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味在人间

来源:《少年文学之星》杂志社 | 时间:2022年04月29日 16:06:22

又是一年清明,我站在灶台前,听着大锅里滚水的“咕噜”声,闻着蒸笼里果子散发的清香,我又想起了太婆。

我与太婆不常见面,都是清明回老家祭祖,才得以相聚。太婆是一个慈祥、和蔼的老妇人,她习惯穿短褂、宽脚裤,一双“三寸金莲”走起路来颤颤巍巍,像在踩高跷,我总担心她会不小心摔倒。

太婆见到我总是特别高兴,拉着我的手左看右瞧,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说:“囡囡长大了,真好!真好!”然后捧出一大匾现做的美食,麻糍、扁食以及各种口味的清明果,任我挑选。我最喜欢吃太婆做的豆沙果子,一口咬下去,青餣的香糯混合着豆沙的细腻,瞬间挑战舌尖的味蕾,让人忍不住感叹:“此味只应天上有,人间能有几回尝!”

太婆见我如此喜欢,总会再做一些,我也乐意跟在她后面一起忙活。四月阳光明媚,绿油油的鼠鞠草漫山遍野,太婆一手提着小竹篮,一手紧紧牵着我,穿梭在草丛中。鼠鞠草全株裹着一层白色棉毛,顶端一簇伞房状的黄花,很好辨认,轻易不会摘错。不一会儿,小竹篮就装满了我们的劳动成果。太婆拉我坐下歇息,然后变戏法似的掏出两个枇杷,笑嘻嘻地说:“囡囡渴了吧?吃个枇杷!”说着,用她粗糙龟裂的手剥皮去核,然后一整个塞进我嘴里,我慢慢嚼着,细细品着,丝丝甘甜流进心里。

如果说采鼠鞠草是一种乐趣,那么做清明果就是一件十分繁琐的事了。先得把鼠鞠草倒入水池,我学着太婆的样子给草儿按摩清洗,不知不觉袖子就湿了一大片,她赶紧拿来毛巾,一边给我擦,一边开心地说:“囡囡真能干,噶小就会帮太婆忙咯!”洗好鼠鞠草,太婆就去生火烧水,当看见灶台里的火苗熊熊燃烧时,我兴奋地拍手蹦跳,太婆也哼起家乡小曲,我俩一唱一跳相映成趣。鼠鞠草焯水、剁糊、拌粉、揉捏可都是力气活,太婆却像千手观音,我不禁赞叹:“太婆,你太厉害了!”她却不好意思地说:“老喽——老喽——”

太婆最绝的还是包清明果的手法,她可以将果子捏出不同的造型:小鱼、小兔、小牛、小鸭……每次都惹得邻家的小孩儿们翘首以盼,大家都想得一个自己喜爱的造型。太婆总是悄悄藏起我最爱的那个,不让别人抢了去,这时,我总是搂着她送上一个香吻。太婆就咯咯咯地笑,笑到脸上的褶子全都挤到了一起。我想,这一刻,我和她都是最幸福的。

而今,我又坐在老家餐桌旁,看着刚出笼的豆沙果子,轻咬一口努力寻找太婆的味道……热气模糊了我的双眼,但太婆的身影却在脑海中愈发清晰。

我如梦初醒,原来太婆的味道早已烙在我心田,那是爱的味道,它是人间的至味!(杭州市崇文世纪城实验学校 六(2)班 陈莟 指导老师:骆胜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