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家

来源:《少年文学之星》杂志社 | 时间:2021年11月30日 16:29:12

我的老家在石笋村,那里空气清新,竹林满山,那里不仅是我幼时的记忆,也是我长大后的乡愁。爸爸偶然问我,“家是什么?”我竟犹豫了一下……。嗯,现在,我想我知道了。

家是山坡上青砖砌成的简朴宅子。爷爷奶奶家在山上,房子有三层,一楼走进去的客厅里是布置温馨的沙发和桌椅,红木桌是圆形的,家人围做坐在一起,寓意团团圆圆,走廊尽头是各种物品俱全的厨房;二楼有两个房间,因为我们来了,奶奶把床到窗帘,都换洗一新。旋转楼梯上去的三楼,是个阁楼,有些地方人要伏着身子走,周围从木顶结构,到爷爷年轻时为养家糊口顶着炎日卖冰棍用的木箱,每一件都充满浓浓的岁月温情。

家是奶奶每日掌管的那口土灶。土灶分上下两个口,一个用来烧火,下边的则用来堆放灰烬。土灶是用水泥石切的,上面架着奶奶烧菜烧水的大铁锅。土灶常用来炖肉炖汤,有时候也专门让我们烤火。奶奶点燃一把干草,再放入黄灰的竹片摆成交叉状,再不断添竹皮片烧,锅里的炖肉也沸腾起来。每一次掀开锅盖后的香气“飞”出来,一盘盘菜盛起来,心里总有一股美美的幸福感。

家是爷爷喜欢扛着的那把锄头。爷爷带我们上山挖春笋,是每个春天都有的快乐期待。吃笋的时节刚到,我们就回老家和爷爷一些上山。戴上草帽,穿上胶鞋,背上锄头,一家人高高兴兴地到自家的竹地,呼哧呼哧抡起锄头在竹笋旁挖起来。我们的动作常是十分笨拙的,笋的边边角角常会被弄坏;可爷爷不一样,他只要扫视一圈就差不多能锁定目标,根据竹笋的位置,选择正确方向,小心地刨起土来,等挖得差不多时,一提它就出来了。每每回老家挖笋,我们挖的都是又小又破的,爷爷挖的则又大又胖,可是我们仍很享受与爷爷一起挖笋的乐趣。

家到底是什么?要我说,那就是爱。一个有爱的家,就是一个温暖的家,因为我们心中有爱,心在一起。我的老家是石笋村!(方熙媛  杭州绿城育华小学 六(4)班  指导老师:张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