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袋书“重出江湖”,小开本图书迎来新的春天?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 时间:2021年03月16日

文/路艳霞

  青年作家王若虚和另外八位作家一起尝鲜,日前推出了“上海作协口袋书”丛书,这套丛书一经面世就惹人注目。值得关注的是,随着图书市场新近一批口袋书的面市,口袋书大有“重出江湖”之势。

  每本书不超过8万字

  翻开这套“口袋书”,各个娇小可爱,文字精致,设计巧妙,带在身边随手翻看,阅读感受愉悦。

  这套书选择的作品别具一格,九位作家的九本书都以中短篇小说为主。孙颙的《仙手》完全突破了现实主义写作手法,运用新武侠的表达方式,讲述“俗世奇人”的不凡故事;陈村的《初恋》和程小莹的《第一只苹果》对往昔岁月的回望,仍然葆有着青春的激情和不被时光所掩盖的光芒。《百年好合》《越野》《基因的秘密》分别代表了滕肖澜、薛舒和姚鄂梅这三位实力派作家对平凡人生中细碎光华的书写,各具风格。任晓雯、孙未和王若虚,作为沪上锐气十足的年轻一代,在前辈实力派所得到认可的基础上尝试走得更远。任晓雯的《药水弄往事》足以媲美其《浮生二十一章》,讲述上海弄堂里的历史烟尘、众生哀乐。《一次远行》是被疫情阻留在德国的孙未讲述的关于“异乡人的奇遇”“白领男女的情感”以及悬疑百出的现实闹剧。王若虚的《守书人》想象铺陈的锐气,也是许多青年写作者追慕的书写。

  从篇幅上看,每本书8万字左右、页数不超过200页。上海文艺出版社文学室副主任李霞说:“从内容到装帧,这套丛书酝酿了整整一年。”她表示,市面上有太多的小说集,而且往往是一位作家数个作品并集后才能得以出版,“而我们从直接面向大众的出版社营销和发行的反馈中得知,要推广单本小说作品集,一直存在巨大的瓶颈。”她认为,散兵游勇的操作方式,让优秀的小说作品集,甚至是名家作品结集,容易被茫茫人海错过,于是想到以口袋书丛书形式为作家出书。

  “无论从开本、用纸、哪怕是精装形态的评估选择,到最后敲定的无护封圆脊精装,都贯注了我们的精巧构思。”李霞说,封面的插画和内容是一体的,避免了因为常规精装护封的脱落而造成读者内心小小的失落,而穿线精装、布纹艺术纸和顺纹轻型纸的运用,让这本书的阅读能获得轻盈温柔的质感。

  作家欣喜读者期待

  作家王若虚前两天在朋友圈广而告之,称这本《守书人》是他写作生涯第一本口袋书,该书收入他的《腰封无用》《公益杀手》《试毒警告》等7个短篇。

  “一只手就可以牢牢拿住,在地铁里翻看很方便。”王若虚说,他上个月拿到了样书,口袋书精致的模样,让他甚是意外。“面对这本书,仿佛得到升华的感觉。这是很重要的一种暗示,也是一种特别的鼓励,让我对自己日后的创作会有更高的要求。”

  作家任晓雯拿到书的那一刻同样很开心,“口袋书的形式和我作品内容的风格很一致,都是比较细致的。”作家滕肖澜说,她的作品曾在国外出过口袋书,而在国内还是头一次,“内容和形式结合得特别好,看起来很舒服很精致。”

  在王若虚看来,更重要的是,青年作家往往不可能一上来就写二三十万字,而八九万字的体量,上手压力则不会太大。因此,口袋书让年轻作家有了一个全新的展示空间,给他们提供了另一种可能。

  作家面对口袋书满怀欣喜,但记者在调查中发现,文学类、休闲类图书中口袋书稀缺,令读者对此颇有微词。网友“读书狂王大花”最近在读叶嘉莹的《唐宋词十七讲》,她感慨道:“这么值得一翻再翻,细细品读的书,为什么不能出个超轻的口袋书版本呢?”读者子珛刚刚工作一年,她发现国内的书大多是正常尺寸,只有考研资料出过口袋书,而之前买过的英文版很多都是小巧的口袋书。记者在调查中也发现,党建、税收、安全、考试、法律等用书,口袋书不少,而真正适合休闲、娱乐、欣赏的口袋书还鲜见。

  事实上,网上不少读者都对口袋书充满了期待。有的说“直接揣裤兜里就出门了”,还有的说“这样我就可以背那种装口红的小包出门了”,更多的读者说“坐高铁或飞机更好携带”。

  出口袋书挣钱不易

  “口袋书”的兴起可以追溯到上世纪三十年代在伦敦出版的“企鹅丛书”,此外,日本文库本同样很有名气。前些年,国内漫画口袋书曾经一度很流行,古诗词、文学读物都曾出过口袋书。而近些年,文学类、休闲类口袋书稀少也成为不争事实。

  对此,理想国|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艺术馆主编马步匀分析道,这和整个行业有关系。他认为尤其这几年,图书原材料涨价,图书又大多采取寄销制,还要有折扣留给销售渠道,因此定价越来越高,“为了让读者觉得物有所值,就要做精装,就要做大做厚。”而相比之下,做小书利润空间要小很多,同样是65折给书店发货,150元一本书,卖5000册就可能盈利,而40元一本的口袋书卖1万本,或许还不挣钱,出版社因此不敢轻易去做口袋书。

  不仅如此,因为开本小,设计印刷还有特殊要求,口袋书制作费心费力。马步匀举例,比如图书版心不能太大,离图书的钉口不能太近,否则翻书看文字太累。还有五指握书,如果字太密,也不行。

  后浪出版公司编辑李夏夏认为,口袋书面临的最大竞争对手是手机阅读,“因为手机携带也很方便,而且是现代人出门不可缺少的设备,也满足了随时随地阅读的需求。”她认为,在这样的情况下,口袋书如何进一步找准自己的特色和定位就显得更加重要。

  一批口袋书逆市而上

  尽管口袋书的出炉面临诸多困难,但近来还是逆市而上新出了一批优质口袋书,除了“上海作协口袋书”丛书外,还有理想国|广西师范大学新出一套“《魔法的语言》——星野道夫自然文库系列”、后浪出版公司推出《讲谈社·诸子的精神》系列、《读库》系列等。

  其中《魔法的语言》从冬眠的熊仔到聚食的鲸群,从招手即停的火车谈到夜航的无人区飞行员……读者领略了日本生态摄影师星野道夫的人生哲学——“玩”就是如何与自然相处的终极答案。理想国艺术馆主编马步匀说,之前公司进口日本古版书纸,但是因为没有太适合的书,一直没用过。这一次按64开小开本做了一本白书,感觉还不错,于是大胆决定做出来。

  选择做口袋书,更是出自马步匀对图书市场的观察和思考。马步匀做图书发行的那几年发现,口袋书有其独特优势,首先价格相对大书比较低,读者在逛实体店时,很可能因为小巧可爱立马就会买,再有因为书太小巧了,书店不会将之放在书架上,而是摆在书台上,或索性放在收款台边上,这些位置,无疑都是黄金销售位置。

  事实上,近期推出的多种口袋书都收获了读者的热烈反馈。马步匀认为:“这么多年来,做大书、做精装,读者也有审美疲劳,就如同上世纪九十年代都是平装书、胶版纸,一旦铜版纸、四色书出来,大家都会趋之若鹜。”他认为,此番口袋书“重出江湖”,可能意味着图书市场一个新的方向,毕竟碎片化阅读趋势愈演愈烈,口袋书应该会迎来一个新的春天。

  上世纪八十年代,上海文艺出版社曾推出过小开本的五角丛书,此番推出口袋书也是对这一传统的延续。李霞表示,上海文艺出版社会继续在这条路上开拓下去,“未来可以有更多元内容的开拓,包括小说、散文、社科、理论、非虚构等等都可以借助口袋书作为载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