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十年儿童文学的成长与创新

来源:中国文化报 | 时间:2022年11月09日 17:10:00

在党的十八大和十九大精神的引领下,10年来我国文学艺术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也进入大发展阶段,取得了多方面的成绩。儿童文学创作、理论批评和出版也涌现了诸多优秀作品,反映了新时代的童年生活,传递了积极向上的力量,对外讲述中国故事、传播中国声音,不但影响了国内广大儿童,也在世界上形成了较大的影响。

一、新时代儿童文学出现了新的繁荣

新世纪之初的10年,是我国儿童文学走向全面市场化且主动与童书出版产业互动的10年,这一阶段儿童文学畅销书作家的出现以及以畅销书作为评价标准的观念开始形成,并成为众多儿童文学所追求的目标。但进入新时代,儿童文学不再单纯地围绕市场目标,而走上了艺术自觉与精神自觉的阶段。在与市场全面互动的过程中,儿童文学作家主动适应社会新形势,进入主动进行主题写作并与主题出版结合的阶段。这一个阶段,“新现实主义”的提出,标志着现实主义成为一股强劲的潮流。因此,面对新媒体对儿童文学创作、出版与传播的全面介入,儿童文学创作和理论批评并没有失去其审美标准,也没有丢失其现实主义追求。

新时代儿童文学出现了老、中、青作家同堂的良好局面,百岁老人圣野还在写儿童诗,金波、曹文轩、张之路、常新港、钱万成、汤素兰、伍美珍、郁雨君、伍剑、于立极、李学斌、李东华、薛涛、孙卫卫、迟慧、顾鹰、陈梦敏、曾维惠、张晓楠、于潇湉、余闲、林乃聪和陈曦等,“70后”和“80后”为创作主体,“90后”也开始显示出不同凡响的力量。值得注意的是,曹文轩、张之路等新时期出场的作家还推出了佳作,2016年曹文轩获得国际安徒生奖,成为继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后的重要事件。总体来说,年轻的声音在儿童文学中变得强劲并进入读者视野的中心。新时代儿童文学热闹且发展迅速,除了作品更容易出版且获得市场上的成功,还有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儿童文学作家的经济地位和社会关注度也提高了。

具体说来,新时代我国儿童文学出现了5个新现象:一是多个畅销书作家出现,之前只有几个年龄偏大的儿童文学作家成为畅销书作家,但进入新时代,儿童小说作家成建制地涌现并出版了一批影响家庭和学校阅读的畅销书。二是原创儿童文学和国外引进儿童文学并驾齐驱,占据了整个童书出版业的最主体的一部分,也就是说,儿童文学童书占据了市场主体,成为阅读的新宠。三是儿童文学出现了“后黄金十年”。如果说新世纪之初的“黄金十年”不是以艺术创造为尺度的,而是以码洋为标准的,那么,“后黄金十年”则是以重大主题和思想价值追求为目标,这其实是一个观念的新变。四是儿童文学与语文教育的亲密互动。2017年开始使用的统编语文教材选编了大量的儿童文学作品,阅读课与课外阅读也多以儿童文学为主。且儿童文学作家主动参与校园讲座,影响儿童的阅读和作文。五是叶广芩、梁晓声、赵丽宏、徐则臣、石一枫、蓝蓝、树才和周晓枫等当代作家和诗人主动介入儿童文学创作,他们的儿童文学转向,标志着成人文学作家对儿童文学的认可,也意味着儿童文学在全面市场化竞争中,有了更多的角逐者,有了更多的参与者。当代作家和诗人的儿童文学转向主观上必然引发整个文学界对儿童文学的关注,同时也可以优化儿童文学创作生态,打破原有的比较封闭的儿童文学圈。

二、新时代儿童文学的理论批评取得了进步

进入新时代,我国儿童文学理论批评更加开放和自信。2000年以前,西方儿童文学理论被零星地译介到中国,但进入新世纪,西方儿童文学理论开始被系统化地译介到中国来,无论是童话心理学方面的,还是儿童文学本体理论,抑或是儿童文学的批评理论,都有不少著作被译介过来。包括儿童文学史的著作也有多部被译介。进入新时代,西方儿童文学理论几乎是整体性地被译介,并为高校儿童文学研究,乃至整个文艺理论研究提供了新的理论资源和教育资源。但儿童文学理论批评不满足于引进和译介,而是加快了中国话语体系的构建。

首先,以吴其南、朱自强为代表的老一辈儿童文学理论家,不但承担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和重点项目的研究,而且在儿童文学本体论和文化论方面取得了可喜的成果。如吴其南出版了《成长的身体维度:当代少儿文学的身体叙事》,朱自强致力于儿童文学的跨学科研究,2021年还摘得“国际格林奖”,这是儿童文学理论研究和推广的国际大奖。其次,摆脱当代文学批评话语的限制,形成儿童文学本体话语。从新中国成立之初,到新世纪之初,儿童文学理论批评一直未能完全摆脱当代文学批评话语的影响与约束,一方面有紧密的跟踪与模仿,另一方面又有着对当代文学批评话语的警惕。新时代儿童文学理论批评的视野则更加开阔,不但理论资源更丰富、本体研究更深入、话语体系更完备,而且方法论也更加灵活而接地气。如吴翔宇的《五四儿童文学的中国想象研究》在中国文学视野下对儿童文学发展的考察;张梅的《晚清五四时期儿童读物上的图像叙事》从媒介文化和图像叙事视角来考察儿童文学的现代性发生,等等,都是新时代儿童文学的重要成果。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新时代儿童文学学科建设取得了进展。浙江师范大学的儿童文学获得了交叉学科的地位,可以独立招收儿童文学硕士生和博士生。上海大学在创意写作学科下培养儿童文学创意写作硕士和博士,也开启了儿童文学研究生培养的新模式。汤素兰、伍美珍、余雷、汤汤和于立极等作家担任高校教职,培养儿童文学新人,这也是新时代儿童文学学科建设和理论批评人才培养的新进展。

我国有4.9亿家庭,2亿多儿童,儿童文学在学校教育、家庭教育和儿童成长中一直扮演不可忽视的重要角色。2021年9月8日国务院印发《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21—2030),其前言的第一句话就是“儿童是国家的未来、民族的希望”。且指出:“促进儿童健康成长,能够为国家可持续发展提供宝贵资源和不竭动力,是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必然要求。”无疑,发展儿童文学创作和理论批评,也是童年文化建设、中国特色学术体系和话语体系建构的必要环节。相信随着党的二十大的召开,新时代儿童文学会迎来更多的变化、更新的成果,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建设和未成年的成长中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