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雨霏

醉于浪漫诗赋,书写荏苒时光

来源:浙江省青少年作家协会 | 时间:2022年06月21日 14:44:25

杭州市保俶塔实验学校  九年级

我是吴雨霏,毕业于杭州市保俶塔实验学校九年级三班,现就读于浙江省杭州第十四中学。我喜欢诗词歌赋中的浪漫奇诡,也同样喜欢旅行过程中的悠然自在。在每一个打动我的瞬间,记录下来来往往流窜的时光,用不同人物的视角,揣度故事中每一个情节。用一颗平常心,书写出有温度的文字。

获奖荣誉

2021年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

2020年第十四届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征文比赛一等奖

2019年第十三届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征文比赛二等奖

吴雨霏访谈

李晶晶【《少年文学之星》杂志编辑 】(下称李)

吴雨霏【2021年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下称吴)

李:你的现场赛作品《送别》以屈原《楚辞》中《九歌·山鬼》的片段为引子,将整个故事铺展开来,楚辞浪漫奇诡,想象丰富,除了山鬼这一故事,你还有特别喜欢的故事吗?

吴:有的。屈原《楚辞》中的《九歌?少司命》也是我非常喜欢的故事。这篇文章是为了祭祀少司命而作的歌舞辞,有着当地独特的风俗习惯,例如说崇尚祭祀,是具有神话思想的诗篇。全文都用了少司命的口吻对唱,表达了男女相慕之意,以及古代对于迎接女神的祭祀之盛大隆重。在此之间,可以感受到深切的情,和浓厚的乡土风俗意味。

李:你的参赛作品《念此情,家万里》里用几封家书表现出了军人对“家”与“国”之间复杂的情感,军人身份特殊,所面临的家国之间的矛盾也会更大些,那作为一个普通人,你是如何理解“家”与“国”的关系?
吴:我想,以一个普通人的视角,家和国之间仍然是不可分离的。在我的参赛作品中,也不仅仅只有军人,我也用了普通人的想法去揣度这篇文章的合理性。对国家热忱,报以爱国之心,自然是每一个人心之所向,可是如果说要摒弃家的温暖,我觉得这是不符合人性的。所以在文章的最后,我才会设置让军人回家。家与国本身没有矛盾,但是每一个人的思想是有冲突的。有国才有家,但也正是一个个家庭,构成了昌盛的国家。

李:你的参赛作品和现场赛作品的题材和风格截然不同,在写作中,你是如何把握文风的转换的?
吴:对于不同的题材,尝试新的文章风格也不失为是一种挑战。文章风格的转换,不仅仅是简单地转化写作模式,更重要的这是一个转变思维、眼光、心情的过程。我比较喜欢代入到某一个角色里面,用她的眼光看待这件事情,或者说这片景色,写下自己的心情。把情感转化成文字,具体地呈现在纸上,这样写出来的文章风格也会不同。

李:战争是残酷的,但是有时候却是不得已的,你如何看待战争与和平的关系?
吴:想到了之前看到过的一句话:“战争与和平的根源都来自于利益。”战争有正义的和非正义的,可以帮一个民族获得更大的利益,或者说是守护住自己的利益,而和平能让一个民族稳定发展。我认为战争与和平不是一个相对矛盾的名词,某些条件之下,战争也是获取和平的手段。另外,没有战争,也不会呼吁和平,人们也不会认识到和平的重要性。

李:和我们聊聊你最喜欢的一本书。
吴:《摆渡人》。这是我在六年级的时候读到的一本书,至今还记得里面的一句话:“命运的洪流里,谁才是你的灵魂摆渡人?”女主迪伦在一次意外中死亡,却碰见了一生的挚爱——崔斯坦,他是迪伦的摆渡人,要帮她穿过有恶鬼在的荒原,到达安全的地方。他们更像两个孤独的灵魂相遇、相知、相爱,与其说是崔斯坦摆渡迪伦,不妨说是两个人相互摆渡,获得了真挚的爱。最后的结尾让人回味无穷,是两个人一起回到人世间,迪伦对崔斯坦说:“原来你在这里。”

李:如果有一次穿越时空的机会,你会选择穿越到哪个时代?

吴:我会选择穿越到魏晋。在阅读《世说新语》的时候,我尤其喜欢竹林七贤中的嵇康,觉得他的一举一动都是魏晋名士的典范,他列出自己的不足,和山巨源断交却把孩子交给他。他不拘礼节,张狂不羁,这是我十分崇尚的生活方式。

李:文学来源于生活,又区别于生活。你如何理解“文学真实”和“生活真实”?
吴:文学是一种艺术,文学上的真实,是艺术真实的体现。常常听到一句话:“文学艺术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这其实也是在向我们阐明,文学上的真实,不仅仅是记录真实的生活那么简单。举个例子,作者在写一个故事的时候,人物的命运不仅仅是作者掌控的,更是生活掌控的,这样的生活真实和文学真实,就共同构成了艺术的真实。

李:分享一条你觉得最有用的人生小哲理。
吴:“是非在己,得失一笑。”

李:说说你理想中人与自然的关系。

吴:大概存在于陶渊明的《桃花源记》中。他笔下的桃花源,就是我理想中人与自然的关系。人与自然可以和谐共处,而不是互相毁灭。密切关联,却又不相互矛盾。可以共生,而不是同死。

李:浙江省青少年作家协会今年举办了第二届池幼章杯浙江省高校文学社团联盟创意写作大赛,你知道这次比赛的大赛主评审是谁吗?

吴:知道的,是叶兆言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