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安的饭局

来源:浙江省青少年作家协会 | 时间:2022年04月29日 15:26:06

对准安人来说,饭局是生活当中最重要的仪式。没有它,这一天就缺了点什么;有了它,生活才变得有滋有味。每当此时,众亲戚齐聚,讲菜式的讲菜式,唠家常的唠家常,开局之前已是满屋子的喜气洋洋了。

饭局如果设在大饭店中,那是必须经过预订的。即使满街都是饭馆,每每都非常紧俏,临时去吃一定是空跑一趟的。在客人到齐前,饭店已布好几桌菜,每一桌上的菜式都是一模一样;每桌的菜都不少于二十道,什么蟹粉肉丸子、长鱼(即黄鳝)、红烧甲鱼、青菜百页(也叫大煮干丝)、酒酿圆子、清水鱼圆、丝瓜茶馓……

饭局如果在家中办,那请的一定是至亲好友,被请的人一般不超过二十人。所有的菜都是现做的:自家灌的香肠、豆角排骨、红烧牛肉、羊肉锅、盐水鸭、啤酒鸭、冻鱼等等都是必不可少的。那些菜的滋味,又比饭店里的香了很多,毕竟一早开始,那两口锅就一直炖着肉。

有一道令人难忘的菜,叫“小鱼锅贴”。院落里,架起口大锅,大妈妈将大鱼在锅中先红烧,锅壁贴上玉米面的饼。雪花洋洋洒洒地飞舞在灯影中,鱼汤“咕嘟咕嘟”地在大锅里吐着泡泡,像我和妹妹正在不停叫的空肚子。鱼烧透了之后,饼也好了,变得焦焦的、脆脆的,闻着香极了!

春卷也是现做的,刚熟,就被送到嘴边,“咯吱”一声,滚烫的肉汁在口中爆开,虽烫,但幸福感流遍全身。

饭局间隙,淮安人举起酒杯,互道祝福。小孩子听到长辈们询问他(她)的考试成绩,总会迟顿一下,然后说:“啊?好像忘了!”二十岁刚出头的姐姐总是被调侃:“找对象了吗?啥时结婚呀?哎呀,啥时能抱上小宝宝呀!”姐姐总会“刷”地羞红了脸,只顾低头扒饭;刚上岗的小伙子被提到工作,总会愉快地说道:“很好!老板好,同事也好,工作更好!”最后,大家举起酒杯:“虎年大吉,顺顺利利!”

吃饱了,还得举起酒杯,对长辈说一声:“爷爷奶奶,我吃饱了!先告辞了!”

家中如果有狗,可以拿着吃剩的骨头到院子里头喂狗。它啃光了,就眼巴巴可怜地望着我,直到我两手空空平摊给它看,它才悻悻地、耷拉着头离开。

这就是准安的饭局,它总能使你站着进门扶着墙出门,挺着小鼓似的圆滚滚的肚子恋恋不舍地出门时,还不忘往后望几眼才能离开。

啧啧啧……说起准安的饭局,我的口水又不请自来了。(杭州市竞舟小学 六(1)班  陈一诺 指导老师:徐娄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