的选题更新,古典部编辑根据各书的特点,尽量使影印本更加贴近使用体验,印制更加精良,故一经发行即得到大家的称誉。在《郑文焯批校汲古阁初刻梦窗词》一书的封面上,我们特意加上了“古籍刊行”的字样,不仅为装饰之用,也在表明我们希望把珍贵善本文学古籍影印的传统延续下去。

二 专书多版本集成影印

除了稀见珍本文学古籍的影印,我们对某些专书进行了多版本集成出版,《红楼梦》的相关版本影印即是其代表。

《红楼梦》的版本情况十分复杂,在它面世之初较长的一段时期里,只以抄本的形式流传,直到1791年程伟元、高鹗整理刊印一百二十回《红楼梦》,才开启了《红楼梦》印刷本的传播。早期抄本虽然基本限于八十回之内,但存世的不同抄本较多,各抄本之间文字的差异也较大,为后世的红学研究提供了丰富的材料。今天,这些抄本大都成了珍贵的文物,藏之秘阁,一般读者几乎很难窥得其原貌。人文社在建社之初就很重视《红楼梦》及相关图书的出版,所以早在1955年,即以副牌文学古籍刊行社影印出版了《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庚辰本),这是保存回数较多的抄本(共存78回),朱墨两色套印,原缺的第六十四、六十七回以己卯本补足。1970年代,文学古籍刊行社以线装本的形式再版《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庚辰本),并影印出版了另一个重要的早期抄本:《戚蓼生序本石头记》。

1955年文学古籍刊行社影印出版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庚辰本)

线装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庚辰本)

1973年影印出版的《戚蓼生序本石头记》

2000年以后,虽然“文学古籍刊行社”的副牌不再被使用,但古典部对于《红楼梦》版本的影印工作仍在继续。2010年开启的“红楼梦古抄本丛刊”,陆续将《红楼梦》早期抄本以普通精装、统一装帧的形式影印出版。十年来,这套丛刊以对底本的逼真还原、典雅精美的装帧设计和亲民的价格赢得了读者的口碑,有读者亲切地称这套丛书为“红刊”,并期待着新品问世。目前这套丛刊已经出版了《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戌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己卯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庚辰本)、《乾隆抄本百廿回红楼梦稿》、《蒙古王府本石头记》、《戚蓼生序本石头记》(南图本)、《俄罗斯圣彼得堡藏石头记》、《舒元炜序〈红楼梦〉》,未来计划出版的还有《郑振铎藏〈红楼梦〉》、《卞亦文藏〈红楼梦〉》等。

从2010到2019年,“红楼梦古抄本丛刊”出版了8种《红楼梦》早期抄本

“红楼梦古抄本丛刊”除了对底本高清扫描影印,每一种都邀请红学专家撰写前言,如石昌渝、张庆善、胡文彬、杜春耕、任晓辉等,为大众读者深入浅出地介绍相关版本流传情况和学术价值。此外,这套书的装帧设计独具匠心,颇受好评。设计者刘静老师介绍,在封面设计前专门和特种纸生产商合作,在普通胶版纸纸浆中加入适量藏红花,经过几次试验,得到目前大家看到的白色藏红花特种纸。精装纸板第一层裱白色藏红花纸。在封面下方2/3处加裱一层土红色里纸。书名字分两部分,上半部分文字专色红色印在白色藏红花纸上,下半部文字和版本信息在土红色里纸上烫印白色漆片。

“红楼梦古抄本丛刊”中的“庚辰本”内页

精美的封面设计,特制的封面纸中藏红花隐约可见

除了早期抄本,2020年古典部还推出了一部刊印本《红楼梦》的影印本——北师大图书馆藏程乙本,由中央民族大学曹立波教授撰写详细的前言,采用全彩印刷、布面精装的装帧形式,更完好地还原了底本面貌。这也开启了《红楼梦》刊印版本的影印工作。

2020年影印出版的北师大图书馆藏程乙本

三 名家藏品、手迹的影印出版

近年来,我社在影印出版方面,不再限于文学类古籍,而是拓展到了历史、艺术文献等领域,尤其是名家藏品、手迹方面。2013年出版的《小莽苍苍斋藏清代学者书札》及次年的修订版和2015年出版的《复堂师友手札菁华》即是此类图书。

书札尺牍是纸质文献中很特别的一部分,相对于公开发表的诗文作品,这些书信较少隐讳虚饰,发自肺腑,直抒胸臆,不仅对编辑撰写者的文集有补充之用,对研究通信人物之间的关系,甚至某些比较私人领域的问题、一些在思想和心态方面的细微东西都有参考价值。清人书札的出版方兴未艾,而《小莽苍苍斋藏清代学者书札》和《复堂师友手札菁华》是极富文史价值又特色鲜明的两种。

《小莽苍苍斋藏清代学者书札》书影

《小莽苍苍斋藏清代学者书札》收章学诚致孙星衍书札

这两部书札文献的收藏、整理者都是名流专家。《小莽苍苍斋藏清代学者书札》是曾任毛泽东主席秘书的田家英所藏的清代学者书札总集,田家英先生原名曾正昌,早年参加革命,1948年起担任毛泽东主席秘书,平生喜好书法,对清代历史颇有研究,他多方收集清代名人墨迹,作为研究清史的史料。而《复堂师友手札菁华》由近现代著名学者钱基博、钱锺书父子所藏。钱基博先生对这些书信不但精心整理编订,还为部分写信人撰写了小传,此外口述《题记》一篇,由钱锺书先生笔录,介绍书札来源、内容及价值。两部书的内容虽然都是清人信札,但各有特点,体现出不同的学术价值。《小莽苍苍斋藏清代学者书札》收入清人信札六百余通,涉及清代学者、书家、官员、文士三百余家。这批藏品的时限,上溯至清康熙五年,下止于民国初期,跨越二百五十余年之久。内容涉及对国事吏治的评议,日常生活的记载,文人交往的描述,学术探究、典籍整理、修志续谱、雕版印书等的讨论。这部有清一代文化名流们的信札集成,不啻一部细则生老病死、节令馈赠、民俗民风,巨则朋党纷争、干戈离乱、社会变革的清代历史通览。《复堂师友手札菁华》是晚清著名学者、词人谭献的师友书信集,时限集中在晚清,撰者也主要是谭献交游人群,这使本书成为研究晚清一个文化圈子的鲜活史料,其中评议时政、论文论学、买书购贴、托人办事,以致弱妻稚子等等,既有关涉国家社会、名臣行迹的重要信息,也有各个方面的丰满的生活细节,十分丰富。

《复堂师友手札菁华》书影(函套)

《复堂师友手札菁华》收许增手札

从书籍形态上看,两部书都是以书札原件高清拍照、扫描,并全彩影印出版,很好的保留了文献的原始样貌。而《小莽苍苍斋藏清代学者书札》更由相关领域专家学者进行了释文,有助于读者欣赏研习。

2020年11月,在钱锺书先生110周年诞辰之际,我们推出了钱先生选、杨绛先生抄录的《全唐诗录》手稿的整理排印本——《钱锺书选唐诗》,受到读者朋友的关注。2021年,这部唐诗选的手稿——《杨绛日课全唐诗录》也将影印出版,杨绛先生历时七年多抄录这近2000首唐诗的一笔一画,将完整地呈现。

《钱锺书选唐诗》

《杨绛日课全唐诗录》内页版式效果

回顾过往,是为了更好的将来,“纸书消亡论”曾经喧嚣一时,但事实证明其并不具有预见性,即使是在数码时代成长的读者,也没有抛弃捧读纸书的体验。影印古籍在提供文献学术价值的同时,也更丰满地承载着纸书之美。行远自迩,我们将努力延续前辈的优良传统,走好当下的每一步,为读者朋友呈现更多的佳构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