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予恒

在汹涌而来的情绪中书写缓慢流动的时间

来源:浙江省青少年作家协会 | 时间:2022年07月11日 17:01:49

杭州高级中学贡院校区    高二年级

赵予恒,男,会稽氏人,现居浙江杭州,现就读于杭州高级中学。未及弱冠,仍可谓不谙世事,俯首书卷之间,片刻闲暇,万物如云烟过耳,往复不尽。故斗胆执笔,肆意挥洒,用远不及致命的文字建构回忆与预言,借此怀念故事和剧情。
其实我就是一个没什么大爱好,有空发呆看云,没空也想发呆看云的准高三生。很久以前练过武术,不过现在早就生疏,大可不提。平时喜欢自己做点吃的,吹风看书听歌,这样就可以过掉忙里偷闲的一天。我从来不会把写作看成一种技能或者长处,对于我而言,很多事情像远山隔雾,等待经历与体悟。而所谓文字,不过是随性而至的书写,里面来来往往,春秋难载,缓慢流动。


获奖荣誉

2021年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
2021年第十四届全国中学生创新作文大赛浙江赛区复赛三等奖、初赛二等奖
2021年第十八届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三等奖
2020年第七届浙江省十大校园新锐写手(一等奖)
2018年新浪浙江“蛇蟠岛杯《新年的一封家书》”寒假微新闻大赛初中组三等奖
2017年“明视康杯”第十一届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征文比赛优秀奖
2017年《都市快报》未来作文大赛一等奖
2015年浙江省第六届小学生课内作文大赛二等奖

赵予恒访谈

李晶晶【《少年文学之星》杂志编辑】(下称李)
赵予恒【2021年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下称赵)

李:本届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征文比赛现场赛高中组的题目是《陷阱》,听到这个题目的时候,你的第一感受是什么?
赵:其实开始很想写那种情节性很强的小说,脑子里闪过很多个戏剧冲突,不过后来感觉不够稳妥,所以就写了现在的这一篇。陷阱不仅是一种诱惑,它可以把人骗走,说明它至少看起来很美好,或者触及了某些几近本能的渴望。
感觉这个题目的发挥空间比较大,其实开始几分钟完全想不到有什么可以写的,但转头看到窗外阳光明媚,突然就想到可以怎样写了,大概算是巧合吧。

李:你的参赛作品《算尽》读起来有一种淡淡的愁绪,你是以怎样的心情完成这篇文章的?
赵:《算尽》这篇文章是在今年一月份就写完的,当时是期末,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期末都会写东西。写《算尽》是很久以前就有的一个念头。我抽空在学校写完了纸质稿,考完以后码了电子稿,原本想写一个中篇,不过技巧不够就不了了之了。其实我也不知道这篇文章具体想表达什么,如果一定要给它一个意义的话,大概是世事无常和个人爱恨的渺小,当然也有血缘关系带来的爱和世故,一些希望去思考、但可以不改变的东西。
写它的时候更多的是想传达某些情绪,我觉得应该是一种类似追忆的东西,世事无常,别等到失去才想起珍惜,纵使之前你毫不在乎,甚至厌烦。

李:你的参赛作品和现场赛作品都是散文,散文要想写得出彩其实并不容易,你是如何把握散文的“形散神不散”的?
赵:因为我不太会写小说,所以就只好写散文了……开玩笑的,我一直都觉得自己完全不会处理情节,一方面是相对业余,能力尚且薄弱,另一方面是个人认为很多事情其实根本不需要情节。也许历史铭记的东西都波澜壮阔,但这些对于个体来说太夸张,太漫长。在很短的一生中,可以被记住的,往往是那些片刻的、转瞬即逝的阳光、骤雨、风和悸动。这些东西对于我现在的能力,如果要把它融到小说里,效果未必会比散文好。
对于散文来说,或者说不光是散文,按我个人习惯会用某种或者某些情绪去推进行文,而非表达主旨。写东西对我来说是一种出口,是虚构一个长梦,沉没其中,而非宣扬某个观点。能使读到它的人被带入我表达的情绪,这样或许是文章不散的关键(当然,大概只是读起来好一点,结构还是不够完善)。

李:平时最常阅读哪位作家的作品,他对你的行文风格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赵:汪曾祺先生。虽然平时看得很杂,但这位老人的生活态度与文字功底让我完全折服。他的文字给人一种很平淡的感觉,又很有烟火气,但文法真的很精巧。包括他的小说,我从《受戒》里学到的写作技巧,目前还不会少于《城堡》(当然,卡夫卡也很好)。是他告诉了我文句通顺比辞藻华丽更重要。现在还不敢说有什么裨益,只能说,汪曾祺先生的作品使我少走了很多弯路,至少没让我写出来一些徒有其表的东西。

李:人生短暂,你有没有设想你要过怎样的生活?你理想中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赵:好久以前看到一句话,成功各有所长,失败千篇一律。有人会习惯把平淡当作一种失败,我很难评价这个观点,但其实每个人不会有完全相同的人生,每个人得有寻找、甚至创造美好的能力。我不会刻意想以后要怎么生活或者生存,无论成功或者失败,很多事情尽力之后便应当随遇而安。所以除了大方向(允许我暂时保密,毕竟很有挑战性),我只剩下一些很琐碎的事情,比如前两天看到楼与楼之间的云很好看,就会想以后要住在一个方便看见天空的地方。
至于理想生活,其实没什么要求,拥有安稳且有渴望美好的初心就可以,无关细节。

李: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让你感觉印象深刻?
赵:截止我回答问题的这一刻,社交媒体推送着奥运新闻、国内疫情和台风动向。这三件事情其实没有引起我的太大感受,毕竟很多事情在快节奏中往往失真,唯一有用的是数据和现实,实在很难让人印象深刻。如果一定要说的话,大概是一个今年高考的文学爱好者,他文章写得很好,但现在开始复读了。整件事情没有什么让人很意外或让人难以置信的地方,但偏偏会让人印象深刻,带来一种很复杂的情绪。我说不出原因,也没有觉得很可惜,大概并非亲历就无法完全领会吧。

李:高中学业压力相对比较大,你是如何平衡学业压力和爱好的?
赵:把随便写点东西当作爱好和休闲方式,大概也算是曲线救国啦!平时确实时间很紧,不过人总是需要放松的,就像在海里深潜,把换气的时间拿来写点东西,不一定有用,但我又缺不了它,姑且算作是氧气瓶之类的存在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现实压力,只不过出口不同,写作给我一个沉淀和发泄的机会,现在看看这些时候写的随笔或者散文,感觉没有什么难关是无法渡过的,只要保持热爱,至少不会那么轻易放弃,这样自然也可以更加自如地应对学业压力了。

李:你觉得与人相处当中最重要的品质是什么?
赵:真诚和包容。对我来说这两点都很重要。第一点其实是针对我自己的,虽然现在很多事情是要有所迂回的,但也有很多事情需要真诚对待。在能够真诚的时候尽量真诚,可以减少很多不必要的问题。与此同时,其他人的真诚也可以让我看到自己的不足与一些优点,算是利人利己吧。至于包容,更多的时候应该是一种修养,和真诚一样,如果包容有度,不至纵容,我想人与人之间会少很多纷争。毕竟人无完人,谁都不可能保证自己可以让人处处顺心,不如将心比心,从自己做起。当然,原则和底线还是要有的。
要很珍惜每一个遇到的人,无论是什么关系,你永远不会知道哪一次是最后一面。

李:每个人都需要有自己独处的时间,独处时,你都在想什么?
赵:嗯……大概是一些平时不会想、但又不可避免想起来的东西。其实也不是什么坏事,虽然缺憾不可避免,但人总是会去后悔的,而这种追忆无非两种,不够好或是错太多。我并不是想说一些很煽情无聊的东西,恰恰相反,这些不存在的美好时刻提醒我世事无常,珍惜拥有的,为想达到的目标努力奋斗,这大概就是回味的意义。
除此以外就是一些可以深度思考的事情,从某一个现象出发,尝试体会其后各个角色的复杂感情,然后看看能不能写点什么。
什么都不想也行啊,放空自己,吹吹风,看看花草树木,也挺好。

李:你知道浙江省青少年作家协会除了举办一年一度的征文比赛,还有什么别的文学活动吗?你比较期待什么样的文学活动?
赵:这个还真的没有特别了解过……目前知道的大概还有池幼章杯浙江省高校文学社团联盟创意写作大赛。非常抱歉,在高中前基本没怎么参加相关活动,不过以后有机会还是会好好把握的!个人比较理想的文学活动是沙龙一类的小论坛,大家互相谈谈自己的作品,谈一点文学方面的话题,当然,不是文学话题也行,毕竟,艺术来源于生活,说不定有一天,那些琐事中的一两个会比十几万字的巨著更加令人感动与思考,甚至可以促成下一部巨著诞生,很难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