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晓青:那些故事教给我的

来源:浙江省青少年作家协会 | 时间:2022年01月19日 10:31:48

是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吧,我碰到了一道有关行程的应用题,我试用了行程问题所有的解法,却怎么也算不出答案来。我只好放下笔,随意地翻开一本故事书,想放松一下紧绷的神经。这时,一则王阳明的故事映入了我的眼帘:

有一次,王阳明想考一考他的学生冀元亨,就取来一本《战国策》,将第一页的战国详细地图扯下来,撕成一张张碎纸片,让冀元亨重新拼起来。冀元亨搜肠刮肚,也只拼出了山东六国。王阳明随即让小书童拼,小书童很快就拼好了。原来小书童把纸片翻了过来,背面是《战国策》作者刘向的画像,书童把人像拼好,地图也就拼好了。

换一种思维,书童很快拼好了拼图。我又为什么要绕在行程问题的几种惯用解法里出不来呢?换一种算法试试?最终是怎么解开这道题的,我已经全然不记得了。但换一种思维,成了我思考问题的习惯,我常常因为看到了问题不为人知的另一面而怡然自得。

初中时,老师讲到了《史记》中“宋襄公失时运”的故事:春秋时期,宋国与楚国争霸,两军在泓水相遇。当时楚军正忙着渡河,宋军大将目夷见此,请求趁楚军渡到河中间进退不得时,发动攻击,可大败楚军。

宋襄公却说:“王者当有仁义之道,岂能趁人之危?”

楚军安然渡过泓水。上岸后阵容凌乱,还没来得及列成阵势,大将目夷又向宋襄公请命:“趁楚军列阵未稳,我军可以一击而中!”

可宋襄公还是摇摇头,义正词严地说:“君子不攻不成阵势之军。”

等楚军列成大阵,宋军士兵的一鼓作气早泄了,被楚军打了个稀里哗啦。

老师讲完后,教室里炸开了锅,大家都说宋襄公实在是太迂腐了,白白丢失了好时机。我却一时怔住了。习惯于换一种思维的我,心里升腾起了越来越认同宋襄公的“另一种立场”。

宋襄公坚持的是君子的规矩。君子有所为,也有所不为。这个不为,就是君子的底线。我在替宋襄公呐喊着,在大家一致谴责宋襄公的声浪中,发出了不同的声音。

高中时,我的生活目标浓缩成一座叫高考的独木桥,整天埋首在题海中,抬头望一望窗外都觉得是浪费时间。有一次在做古文习题时,我碰到了《王子猷雪夜访戴》的故事:

王子猷居山阴。夜大雪,忽忆戴逵。时戴在剡,即便夜乘小舟就之。经宿方至,造门不前而返。人问其故,王曰:“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

看了这则故事,我从考卷堆中抬起头来,怅然地望向窗外。原来人生还有王子猷这样的“另一种活法”。在你拼命地直奔目标前程,打算“一条道走到黑”的时候,王子猷他们却在欣赏沿途的风景。

陌上花开,缓缓归矣,尽兴就行,何必见戴?人生是多面的和多彩的,并不只有世俗的成功这一条路。像王子猷这样,释放生命的本源状态,以一种特立独行的方式去完成自己,谁说这不是一种有意义的人生?

虽然最终我也没敢“换一种活法”,仍然跟大多数人一样,读大学找工作、成家立业。现在我成了一个写故事的人。我想把那些故事教给我的,传递给你。如果你读了我的故事也能怔忡片刻,也能怅然若失,那么我知道,是故事这座桥,将你我连在了一起。

毛晓青,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理事,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省故事专业委员会主任 《少年儿童故事报》主编,著有《孩子们喜爱的民间故事》《孩子们喜爱的民俗故事》《孩子们喜爱的诗词故事》《孩子们喜爱的国宝故事》《诗画浙江——诗路伴我行》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