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美勤:“悦”读与“喜”作

来源:《少年文学之星》杂志社 | 时间:2021年03月16日 10:37:40

我小时候可不像现在的孩子,一出生便可轻易接触到造型新颖的各类图书。我对于书的最初印象始于幼儿园——说是幼儿园,其实只是村里将适龄小朋友召集到一起,由村上一位姓陈的阿姨照看并组织学习而已。一开始,幼儿园连专门的场地都没有,我们就在陈老师家的“前头屋”(乡下人家正大门打开后的那间屋子)里上课。

农忙时节,陈老师要去田里干活,就由她公公代课。老人家姓李,精瘦,看起来不像一般的农村老头那样晒得黝黑,倒像是个白净的城里人。李老师代课不教算术,也不教识字或剪纸,而是常常给我们讲故事。小朋友们都爱听李老师讲故事,每每李老师拿着一本书坐到讲台前,小伙伴们便飞速奔回各自的座位,小手放到背后,坐得笔直,满眼放光地盯着他。依稀记得那本书土黄色封面,上面一个孔武有力的红衣男子双手挥着木棍,双脚踩在一大老虎之上。那时候不识字,自然也不晓得武松的存在。李老师只是将书合拢放于桌上,讲故事时并不照本宣科,而是“土普”结合,绘声绘色,讲到生动处还自带音效,听得我们如痴如醉。听得多了,才知道那本书叫《水浒传》。后来跟着大我四岁的姐姐听收音机里单田芳的评书,我脑海中浮现的仍是李老师讲故事时的手舞足蹈。好在有了这段听故事的经历,让我在小学高年级的某一天,当很多同学嚷嚷着“水许传”“水许传”的时候,能够从容自信地念成《水浒传》。

真正拥有自己的书,那还是小学时的几本“小人书”。我清楚地记得有 “智取威虎山”的故事,还有……虽不是新书,也不记得是从哪来的,但那些书陪伴了我几乎整个童年。11岁那年,家里造房子搬家,我将这些宝贝装在一个铁质的饼干盒里,后来居然搬丢了,害我心疼得几天没有笑容。

这些笑与泪,都是我对于阅读的温馨记忆。至于对写作的感情则源于三年级的一次看图作文,大致内容是一个雨天,几个学生悄悄为还在办公室批作业的老师送雨伞的故事。我的作文被老师当成范文在班内宣读。那次的被肯定让我跟写作亲近起来,从此至今,我始终对写作怀有美好的情感。学生时代发表过一些诗歌散文,工作以后虽然更多写的是论文案例,但也喜欢随性涂鸦。或许是受李老师的影响,我也爱上了讲故事,多次参加过省曲艺家协会举办的写故事讲故事大赛,自己的一些故事除了获奖外,还发表在故事界的权威杂志《故事会》上。

现在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自己能成为更多孩子阅读和写作之路上的影响者,让他们“悦”读与“喜”作,目送他们成为优雅的终身阅读者和写作者。

 

徐美勤,杭州二中白马湖学校小学部语文教师,省教改之星,中学高级教师。热爱阅读与写作,发表各类文章近百篇,二十余篇发表于核心期刊,出刊园丁专著《诗意栖息》。从教二十余年,始终致力于儿童阅读推广,汇编过《走在阳光里》《感动我们的100个故事》等多种校本阅读读本;担任中高段语文教学,倡导学生创意写作,指导学生发表习作数百篇。让尽可能多的孩子爱上阅读与写作,是她最大的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