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梅:阅读吧

来源:浙江省青少年作家协会 | 时间:2022年02月18日 15:10:37

前一阵子,我新结识了一位四年级男孩的妈妈,她说,儿子常常冲她嚷嚷:“我断粮啦”,意思就是课外阅读的书都读完了,该买新的了。于是,我赶紧伸以援手,提供了一批曾让我和我家的孩子们读得口角噙香的儿童文学书目,还请儿童文学作家朋友们推荐自己的代表作。年轻妈妈当场下单,第二天我就接到了她的微信留言:“儿子说,谢谢阿姨‘喂食’!”于是,我不由得嘴角上扬,仿佛看到了那位小小少年郎认真阅读的可爱模样,也仿佛看到了四年级时的自己——左手《红楼梦》、右手《新华字典》,读到入迷入神,浑不觉天色向晚,更没听见外婆叫我吃饭。

我相信,这位智慧的妈妈之所以早早把儿子带上了阅读之路,是因为阅读带给了她非常深刻的幸福体验,也改变了她的人生。阅读,在我的生命里,也早已成为每天的必修课,哪怕早早为之付出了近视的代价,也始终不悔,甘之如饴。而在数十年的讲台生涯中,为了培养学生的阅读习惯,我也一直在扮演“阅读教教主”的角色,并为之绞尽脑汁、花样百出,甚至喋喋不休,希望每一个孩子都爱上图书馆、爱上阅读,因为,阅读,让你愉悦让你满足让你的人生拥有深度、高度、厚度和锐度,更让你的人生永远拥有——温度!

我是双胞胎早产儿,自呱呱坠地便是急救室的常客,打针吃药堪比日常饮食,打吊瓶的最高纪录是一天八瓶,比“自会吃饭就吃药到如今”的林黛玉如假包换地“更上层楼”。外婆许是见我颇艳羡病房窗外欢笑追逐着的小朋友们,便一直给我讲她老人家最喜欢的红楼故事,还强调,等囡囡长大了,就可以自己看这本世界上最好的书了。很快,左手《新华字典》右手《红楼梦》成了我的常态,阅读和使用工具书的习惯就此养成,动不动就请病假的我倒比在课堂里的同学们更早更多更准确地掌握了不少字词,其中包括常用字词,也包括一些生僻字,如贾探春兴利除弊时多次重复的“从今儿起,把这一项蠲了”的“蠲”字,为我成为“世袭”的语文课代表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当年,手捧《红楼梦》,读得口角噙香之余,我还曾迷上了一个人的红楼模仿秀,即宝黛钗喝的茶一样样找来品尝,贾府人看的戏文一出出觅来欣赏,逛园林时按“书”索骥寻找潇湘馆和怡红院,逢年过节尽量按曹公所述依样画葫芦,乐此不疲……那时的我并不知道《红楼梦》已悄悄引我步入百花争艳万卉斗芳的文学大花园,奠定了我的人生主色调——若干年后高考填志愿,我不假思索地选了一溜“汉语言文学”,正式开启了从读中文系到教中文系的文学人生。

有道是“最是书香能致远,阅读之乐乐无穷”,阅读,是心灵的灌溉和休憩,是精神的洗涤和升华,好书开卷有益,好书,是人的精神故园。古人云,一日不读,饮食无味,三日不读,面目可憎。我们现代人虽然不需盲目效仿囊萤映雪、凿壁偷光的前贤,也无需过于相信“一生中必读的50本书”之类的书单,但阅读的习惯必须建立必须提倡,因为,阅读使你心灵充实,阅读使你永葆青春,阅读,还能使你如此美丽——岂不闻“腹有诗书气自华”?!

阅读吧,少年!

郭梅,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杭州师范大学教授,学者、作家。著有长篇小说《江湖》,散文集《我心如舟》,论著《浙江女曲家研究》《杭州戏曲史》《中国古典名剧<牡丹亭>》《黄蓉的人生哲学》等50余种。曾获第二届孟郊散文奖、第七届冰心散文奖、浙江省第十七届和第十九届哲社奖、第三届浙江文艺评论奖等奖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