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群:织就文学梦

来源:浙江省青少年作家协会 | 时间:2021年10月14日 15:40:39

我的家在一个小渔村里,爸爸是捕鱼的,妈妈是织网的。

上世纪70年代,经济还不发达,为了增加收入,我们姐妹三个放学回家,必须跟着妈妈一起织网。每天都有任务:14岁的姐姐织四遍,12岁的我织三遍,妹妹织二遍。一张网,每排有1000多个眼子,织完一遍大约需要半个小时。

我坐在小小的板凳上,左手拿着竹板,右手握梭,梭先穿过网眼,再从下往上拉,打个结才算完成了一针。这样机械的动作,要做三千多遍才算完成任务。这于我而言实在是痛苦的事情,小小的身躯被束缚在绿色的渔网中,整个人有一种被罩住的感觉。我真想把渔网扯烂,把自己解救出来。我向母亲哭求了几次,均以失败告终。

一次去对门的叔叔家玩,看见他的床头边上有一本《书剑恩仇录》,翻了翻,顿时被里面的人名吸引住了:“香香公主”“关东六魔”,这些名字真有意思。我就把书借回了家。没有时间看书,我只能边织网边看书:把书摊开放在膝盖上,照旧织网,目光穿过网眼抓取每一个字符,看到紧张处,会不由自主地停下织网,也会不小心把两个网眼合并成一个,母亲见我出错,也会训斥我几句,但并不限制我看书。就这样,当渔网完工的时候,我也看到了小说的结局:陈家洛悼亡了香香公主之坟后,与红花会众英雄前往西疆栖身。

我忽然觉得,织网也并不是那么可怕的事,只要有了书,哪怕是被拘在方寸之地,也会有无限精彩,书让我认识了这么多有本领、有血性的男儿,经历了他们这么多曲折生动的故事,还有什么比读书更有趣味、更有意义的事呢?

直到初中毕业,我阅读的方式都是边织网边阅读。《青春之歌》《红岩》都是用那样的方式读完。那时,一颗小小的种子在我心中埋下了,长大了,我要选择一个和文学打交道的职业,成为一名作家,或者语文老师。

高中三年,我住校了,为了能够考上好大学,我经常挑灯夜学,文学书籍被暂时搁置一边。看到别的同学偷偷在被窝里看小说,我提醒自己要忍住,为了将来能够阅读更多的好书,我必须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复习迎考上。我给自己许下一个承诺,高考一结束,我要把这三年想读的书,全部都看个遍。记得高考结束的第一个夜晚,我放任自己,通宵读完了琼瑶的《一帘幽梦》,那种畅快淋漓的感觉真是无法形容。

如愿考上师范大学的中文系后,在导师们的指导下,我懂得了自己先前的阅读面是很窄的,于是定下了一个阅读计划,一周读完一本名著,就这样,我阅读了一百多本文学作品,总算是为自己打下了一点文学的基础,使自己日后能够成为一名优秀的语文教师。

现在想来,当初为了摆脱织网这一单调生活而开始的阅读,为日后确立理想、选择职业居然产生了这么大的影响,真得感谢那段艰辛的岁月。

所以,亲爱的孩子们,千万不要觉得读几本书没有什么作用,谁也无法讲清楚,到底哪一本书会对你的人生有启发;是书中的哪一句话让你豁然开朗,也许是“一个人可以被消灭,但不能被打败”给了你受挫时振作的勇气,也可能是“江山风月本无常,闲者便是主人”,让你在紧张焦虑的心态中慢下来,有了欣赏风花雪月、从容淡定的心境。

感谢小时候织就的文学梦,带给我人生的智慧,让我看到无限美丽的世界。

范群,浙江省嵊泗县初级中学语文教师,正高级职称,德育特级教师,党的十九大代表。发表论文三十多篇,出版《中小学海洋意识教育班会活动设计与实施》《班主任的育人密码》等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