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依庭

文章合为时而著,用偏冷的笔锋思考与批判

来源:浙江省青少年作家协会 | 时间:2021年02月25日 15:56:15

杭州第二中学滨江校区  高一年级

编者按:2020年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李依庭是一个文学与科学兼备的17岁女生。她先是在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征文比赛上脱颖而出,又在第三届世界顶尖科学家大会上和世界一流顶级的科学家面对面交流,获得“世界顶尖科学家协会优秀小科学家”称号。新闻一出立刻就冲上了微博热搜榜,热度只增不减,各大媒体争先转载,央视新闻、人民日报、澎湃新闻等,权威媒体纷纷进行报道,这个“跨界”学霸。

我是来自杭州第二中学的李依庭,今年17岁。我从小就热爱文学,小学时沉浸于中国古典文学,初中时喜爱中国现当代文学,现在又转而外国后现代主义作品。我的创作理念是“文章合为时而著”,而我最喜欢的一句话是奈保尔在《米格尔大街》中所写的一句:“生活是如此绝望,可人们兴高采烈地活着。”路漫漫其修远兮,我将通过持续地阅读与写作来提升我的文学素养,给大家带来更多的我的作品。

个人荣誉

2020年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

2020年浙江省校园新锐写手大赛入选月度五强并参加了8月总决赛

2020年获得浙江省高中生生物竞赛二等奖、全国高中生生物联赛三等奖

2019年获“学海杯”诗词大赛全国第四名

2019年获全国中学生作文大赛浙江省三等奖

2018年获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征文比赛一等奖

2018年获“尚知行”诗词大赛全国第四名

2017年获全国中学生作文大赛浙江省三等奖

2016年获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征文比赛一等奖

2015年获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征文比赛一等奖

2014年获冰心作文大赛全国金奖

李依庭访谈

李晶晶【《少年文学之星》杂志编辑 】

李依庭【2020年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

李晶晶:你的参赛作品《A sight of maskers’ backs》是一个颇为完整的话剧剧本,剧本的创作并非易事,需要精力和时间。在后记中,你也提到这是你首次尝试创作话剧,那在创作过程中你有遇到什么瓶颈吗?

李依庭:此前我创作的作品主要是魔幻现实主义小说,在由小说创作转向话剧创作中我主要遇到了两个瓶颈——一是语言风格的转变,话剧语言比小说语言更加质朴真挚、不存矫饰,是靠强烈的矛盾冲击力而并非技巧来打动人的,在一开始我不太习惯大段的对白而非描写;二是此话剧是以抗疫为主题,在真实事件上进行文学创作而成的,其中有大量的细节需参考医学知识和新闻报道,我投入了远多于写作的时间在网络上查阅各类资料。不过总的来说虽然遇到了很多困难,但这次创作使我进步很多。

李晶晶:看到《减法》这个题目的时候,你的第一直觉是什么?

李依庭:我一开始看到“减法”时和应该大部分人一样,都想到了数学中的减法,但这个概念不适合文学创作。于是我再想到可以将“减法”具象化,转化为“剥除、剥离、纯化”之意的动作,在此基础上再经联想,我就定义出了我的作品中减法的主要含义——在卸去层层表象后所显露出来真实的人体与人性。

李晶晶:你的现场赛作品《减法》里面涉及到很多古希腊神话人物,小说发生地点也在希腊,说说你这样设定的用意。

李依庭:使用大量希腊神话的元素是因为我本人对其比较感兴趣。以希腊神话为代表的西方神话与东方神话有着很大的差异——希腊神话中大多给予了人们对于欲望满足的向往,而中国神话多起教化作用。在阅读希腊神话的时候我能体验到一种与我成长环境完全不同的价值观。而在《减法》中用到希腊神话元素并将场景设置在希腊,主要是为了让文章本身有一种如女主人公娜卡一般的魅惑神秘之感。

李晶晶: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爱上写作,并开始尝试创作的?

李依庭:我从幼儿园开始就很喜爱将自己平日里的想法转换为故事,在六岁的时候我就请爸爸妈妈记录下来我想的一篇童话,名叫《巨人与星座》,现在还存在我的电脑里。我在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就开始参加我们的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征文比赛,当时的主题是“远方”,我的作品名为《春雨·花季·远方》,是一篇风格清新文艺的记梦小说。后来我在六年级、初二还有这次高一也都参加比赛,都获得了一等奖的好成绩,这次还有幸获得了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的称号。

李晶晶:除了写作,你平日里还有什么特别的兴趣爱好吗?

李依庭:虽然我会抽出空余时间来写作阅读和背诵诗词,但实际上我是一名理科生!我最大的爱好是生物这门学科,感觉生命科学中还有许多奥妙等着我们去探索。现在我每周都会到浙江大学去做一些科研实验和听一些英文文献分享会,而在校的课余时间我喜欢和同学们一起打羽毛球。

李晶晶:说说你最喜欢的三本书,并简要说明理由。

李依庭:我最喜欢的三本书是《红楼梦》《百年孤独》和《围城》。《红楼梦》作为中国古典文学当之无愧的巅峰之作,是一座常读常新的宝库,还记得我小学时候沉迷红学无法自拔。《百年孤独》作为马尔克斯最为国人所熟知的作品,确有它的过人之处——跨越数代人的时间跨度宏大却无凌乱之感,在浓厚的拉美风情中诉说着悲凉。《围城》最打动人的是钱老幽默风趣的语言和他丰厚的知识储备,这种文风是我最欣赏与向往的。

李晶晶:著名当代作家毕飞宇在他的《小说课》中提出了一个有趣的观点“每一位作家都有自己的基础体温”。你是如何理解这句话的?

李依庭:文如其人,作家的文字与其本人的性情有着很大的关联,因而形成了其独特的风格。人类既然是恒温动物,我们所写下的文字也应当有其基础温度。我认为我的文字应该是比较偏冷的,因为我的写作往往具有现实目的,通常带有我对某种社会现象的思考或者批判。

李晶晶:你是如何看待文学创作和文学商业性的关系。

李依庭:我认为文学创作和文学商业性就像哲学中的社会存在与社会意识的关系——文学创作的质量决定了文学商业的发展,但同时文学商业又具有相对独立性,对文学创作进行反作用。文学创作作为基础,应当坚定其本质,不为商业利益所操纵;而商业应该帮助文学创作进入一个投入与产出的良性循环,推动文学的进步。

李晶晶:自90年代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确立,文学环境也开始发生变化。严肃文学为主体的传统文学日趋边缘化,而网络文学为主体的新型文学的日趋兴盛,你如何看待这种现象?

李依庭:其实我本人从来不阅读网络小说,因为我感觉一是个人欣赏不来,二是我能用于阅读的时间不多,用于阅读传统文学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更具有功利上的意义。虽然这样说可能不太具有包容性,但是我还是认为大家应该更重视严肃文学、传统文学,而将网络文学仅仅作为一种日常消遣来看待。这对个人的文学审美水平有着极大的影响,同时也是对传统文学的探索者、奠基者和集大成者的尊重。

李晶晶:你知道第14届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征文比赛终评会议的评委都是来自于哪里的专家吗?

李依庭:我知道决赛的评委们都是著名的作协主席、文学评论家、儿童文学作家、语文教研员、杂志社主编、大学教授等,就拿我们高中组的评委举例:边建松老师是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高中语文高级教师,孙昌建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浙江省作家协会诗歌创委会主任、杭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胡勤老师是浙江师范大学教授,夏烈老师是杭州师范大学文化创意产业研究院院长。这些老师们都具有很高的文学素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