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这十年:追风时代,砥砺前行
来源:文艺报 | 时间:2022年09月26日

文/欧阳友权

汉语网络文学短短30年间,便以其特有的高效生产模式及其巨大体量领冠全球,打造出世界网络文学的“中国时代”。今天,当我们回溯网络文学发展历程时你会发现,与此前相比,近十年的网文行业增长势头不减,但其内在构成、外在形态及其各关联要素却发生明显变化,在价值赋能、作家迭代、行业治理、版权衍生、跨境传播和理论批评等诸多方面,均出现深刻改变。新时代的网络文学,正担负起历史使命,汇聚创新力量,在主旋律和精品化的文学赛道上砥砺前行。

一、价值赋能,创作转型

新兴的网络文学聚焦“国之大者”,在正确价值观引导下,我国的网络文学出现了覆盖整个行业的调适与转型。

中国网络文学是伴随改革开放的历史变革和网络传媒快速普及的双重背景下得以快速崛起的。党的十八大以来,网络文学创作与传播借力4G、5G商用的技术加持,释放出巨大活力。2014年10月1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成为网络文学价值赋能的精神光标。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互联网技术和新媒体改变了文艺形态,催生了一大批新的文艺类型,也带来文艺观念和文艺实践的深刻变化。”“我们要扩大工作覆盖面,延伸联系手臂,用全新的眼光看待他们,用全新的政策和方法团结、吸引他们,引导他们成为繁荣社会主义文艺的有生力量。”2015年10月3日,中共中央出台的《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提出“大力发展网络文艺”“让正能量引领网络文艺发展”。自此,新兴的网络文学聚焦“国之大者”,校准历史方位,有了清晰的时代坐标——以文化强国建设为使命担当,以人民立场彰显文学力量,使自己成为社会主义文艺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正确价值观引导下,我国的网络文学出现了覆盖整个行业的调适与转型。

首先是文学品质的提质进阶,从追求数量增长向提升质量转变。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统计报告,十年前(2012年底),我国网民规模为5.64亿,网络文学用户2.33亿;2022年2月25日发布的第49次统计报告的数据为:我国网民规模达10.32亿,网络文学用户规模5.02 亿,占网民整体的48.6%。十年间上网用户增加4.68亿,而网络文学用户增加了2.69亿。再看作家作品方面,据中国作协网络文学蓝皮书和第五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发布的网络文学发展报告统计,截至2020年底,我国文学网站平台储藏的网络原创作品累计达2905.9万部,网文作者超2130万人,各原创文学网站日均更新字数超1.5亿,全年累计新增字数超500亿字。如果加上免费阅读投放的作品,年新增作品的字数将更为惊人。

不断增加的作品存量与增量,让网络文学成为“文学会客厅的大象”,社会关注度很高,同时也存在“多而不优、大而不强”的隐忧。为此,国家广电总局出台的《关于推动网络文学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实施精品工程”“把内容质量作为网络文学的生命线”。从2015年开始,中国作协每年发布网络小说排行榜,并设置网络文学重点选题指南;国家广电总局举办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实施“优秀现实题材和历史题材网络文学出版工程”。通过一系列举措,网文行业逐步树立起高质量发展的精品意识,作品质量有了明显提高,不断朝向精品化、主流化迈进。

创作转型的另一个表现是现实题材作品大幅增加。在主流价值观引导下,网络文学日渐摆脱“玄幻满屏、一家独大”的偏狭视野,开始关注时代、关注社会、关注民生,让创作向着亿万人民的伟大奋斗敞开,向着丰富多彩的社会生活敞开,全方位展现新时代的精神气象,现实题材作品呈“整体性崛起”之势。据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统计,2021年全国主要文学网站新增现实题材作品27万部,同比增长27%,现实题材作品存量超过130万部。在各大网站平台发布的年度新作品中,现实题材占60%以上。中国共产党百年奋斗历程、改革开放、脱贫攻坚、奋斗创业、科技强国、乡村振兴、逆行抗疫等成为表现热点,涌现出《大国重工》《明月度关山》《浩荡》《朝阳警事》《北斗星辰》《何日请长缨》《共和国医者》等众多优秀之作。现实题材创作加持的品质结构优化,正助推网络文学迈入“品质化创作”的发展轨道,以特有的文化符号追风时代、赋能社会。

二、作家迭代,青春发声

近两年新增的作者大多为“Z世代”,他们对网络媒体天然的亲和力和对当下生活的敏锐感知,让创作群体迎来“95后”时代。

近十年来,网络作家队伍一直保持增长势头,呈现出“70后”“80后”“90后”和“00后”作家“四代同屏”、代际叠加且迭代加速的喜人景象。有数据显示,我国500余家文学网站聚集了超千万网文写手,其中签约作者近百万人。近两年新增的作者大多为“Z世代”,他们对网络媒体天然的亲和力和对当下生活的敏锐感知,让创作群体迎来“95后”时代。另据中国社科院《2021中国网络文学发展研究报告》的数据,2018年以来实名认证的新作者中,“95后”占比达74%。阅文集团2021年新增作家中,“95后”超八成,网络作家“十二天王”中近半数为“95后”,2021作家指数TOP1000的新面孔中,“95后”占三成,当年新晋大神作家中四分之一是“95后”。为培养青年作家,阅文集团成立“阅文起点创作学堂”,推出亿元“青年作家扶持计划”,提出“三个一倍”举措,即三年以内30岁以下青年新增签约作家数量翻一番、稿酬翻一番、新晋大神翻一番。中文在线成立网络文学大学培养网络作家,番茄小说推出“星海计划”,扶持青年原创作家成长成才。这些措施取得了明显效果,一批青年作家脱颖而出,卖报小郎君凭借一本《大奉打更人》,不仅在起点长期霸榜,还获得阅文集团2020年网络文学“十二天王”称号;会说话的肘子的新作《夜的命名术》均订破10万,并打破最快10万均订记录;老鹰吃小鸡凭借《万族之劫》以单月月票超41万的成绩刷新网文月票史记录。言归正传、囧囧有妖、柠檬羽嫣、懿小茹、叶非夜等“新生代”作家的作品登上各类网络文学榜单。

网络文学的社会传播力和文化影响力彰显了网络作家的贡献,也提升了他们的地位,不仅完成了从“写手”到“作家”的转变,那些卓有成就的作者还步入“主流文学”殿堂,先后有400多位网络作家获得了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身份。2011年11月,在中国作协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唐家三少和当年明月当选为中国作协全国委员会委员;2018年5月第九届全国委员会委员名单中,有天蚕土豆、阿菩等9位网络作家入选;2021年12月第十届作代会又有风御九秋、马伯庸、血红等17位网络作家当选。近年来,有一批网络作家当选全国或省区市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或青联委员,这表明网络作家的社会认可度已经从“文学”身份拓展到社会公共领域,开始跻身“社会主流”。现在,全国已有省级网络作协20家,各级网络文学组织近200个。各地采取多项举措,加强对网络作家的服务引导和业务培训,仅2021年全国举办的线上线下网络作家和相关人员培训就达3480人次。各网站平台也十分重视网络文学人才培养,如中文在线的网络文学大学已培育8万余名学员,阅文集团的“起点创作学堂”举办“网络作家卓越班”,番茄小说推出“星海计划”,扶持原创作家等等。湖南、上海、海南等地为网络作家开放专业职称评审,让网络作家享受到传统作家的平等待遇,对自己的职业选择感到有信心、有尊严、有奔头。

三、行业治理,生态优化

内容的丰富和功能的多元,也让网络文学的行业生态出现良莠并存或价值偏失现象,针对这些行业乱象,为打造净朗的网络空间,党和政府采取多项措施,加大治理力度,以改善和优化网络文学生态。

网络文学发展的高速度和产能的大体量,使它不仅成为一个新兴的文学生产与传播行业,还是一种泛娱乐消费的内容源头和新型文创产业,对人们的日常生活形成了广泛渗透。与此同时,内容的丰富和功能的多元,也让网络文学的行业生态出现良莠并存或价值偏失现象,那些同质化、格调不高或导向偏差的作品,影响了网络文学的声誉。部分作品存在洗稿、融梗、跟风写作现象,还有抄袭盗版、畸形审美、不良亚文化渗透,以及“三俗”和历史虚无主义等,已经干扰了网络文学的健康发展。在网文IP分发的泛娱乐领域,流量至上、偷税漏税、“饭圈”掐架,以及偶像膜拜、水军控评等污染了网络空间。有的网站平台垄断版权,或签订“霸王合同”,广告分成数据不透明,行业管理机制不够健全,主体责任落实不到位,对内容审核和传播环节把关不严,有时为了经济利益放弃社会责任,给网络文学环境和青少年成长带来负面影响。针对这些行业乱象,为打造净朗的网络空间,党和政府采取多项措施,加大治理力度,以改善和优化网络文学生态。

首先是建立健全政策法规,确保行业治理有法可依、有规可循。从2011年文化部颁布《互联网文化管理暂行规定》开始,国家陆续出台了一系列相关政策法规文件,如《国务院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的修订》(国务院,2013年)、《国务院关于〈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的修订》(国务院,2013年)、《关于推动网络文学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2014年)、《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中共中央,2015年)、《关于加强网络文学作品版权管理的通知》(国家版权局,2016年)。2017年国家版权局实施电子版作品登记制度,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制定了《网络文学出版服务单位社会效益评估试行办法》,并发布评估指标和计分标准。随后,新闻出版署、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出台《关于开展网络文学专项整治行动的通知》(2018),国家网信办出台《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2019),国家新闻出版署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网络文学出版管理的通知》(2020),中宣部等五部门发布了《关于加强新时代文艺评论工作的指导意见》,中宣部出台《关于开展文娱领域综合治理工作的通知》(2021),中国作协制定了《关于进一步加强文学工作者职业道德建设的意见》(2021)等。

在市场治理上,采取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举措。一是加强网络环境治理,如2010年开始的打击网络侵权盗版专项治理的“剑网行动”,2011年开始的净化网络环境专项行动——“净网行动”,有效整治了网上有害信息和不良内容。二是作品内容治理。根据新闻出版署和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关于开展网络文学专项整治行动的通知》精神,严肃处理了一批传播低俗网络文学作品行为,查处了传播恶搞红色经典、抹黑革命英雄、解构歪曲历史等网络文学作品的不法分子;下架了那些充满低俗、庸俗、媚俗内容的网络文学作品;查处淫秽色情文学网站平台和网络文学作品,斩断利益链条,屏蔽淫秽色情文学网站;还依法查处了涉嫌侵权盗版的文学网站。网络文学行业也应声而动,2020年底,136位网络作家联名签署《提升网络文学创作质量倡议书》,主动提出要坚持正确的创作导向,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抵制“三俗”,强化社会责任感,积极弘扬正能量,打造网络文学的绿水青山。阅文集团、掌阅科技、中文在线、纵横、晋江、连尚等文学平台纷纷开展自查自纠,整改落实,以制度建设营造风清气正的良好环境,整个行业的生态得到明显优化,呈现出良性发展态势。

四、IP分发,市场衍生

网络文学IP分发打造的媒介融合新业态,既是新媒体文化服务的重要供给侧和文化建设的生力军,也催生了网络文学行业的格局变化与职能提升。

数字化技术传媒助推文学生产、传播、转换所形成的强大的市场“溢出效应”,让网络文学既赋能阅读市场,又以内容衍生形态开辟新的泛娱乐文化产品,在不断延伸的传播半径上把线上消费与线下经营结合起来,实现文学内容的多版权转让、多渠道开发、多媒体传播,让网络文学成为泛娱乐产品的内容源头。党的十八大以来,网络小说转换形态,大踏步进入视听音影领域,成为影视改编和文创产品的“金矿”。2012年,陈凯歌把网络小说《请你原谅我》搬上荧幕,取名《搜索》,艾米的网络小说《山楂树之恋》继张艺谋将其拍成电影后,又被拍成同名电视剧播出;2013年,辛夷坞的《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鲍鲸鲸的《失恋33天》被改编为影视作品,斩获亮眼票房;2014年的影片《小时代》等,都是改编自网络小说。2015年后,“网文IP”成为行业热词,网络文学版权分发,打通了线上与线下、文学与泛娱乐(影视、游戏、动漫、演艺、出版、听书、文创、周边等等)的利润通道,成就了网络文学产业链和产业集群的业绩飙升,形成中国独有的“文-艺-娱-产”一条龙营销格局,创造了新型的网络文学产业。有统计表明,我国网络文学IP的改编总量达8059部, 仅2021年,网络文学IP改编影视剧目就超过100部,在总播映指数前十的剧目中,网络文学IP占到六成;网文IP改编的国漫作品30多部,占全年新上线动漫的50%左右;微短剧授权改编新增300余个,同比增长77%;剧本杀进入年轻人娱乐潮流选择的前五名,选择用户占比达36%;主要网络文学网站IP有声授权改编近8万个,成为目前网络文学存量与增速最大的IP类别。

网络文学IP分发打造的媒介融合新业态,既是新媒体文化服务的重要供给侧和文化建设的生力军,也催生了网络文学行业的格局变化与职能提升。

首先是拉动文娱和文创需求,形成网文行业的“下游倚重”趋势。由于线上订阅用户止增的“天花板效应”,以及免费阅读和短视频的冲击,许多文学网站平台经营不得不把重点移位至更广阔的线下版权市场,将文学内容转换为视听产品已成为行之有效的驱动战略,上游负责打造优质IP内容,下游延伸产业链以形成“长尾效应”,正重塑行业新常态。这几年,影视、游戏、动漫、听书“飘红”的产品,其内容大多是来自网络小说。如影片《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古董局中局》,电视剧《庆余年》《赘婿》,国漫《星辰变》,2D动画《大王饶命》,游戏《诛仙》《斗破苍穹》,剧本杀《步步惊心》《鬼吹灯》,有声书《最强兵王》《大奉打更人》,还有网文影视剧与短视频融合的精彩“微短剧”等等,无不是网文IP成功开发的见证,充分彰显“下游倚重”的新变化,也给了行业选择“大文娱”赛道的信心。

其二,开发精品,在“制作精良”上做文章。网文作品的视频衍生,IP内容是基础,改编质量是关键,“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三位一体,不可分割。要实现IP开发绩效最大化,需要避免两种情况,一是“魔改”,二是粗制滥造。前者是对一个既有的作品进行有违原作意图的大幅度修改,甚至是错改、误改或偏改,结果是原作者、原著粉或路人粉都不买账,造成改编失败或效果不佳。后者则未能遵循二度创作的艺术规律,或缺乏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或因急功近利而导致作品质量低下,“扑街”市场。近年来的口碑之作如《庆余年》《赘婿》《司藤》《隐秘的角落》的成功,正说明“制作精良”是IP开发的不二法门。

还有,结盟影视,整合资本,形成IP市场的“虹吸效应”。把文学原创、影视制作、传播渠道整合为一个融媒体平台,实现内容生产与版权衍生的互动与借力,可以达成“1+1大于2”的增值功效。2020年10月,阅文集团整合腾讯影业、新丽传媒、阅文影视三个影视主体结盟为互动共生的“三驾马车”,把强大的文学内容储备、影视制作能力和腾讯的传播力、用户资源,整合为一个IP生态业务矩阵,为IP分发、市场衍生做出了成功示范。晋江文学城与B站的战略合作、番茄小说与抖音联手、字节跳动入股掌阅科技、米读与微视和芒果等视频平台充分联动等,说明“文影联动”正成为行业的新风口。

五、跨境传播,文化延伸

中国网络文学能够仗剑出海,跨境远行,直接原因是基于中国文化好故事的艺术魅力和网络文学拓展海外市场的行业需要,而支撑网文出海的内在动力则是源于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日益增强的经济实力、文化自信和国际传播力。

网络文学走出国门实现跨文化传播是中国文化“走出去”的一大亮点。2012年前后,我们的网络小说率先开始通过线下图书版权市场输出到越南、泰国、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随之,线上的链路延伸逐渐从亚洲走向北美,并迅速向欧洲、非洲、拉美拓展,目前已覆盖到全球五大洲的大多数国家和地区。据2021年中国作协发布的《中国网络文学国际传播发展报告》统计,我国已向海外传播网文作品10000余部。其中,实体书授权超4000部,上线翻译作品3000余部,网站订阅和阅读App用户1亿多,形成了全方位传播、大纵深推进、多元化发展的网文出海格局。

回顾十年来中国网络文学跨文化传播历程,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首先是文字译介阶段,从早期的实体书译介到后来的线上外译推介,构成网络文学跨境传播的基础。如由外国译者创办的中国网络文学英译网站Wuxiaworld、Gravity Tales、Volare novels、Novel Updates,俄语翻译网站Rulate、法语翻译网站Fyctia等。2015年,起点中文网成立的“起点国际”(Webnovel),是中国网络文学对外门户网站,现已上线作品20余万部,用户超过7300万,有海外作者11.5万。其他如中文在线、掌阅科技、晋江文学城、星阅科技、推文科技、点众科技、咪咕数媒、纵横文学、小说更新网等网站平台,也都在网文出海领域贡献了自己的业绩。随着优质IP改编的升温和融媒体日渐普及,中国网络文学的跨境传播进入多媒体输出阶段——通过把网文改编的视听产品输出到他国,实现中国网络文学的多形态N次传播。具体做法是直接将中国的网文IP改编作品赋权海外,以影视、游戏、动漫、有声等多种形式,实现全媒体、跨语言、跨文化传播。网文出海的第三个阶段是从作品传播走向生态模式输出,即把中国网文创作、传播、线上经营和IP内容跨界分发的完整生态,整体性输出到国外。如输出原创模式,起点国际开放原创功能,吸引和培育20多万名海外作者用他们的母语写作,原创作品达37万部;然后是输出付费阅读机制,为海外读者量身打造付费订阅、打赏、月票等线上消费机制;还有输出翻译模式,建立了一套职业译者的管理模式。从作品传播到模式输出,不仅让中国网络文学在海外“落地生根”,还将其从“授人以鱼”提升至“授人以渔”的新阶段。

中国网络文学能够仗剑出海,跨境远行,直接原因是基于中国文化好故事的艺术魅力和网络文学拓展海外市场的行业需要,而支撑网文出海的内在动力则是源于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日益增强的经济实力、文化自信和国际传播力。可以说,网络文学的强大吸引力是我国综合国力的“文学表情”,是中华民族文化软实力的生动呈现。网络文学面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传播中国声音,绽放的文化魅力,传递了中国价值,向世界展现了可信、可爱、可敬的中国形象,成为宣传中国、传播中华文化的一张名片。近日,英国的大英图书馆将《大国重工》《赘婿》《第一序列》等16部中国网络小说收录到中文馆藏书目,正是对中国网络文学价值和影响力的一种认可。

六、理论拓进,评论升温

网络文学的理论突进和评论升温,有助于发挥网络文学价值引导、精神引领、审美启迪作用,促进网络文学创作提升精神高度、文化内涵和艺术价值。

与繁荣的网络文学创作相比,网络文学批评相对薄弱,理论关注度较低。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提出要“抓好网络文艺创作生产,加强正面引导力度”“打磨好批评这把‘利器’,把好文艺批评的方向盘”,自此,网络文学理论与评论开始升温,传统“学院派”批评、传媒批评、网民的在线评论,三股力量同时对网络文学发声。全国社科规划办把网络文学纳入国家社科规划项目,《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社会科学报》《文艺报》《中华读书报》等纷纷设置网络文学评论专栏,积极介入文学现场,发挥评论的导向作用。《中国社会科学》《文学评论》《文艺研究》和其他文学类、人文社科综合类学术期刊也为网络文学研究成果发表提供版面。据《中国网络文学年鉴》等相关资料统计,截至2021年底,我国已出版网络文学理论评论著作173部。经中国知网查询(截至时间:2022年9月12日15∶17),以“网络文学”为关键词的论文总数为6305篇,以“网络文学”为篇名的结果为4111篇,以“网络文学”为篇关摘(篇目、关键词、摘要)的结果为11677篇,以“网络文学”为全文的结果为51322篇,可见网络文学理论评论成果的数量十分可观。

从研究的问题看,近十年网络文学理论研究涉及的范围十分广泛,探讨最多的主要集中在以下这十个方面的问题:

(1)网络文学基础原理研究;

(2)网络文学起源、发展及现状研究;

(3)网络作家作品和网站平台研究;

(4)网络文学评价体系与批评标准研究;

(5)网络文学现实题材与文学类型研究;

(6)网络文学经典化与高质量发展研究;

(7)网络文学商业模式与IP转化研究;

(8)网络文学海外传播与跨文化研究;

(9)数字人文、人工智能与网络文学算法研究;

(10)网络文学政策法规与版权管理研究。如果说,网络文学基础理论研究是以线下学院派在平面媒体发表的成果来体现,那么,针对网络作品评论的主阵地则是在线上。文学网民的在线评说参与者众,针对性、互动性强,如百度贴吧、知乎和豆瓣论坛、本章说App、弹幕和各类自媒体上的即兴发帖、点赞吐槽,已构成网络文学批评的一道热闹的风景,它们可以形成评论的“话语场”和粉丝之间的“趣缘圈层”,对网文创作产生直接的干预作用,也会对网文作品的传播和消费产生影响。

网络文学的理论突进和评论升温,有助于发挥网络文学价值引导、精神引领、审美启迪作用,有说服力的理论和有战斗力与影响力的批评,能促进网络文学创作提升精神高度、文化内涵和艺术价值,把更多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优秀作品推介给读者;也有利于研判网络文学发展趋势,总结网络文学发展的经验教训,推动网络文学的主流化、精品化和经典化。与此同时,刚健有为的理论与批评还有助于把好文艺评论方向盘,清理和抵制那些光怪陆离、荒腔走板的东西,用正确的思想、价值和舆论导向,激浊扬清,甄辨优劣,逐步建立网络文学的评价标准和话语体系,推动我国网络文学的健康繁荣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