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文学之都”重返“诗国南京”
来源:金陵晚报 | 时间:2021年03月02日

文/王峰

  “南京在文学史上可谓诗国。尤以在六朝建都之数百年中,国势虽属偏安,而其人士之文学思想,多倾向自由方面,能打破传统之桎梏,而又富于创造能力,足称黄金时代,其影响后世至巨。”在文学家胡小石首次视南京为“诗国”之后,南京的文学地位和历史文化底蕴越发根深蒂固,并且有了颇具当代性的表达——文学之都。作为南京入选世界“文学之都”推出的“文学之都经典文库”系列之一,一本《诗国南京》则从不同角度折射出南京悠久的文脉和杰出的文学成就。

  日前,该书成为南京市全民阅读办主办的“2021共读南京”二月品读书目,由南京大学图书馆馆长程章灿和南京大学文学院特任副研究员刘驰,分别进行品读和线上导读。

  “诗国南京”称谓里的丰富内涵

  程章灿同时担任南京大学古典文献研究所所长一职,他从中国古典文献发现,早在唐代,著名诗人白居易就在他的一首诗中提到过“诗国”这个词语。

  那么,南京何以被称为诗国?2019年10月31日,南京入选世界“文学之都”。在此70年前,文学家胡小石则以“诗国”为南京的文学地位下了定义:“南京在文学史上可谓诗国。尤以在六朝建都之数百年中,国势虽属偏安,而其人士之文学思想,多倾向自由方面,能打破传统之桎梏,而又富于创造能力,足称黄金时代,其影响后世至巨。”正如南京大学文学院院长徐兴无所言,“‘诗国’一词,就是中国传统文化意义上的‘文学之都’,更具有历史文化的丰富内涵。”

  此外,《诗国南京》一书也提供了很多依据,书中选取了236位诗人以及他们的343首诗,时间跨度从六朝到1949年,大致可以分为南京人写的诗和写南京的诗。即便如此,但这仍只是南京历史上曾经有过的有关南京诗作的很少一部分。

  在程章灿看来,如果把历史上南京诗篇比作一大锅肉的话,那么这本《诗国南京》里所选的236位诗人、343首诗,就只是其中的一块,即尝鼎一脔。

  诗人多体现出南京的“开放包容”

  南京诗歌历史长达两千年。历史上南京有哪些名家名诗令人过目不忘?又有多少诗歌与民谣传承至今?

  程章灿分别从南京诗人多、诗体多、诗学多、读者多、诗地多等角度进行了解读。

  其中,南京诗人“太多了”。据程章灿介绍,清代南京朱绪曾,曾编了一本《金陵诗征》,共92卷,书里所选的就是历代写过南京的诗人,数不胜数。其中,本地诗人包括清代的邓廷桢、朱绪曾、陈作霖等;还有一类是流寓南京的外地诗人,如大名鼎鼎的李白、王安石、袁枚等;此外,还有一些属于匆匆过客,有中国人,也有外国人,他们到南京呆上几天,也会留下或者写作关于南京的诗篇。

  从这些数不胜数的诗人中,刘驰则看到了古代南京“开放包容”的城市性格。在他看来,《诗国南京》一共收录了236位作者的作品,这些作者分布于各个朝代,既有出名的,也有不出名的,各有各的特点,但尤其值得注意的一点在于,外地人特别多。“很多大诗人都不是南京人,却写了很多有关南京的诗词。”比如《诗歌南京》一开始选的谢灵运、谢朓两人,都不是南京人,却对南京文学的发展起到了奠基的作用。刘驰表示:“王、谢两大家族,就是外来的世家大族,直接造就了南京南朝时期的文化辉煌。”

  南京众多地名为何会很有诗意

  关于南京的诗歌,包括诗词曲赋,诗歌当中又分古体诗、律诗、绝句等,其所涉及的内容,包括历史事件、社会生活、社会现象,呈现出南京诗歌体裁和题材的丰富性。在此基础上,研究诗学的人以及这方面的书也特别多,在程章灿看来,这些诗人的作品已经引起本地以及外地、国内外很多研究诗歌、热爱诗歌的学者的兴趣和爱好,“他们加以进一步地探讨,再进一步地整理。”

  这些诗人既是读者,又是被读者。程章灿指出:“他们读了南京,对于南京的历史文化有感觉,用诗歌这种形式表现出来,那么他们写出来的阅读体会,他们的诗歌作品又成为后来人们阅读南京的依据。”其中,“金陵怀古”即被诗人们频频用作读后感主题,李白的《登金陵凤凰台》、刘禹锡《金陵怀古》、王安石《桂枝香·金陵怀古》等都是其中的代表作品,至今仍被人所津津乐道。据程章灿介绍,有人曾经整理过一个表格,历史上到过栖霞山的古代文人诗人,有好几百位;描写玄武湖、紫金山的诗歌,随便找找都有好几百首。

  在刘驰看来,诗人的才情往往需要外在山水、城市的激发,才能喷涌而出,挥洒成章;每个地域、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独特的风貌,带给诗人的灵感是截然不同的。正因如此,由于很多诗人把南京的众多地方一写再写,这就使得这些地方沉浸在了一种诗歌传统里面,比如刘禹锡《金陵五题》里面写到的石头城、乌衣巷、台城,今天只要一提到这些地名,大家就会觉得非常有诗意。“虽然相隔千百年,但我们仍然能感觉昔日的诗人近在咫尺,他们的悲欢喜乐,总能溢出纸面,与我们共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