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艺术研究院和《文艺报》社联合举办座谈会
来源:中国作家网 | 时间:2021年03月03日

文/许莹 黄尚恩

  为更好学习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艺工作的重要论述,彰显文艺评论褒优贬劣、激浊扬清的时代功能,3月1日,中国艺术研究院、《文艺报》社联合在京举办文艺评论座谈会。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韩子勇、《文艺报》总编辑梁鸿鹰、文化和旅游部艺术司副司长周汉萍,以及20多位专家学者与会。中国艺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喻剑南主持会议。会议围绕文艺评论的现状、问题与对策展开讨论,以期为文艺评论与文艺创作的良性互动把脉开方。

  文艺评论要回应时代关切

  韩子勇说,要进一步加强文艺评论和文艺研究之间的联系,文艺评论是否及时、透彻、准确,不仅影响到基础理论和艺术史体系的认识水平,也影响到学科体系的建设水平。文艺评论工作者要秉持正确的历史观,回应时代关切,发挥好文艺评论对文化强国建设的积极作用。

  梁鸿鹰说,文艺评论的建设性,是其自身规定性之一,好的评论能够也必须发挥推动、促进、引导、启发的作用,即有益于创作进步,有利于大众鉴赏,对社会文化氛围营造产生良好影响。要以先进哲学观、历史观、文艺观来指引和增益文艺评论,创造性吸收既往时代的伟大思想作为文艺评论的支撑,创造性运用马列文论、中国历代文论、西方文论资源,避免偏废,使先进思想的通透性和洞察力点亮文艺评论,壮大文艺评论的精气神。要切实增强文艺评论的使命感,尊重文艺规律,长于艺术形式的品评分析,说真话讲道理,正确运用褒贬权利,提出改进建议,指出弱项不足,匡正时弊。要积极建设和涵养文艺生态,维护文艺生态平衡,涵养文艺水土和植被,以更多建设性评论促进文艺繁荣和人的全面发展。

  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潘凯雄说,当下文艺评论工作的开展,不能脱离“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时代背景。与此同时,互联网的迅速发展导致文艺评论的生态发生变化。在这种背景与生态下,文艺评论家理应走出孤芳自赏、坐而论道的小圈子,进一步加强同时代社会的关联。

  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副理事长向云驹说,当前文艺批评存在着小圈子化、琐碎化、技术化、文体“八股”化等现象,需要我们加以改善。在疫情背景下,整个人类社会是一个命运共同体。重建“美人之美”的人类情怀和“美美与共”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是恢复全球经济和强化新的全球化的重要条件。文艺创作和文艺评论也要在这方面发挥重要的作用,担当起自己的美学使命和责任。

  以切实举措加强文艺评论

  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李树峰谈到,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需要一支专业化、职业化的文艺批评队伍。需要在顶层设计时,对学科设置、职称评定、学术评价等方面做出分析和部署。例如,可将文艺批评设定为学位教育的一个专业方向,使之与基础理论和艺术史能够齐头并进;或在职称评定中,将高质量的文艺批评纳入成果体系。

  除宏观层面的顶层设计外,文艺评论工作者个人也应努力改善和提升自己的主观条件。北京师范大学文艺学研究中心教授王一川说,文艺评论工作者要充分体会创作者的良苦用心,要学会像观众那样紧密联系日常生活经验去鉴赏作品。要秉承“三人行必有我师焉”的精神,学习同行的长处,同时又必须坚持不盲从、保持个性的批评品格。

  北京电影学院副院长胡智锋谈到,好的文艺评论应该有温度、有高度、有锐度,这就要求文艺评论工作者应以善意、建设性的态度去面对批评对象,从历史与现实、纵向与横向、理论与实践、中国与世界的广阔视野出发,站在人类发展、国家发展、社会发展、文化与艺术发展的高远境界,全方位、多层面地解读评论对象,能够秉笔直书,以犀利的视角、锋利的表达,切中对象要害。

  中国戏曲学院教授傅谨认为,优秀而深入的文艺评论能够在艺术话语体系的建构中发挥重要作用。在他看来,文艺评论并非一般意义上的解读、阐释和品评艺术对象。在褒优贬劣、激浊扬清的基础上,文艺评论关系到如何看待艺术和如何选择艺术的题材、风格、手法等问题。

  中国视协理论委员会主任张德祥谈到,历史标准与美学标准至今仍是衡量文艺评论的重要标准,不可偏废。这就要求开展具体文艺评论时,要看到个体与历史趋势的关系,在对美丑善恶进行评判时,也不可全然以个人利益、个人喜好为依据,评论者重在秉持“公心”,以理服人。

  以建设性文艺评论促进文艺的繁荣发展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尹鸿认为,当前绝大多数文艺创作者的初衷都是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不断为促进文艺繁荣发展贡献力量。所以,在创作中即便出现一些差错、疏漏、问题,或者作品的某些表达与一部分人的期待、认知不同,也应该用摆事实、讲道理的方式进行充分说理,用建设性的态度进行文艺评论,帮助创作者发现问题、分析问题、改进问题。任何评论者都不是“绝对真理”的化身,人人都有认识的误区和盲点。所以,只有建设性的文艺评论,才能最大限度保证不同观点、思想、认识、判断得以相互讨论、碰撞、融合,从而寻找认知和表达的最大公约数。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说,互联网带来了文艺评论的“新增量”。网络上的即时点评,形成巨大的合力。它们与传统的专业评论区分开来,各自平行发展,二者所关注的对象亦有不同。专业文艺评论要想与这些“庞大增量”进行对话,就需要找到适合的切点、路径与方法,使二者之间发生奇妙的化学变化,促进文艺评论更加健康发展。

  《美术》杂志社社长尚辉谈到,相对于当下艺术学研究的日益规范和学院化,艺术评论似乎有逐渐被挤出学术中心之嫌。这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艺术评论的发展。艺术理论研究应该与当下艺术创作现实结合起来,而评论的力量正在于对当下艺术创作进行思想的干预和指引,而不完全是事后的评判。

  会上,不少来自高校的专家表示,许多高校教师不大愿写随感式的评论文章,因为不是正式学术论文都不算学术成果。对此,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副院长杨庆祥认为,文艺评论的文体应该是多元的,随感、书评、点评、对话等文章,只要它具有学理性,都应该成为立体化学术建构的组成部分。现在有关部门提出在高校要“破五唯”,其中之一就是破“唯论文”,这将对高校教师参与文艺评论写作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

  祝东力、牛克诚、丁亚平、吴文科、宋宝珍、王馗、高小立、鲁太光、李宏锋等主办方代表参加座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