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铭雨

喜欢将细碎的日常写进故事,在镜头后面定格生活的美好

来源:浙江省青少年作家协会 | 时间:2021年02月25日 14:56:17

富阳中学  高一年级

我是富阳中学的陈铭雨。是个喜欢写作、摄影的女孩子。同大多数学生一样,每天学习,写作业,和同学相处,也同样会做自己爱做的事,写日记,写文章,看杂志,看书,交友,摄影,看电影。

个人荣誉

2020年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

陈铭雨访谈

李晶晶【《少年文学之星》杂志编辑 】(下称李)

陈铭雨【2020年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下称陈)

李:你的参赛作品《全糖糖葫芦》和现场赛作品《减法》里都着眼于“小人物”的描写,在平凡之事中窥见真情,“底层人物”的书写往往更能打动人。说说你是如何把握这种人物刻画的。

陈:我写人物,通常不会正面去生硬刻画人物形象,我更喜欢用视角的切换,细节的描写,行文的铺垫从侧面,以更微小的视角去反应人物形象,以行为反应心理,对人物形象的定义不是死的,或许这样读者会对人物有更多朦胧的猜想。

李:平时最经常阅读哪位作家的作品,他对你的行文风格有什么样的影响。

陈:较非常热爱读书的同龄人来说,我所读的书并不太多。说起喜欢的作者,那一定是胡赛尼。胡赛尼是善于以出人意料的故事情节来塑造人物形象的作家,他所构思的故事往往有千回百转的情节,以快乐描写悲伤,以黑暗描写光明。他这种鲜明却不直面的描写,更让人有细心发掘的冲动。他的文字和写作技巧都是平实的,没有过多华丽的词。他会不断切换人物视角,书写同一时间线上发生的不同事情所引发的不同感受造成的矛盾冲突,以蒙太奇的手法让人们熟悉清晰事情的发展。故事让人为之痛心却无能为力,代入感很强。读他的作品让我很震撼,感谢胡赛尼。

李:说说你喜欢的一道美食。

陈:我喜欢的美食,冰糖葫芦。当初参加比赛时,便是心情不够好,又很赶,在文章中融入我自己喜欢的元素,往往能唤起我对写作的热情。所有对冰糖葫芦的介绍和体悟,也全在《全糖糖葫芦》里了。

李:经典文学时常被拿来进行讨论,它被认为是人类的瑰宝,是具有价值的文学。你觉得什么是经典文学,一本书的价值究竟该如何检验呢?

陈:我认为经典文学首先是要能引起人们共鸣的,再需要的就是能引发一代又一代人共鸣和思考的。经典在于他的不朽价值,所反应的事情总能在古往今来中被认可、提及。

李:独处时,你会想些什么?

陈:会想我所经历的事情,把一个个被写进日记里的小故事,像展开小纸片一样去回忆。我经常思考人物之间的关系和人物的心理,算是我根据我的观察推测人物想法,是生活中写作分析的形成吧。

李:在写作过程中,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陈:最大的收获就是我把我想写,想记录,不想忘记的事件、感受、情绪,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方式,有原型地呈现了出来。它不仅会是一篇文章,也会是勾起我千丝万缕回忆的文字。

李:现在有一种生活方式叫“极简主义”,表现在对物质的“断舍离”。你是如何看待这种生活方式的?

陈:这是一种简单质朴的生活风格,他可以体现在生活家居上,也可以体现在生活状态上。极简主义:极力追求简约,并且拒绝违反这一形态的任何事物。我认为如何生活全凭爱好,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便好。虽然这些具有形式和定义的生活方式,更加能让人感受到生活的益处与节奏,但我对任何生活方式都保持观望,始终觉得选择自己喜爱的生活方式就可以了。

李:高中生的学业比较繁忙,你是如何平衡爱好,比如写作和学业之间的时间?

陈:一般爱好都需要为学业让步,在保证学业的情况下发展爱好。但爱好也是我的调节器,在我疲于学习时,放下学习,拿起爱好,我便会像是被注入了新鲜血液,又马上活了过来。当然我也会为了爱好而更加争取时间。

李:聊聊最近让你感到快乐或者温暖的一件事。

陈:让我快乐和温暖的人和事一直有很多。现在让我说一件的话,是关于我的奶奶。有一个周六放学回家我先去了奶奶家,妹妹们也都在,我们聚在一个房间偷偷吃着炸鸡,晚饭时间到了,爷爷奶奶打电话来,让我们下去吃晚饭,其实我们已经吃饱了,便挂掉了电话。但陆陆续续又来了好多电话,最后爷爷奶奶爬楼梯上三楼来,我们把东西藏好,开了门。奶奶问怎么三个人都不吃饭,说为你们烧了你们爱吃的栗子。我们齐声说吃饱了,爷爷奶奶便下去了。过了会儿,敲门的声音又响了,我确实有点不耐烦了,猛地开门:是端着满满一碗金黄栗子,急着爬上楼仍气喘吁吁,眼神却满是温柔与期待的奶奶。我接过栗子后关门的时候很轻,也忘了当时到底说了些什么,只记得有好多声谢谢和下楼慢慢走。三个人吃得很饱了,但还是你一个我一个把一整碗栗子吃完了。真的很好吃。

李:这是你第一次参加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征文比赛吗?你知道上一届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征文比赛的主题是什么吗?

陈:是的,是第一次。上一届征文比赛的主题是“书写中国。以二十四节气中的任一节气为题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