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文学》哈萨克文版、朝鲜文版创刊十周年有感
来源:文艺报 | 时间:2022年11月07日

  从收获的季节开始的耕耘

  文/石一宁

  《民族文学》哈萨克文版、朝鲜文版创刊号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而《民族文学》哈萨克文版和朝鲜文版却是在秋天开始播种耕耘。2012年9月18日,第五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会议在北京开幕。来自全国各地的少数民族作家、诗人、评论家、翻译家和理论工作者,第十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获奖作家、评委以及各省区市作协负责人约300人参加会议。9月19日的《文艺报》头版在报道第五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会议开幕盛况的同时,还在显要位置刊发了1200多字的《民族文学》哈萨克文版和朝鲜文版创刊的消息,并配发了哈萨克文版和朝鲜文版创刊号封面。

  此其时,我也作为代表参加第五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会议。在会上,一边听会一边沉浸在哈萨克文版和朝鲜文版创刊带来的喜悦之中,两耳不时听到来自全国各地的少数民族作家朋友的祝贺,脑海里不由得再现创办哈萨克文版和朝鲜文版的一幕幕……

  2010年10月,我从《文艺报》副总编辑的岗位上调任《民族文学》副主编。上任时,《民族文学》已拥有汉文、蒙古文、藏文和维吾尔文四个文版。领导班子分工,我负责三个少数民族文字版的编辑出版管理工作。2009年《民族文学》蒙古文版、藏文版和维吾尔文版的创办,对哈萨克族与朝鲜族作家翻译家和读者是一个极大的触动,再创办《民族文学》哈萨克文版和朝鲜文版的呼声甚高。2011年1月,中国作家协会在京举办《民族文学》创刊30周年纪念会暨全国少数民族文学期刊座谈会。在会上我听到哈萨克族和朝鲜族作家翻译家代表们纷纷表达了关于创办《民族文学》哈萨克文版和朝鲜文版的迫切心愿和企盼。

  中国作协党组根据《民族文学》蒙古文版、藏文版和维吾尔文版创刊以来平稳发展,以及广大哈萨克族和朝鲜族作家翻译家和读者迫切要求的情况,决定创办《民族文学》哈萨克文版和朝鲜文版。2011年12月初,《民族文学》杂志社向中国作协党组、书记处打了《关于申办〈民族文学〉哈萨克文版、朝鲜文版的报告》,由此启动了申办的第一步。《报告》里面说:“2009年,在中国作协党组、书记处,中国作家出版集团的大力帮助下,《民族文学》蒙古文版、藏文版、维吾尔文版正式创刊。两年多以来,刊物运转情况良好,发行量递增,对促进民族团结进步,增强中华民族向心力、凝聚力发挥了应有的作用。作为国内五大少数民族语种之一的哈萨克文、朝鲜文,目前尚无国家级文学刊物,作家读者呼声很强烈。”之后,中国作协向新闻出版总署提交了《关于申办〈民族文学〉哈萨克文版、朝鲜文版的可行性论证报告》,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向新闻出版总署呈送了《关于申请〈民族文学〉哈萨克文版、朝鲜文版期刊刊号的报告》。同时,杂志社还根据有关规定,报送各种申办材料,备齐各种申办手续。这些工作具体而繁琐。我们在申办过程中一直得到中国作协党组书记李冰亲自关心和指导。2012年8月,新闻出版总署发文批准《民族文学》哈萨克文版和朝鲜文版创办。

  得到这个消息时,杂志社的叶梅、李霄明和我三位主编、副主编正在第十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的评奖会上。消息传来,大家精神振奋。叶梅主编提出9月份就创刊,作为向9月18日在北京开幕的第五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会议的献礼。这两个文版创刊号的大致篇目,也是在骏马奖评奖驻地商定的。中国作协主席铁凝为创刊号题词,中国作协党组书记李冰写了发刊词。我们又到国家民委的中国民族语文翻译局,跟翻译局的领导和专家商量。翻译局领导和哈萨克文室、朝鲜文室的主任和专家们都很支持。虽然他们也觉得时间太紧,但大家认为9月份创刊既然很有意义,就应予以大力协助和配合。为了使这两个文版能够及时顺利创刊,翻译局内部还专门召开会议,进行动员和部署。翻译局哈萨克文室、朝鲜文室分别承担了哈萨克文版和朝鲜文版创刊号的主要翻译和审读工作。9月12日,翻译局朝鲜文室主任金英镐和朝鲜文室专家金炳淳在办公室工作到晚上七点多钟,一直都在阅改《民族文学》朝鲜文版创刊号蓝图。记得当天下午下班前,我和朝鲜文版编辑徐海玉赶到金英镐主任的办公室。我们坐在沙发上,等着他完成刊物蓝图的最后审读。办公室内灯火通明,金先生一页页翻开蓝图,在上面不时勾勾画画,神情宁静而专注……

  9月17日,《民族文学》哈萨克文版和朝鲜文版创刊号按时出刊并送到了第五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会议的驻地,受到与会代表们的热烈好评。

  10月12日,《民族文学》杂志社和延边作家协会在延吉联合主办了《民族文学》朝鲜文版创刊首发式暨研讨会。10月20日,《民族文学》杂志社又联合新疆文联、新疆作协在乌鲁木齐主办《民族文学》哈萨克文版创刊首发式。与会的哈萨克族和朝鲜族作家翻译家们脸上绽放着开心的笑容,欢庆这一必将载入本民族文学史册的喜事和盛事。

  《民族文学》哈萨克文版和朝鲜文版创刊后,每期主要译载全国各文学期刊各民族作家的优秀作品,其中汉族作家的作品占三分之一以上;也刊发哈萨克文和朝鲜文原创佳作,还译介世界著名作家的作品。每年在北京或全国各地举办作家翻译家培训班。哈萨克文版和朝鲜文版还积极开展对外文学交流,不定期推出哈萨克斯坦和韩国作家作品专辑。2012年12月,哈萨克斯坦驻华大使馆文化参赞穆拉提·伊斯马加穆别克,哈萨克斯坦作家、国立欧亚大学奥特拉尔图书馆古籍研究中心主任吐尔逊·朱尔特拜先后来到《民族文学》杂志社。穆拉提表示,他将想办法把《民族文学》哈萨克文版推介到哈萨克斯坦作家协会。吐尔逊则在会谈中说:“我是哈萨克斯坦《世界文学》杂志的编委,希望与《民族文学》合作,使《世界文学》杂志每期能转载《民族文学》哈萨克文版刊发的部分作品,把中国各民族作家的优秀作品和审美观念介绍给哈萨克斯坦读者,让我国读者能够了解和认识中国当代文学。”吐尔逊回国后,哈萨克斯坦《世界文学》杂志2013年第3期开始转载《民族文学》哈萨克文版的部分作品。2013年1月,穆拉提参赞和该馆一等秘书博塔·瑟尔加巴耶娃应邀参加了在中国现代文学馆举办的《民族文学》“迎新联谊会”。2013年5月,哈萨克斯坦国立欧亚大学副校长、哈萨克斯坦科学院通讯院士迪汗·哈迷扎别克沃夫来到《民族文学》杂志社。迪汗·哈迷扎别克沃夫对《民族文学》哈萨克文版的创办表示祝贺,并说这对中哈两国的文化交流将起到重要作用。他还建议,在哈萨克斯坦推介《民族文学》哈萨克文版,首先给该国几所著名大学图书馆以及该国四个州的州立图书馆赠送刊物,因为这些图书馆读者多,能保证更多的人看到这本杂志。在哈萨克斯坦相关网站包括大学网站和报纸介绍《民族文学》哈萨克文版,等等。

  《民族文学》朝鲜文版创刊后,即引起韩国文化界与文学界的关注和重视。2013年1月,韩国驻华大使馆公使衔参赞兼韩国文化院院长金辰坤应邀参加《民族文学》“迎新联谊会”。韩国小说家申相星两度来到《民族文学》杂志社,就中韩文学交流的一些具体问题进行沟通。此后促成《民族文学》朝鲜文版译载的铁凝的《咳嗽天鹅》、叶梅(土家族)的《玫瑰庄园的七个夜晚》和益希单增(藏族)的《向南还是向东》三篇小说,被收进一年一度在韩国出版的《亚洲小说选》。2013年7月在哈尔滨举行的《民族文学》作家翻译家改稿班,12位韩国作家应邀参加。2014年3月,5位韩国作家与在北京举办的“《民族文学》重点作家改稿班”的各民族作家进行交流。2015年10月,《民族文学》作家代表团应邀赴韩国进行文学交流。在与朝鲜的交流方面,2013年1月,朝鲜驻华大使馆文化参赞董京哲亦应邀参加了《民族文学》“迎新联谊会”。

  《民族文学》哈萨克文版和朝鲜文版自2012年创刊以来至今(2022年第5期)已出版61期。哈萨克文版共有200多位翻译家参与翻译,大部分翻译家来自新疆各个行业,包括党政机关工作人员,电台、电视和报刊编辑,教师以及自由职业者,少数译者来自民族出版社,还有的来自中央民族大学、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人民网等在京教育与文化单位,其中有拜道列提·努尔阿林、巴拉番热巴吐、拉扎提·吾拉孜汗、木耐、哈德勒别克·巴得力汗、木拉提·吐拉尔汗、哈地拉·努尔哈力、库娜依·胡阿泰、木拉提·祖鲁喀普勒、吐塞力汗·波力班、夏坎·波克泰、哈志别克·艾达尔汗、马达提别克·巴拉别克、阿勒哈别克·合依程汗、努尔黑沙·库尔曼江、木拉别克·沙依劳、阿依丁别克·恰尔甫汗、拜斯尼木·道列提汗、拜山艾力·买提哈力、江阿古丽·哈依达尔等。有的翻译家同时从事哈萨克文创作,如阿布都哈孜·扎汉、俄布拉依·对山等。在哈萨克文版刊发作品的优秀哈萨克文作家还有穆拉提·阿吾斯、江吾扎克·居肯、塞力克·胡鲁加汗、古尼沙·乌拉扎很、胡瓦提·阿斯力别克、赛巴提·哈孜肯、努尔夏提·艾孜木别克等。朝鲜文版共有100多位翻译家参与翻译,其中既有从事出版业的金昌永、金声宇、南海仙、崔红梅、李银实、许国花等,也有中国民族语文翻译局朝鲜文室的金善女、金文学、李娜、李文福、李海燕等;还有同时进行文学创作并成就斐然的郭美兰、李惠善、俞丽等。哈萨克文版和朝鲜文版极大地促进了哈萨克族和朝鲜族文学与国内各民族文学乃至世界文学的互相交流和互相借鉴,极大地激发了广大哈萨克族和朝鲜族作家翻译家创作和翻译的积极性,也培养了相当一批文学创作和翻译人才,从而进一步推动了哈萨克族和朝鲜族文学的繁荣发展。

  十年播种耕耘,十度春华秋实,今秋已是花枝满园,果实累累。瞻望新时代文学的前景,秉持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使命,《民族文学》哈萨克文版和朝鲜文版前程似锦、任重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