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张者

恣意张扬真性情,白日梦里当编剧

来源:浙江省青少年作家协会 | 时间:2021年02月25日 11:27:19

杭州东南中学 八年级

想来想去还是不好太严肃,调侃调侃自己罢。欧阳张者,他呀,整天脑瓜子里不知道装什么东西,爱讲话,有点固执,会捉弄人,厚脸皮又玻璃心,矫正牙齿却老是管不住嘴,在白日梦里给自己当编剧。嗜书如命,听音乐总爱循环播放,看电影要么笑得满地找牙要么哭得稀里哗啦。有耐心花两小时做一道计算,却老是对着考场作文发愁,写诗词从来不考虑平仄押韵。偏偏就是这样一个“二货”还要受到青春期激素的影响,我也是没办法了。

个人荣誉

2020年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

2019年第十三届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征文比赛二等奖

2017年第十一届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征文比赛三等奖

欧阳张者访谈

李晶晶 【《少年文学之星》杂志编辑 】(下称李)

欧阳张者【2020年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下称欧阳)

李:你的参赛作品《燕过无痕》书写了一段历史故事,故事的叙述十分完整,这与你平时的阅读积累是密切相关的,能说说你最喜欢的一本书吗?

欧阳:《海底两万里》。喜欢的书一直很多,不想厚此薄彼,于是乎挑了一部对于我来说具有“启蒙”意义的书籍。首先,它是我重读次数最多的书籍。有些书读了,仅仅是为了尝鲜,大多不能说服自己翻阅第二遍。但一读它,就是三十来遍。小时候,精彩的“探险”是主旋律。但尼摩船长那一双深邃的眼睛始终印在我的脑海里,那时便觉得,他很矛盾,他有着不同于黑白分明的世界观,这给了我很大的冲击,我开始陷入沉思并自此逐渐长大。那是一个沉默孤独的船长,却拥有着广袤无垠的海洋;是一个厌世嫉俗的学者,却欣赏着人类艺术的珍宝;是一个愤怒冷酷的战士,却悲悯着奋苦抗争的民族。但现在,我突然想到,或许我真的无法窥探他的心理,更何况这不过是一个虚构的人物。那么,为何我却如此地震撼?

李:看到《在屋顶上种苹果》这个题目,你的第一直觉是什么?

欧阳:出乎意料,难写。当时我还在调侃另一个作文题目会不会是《在地下室养小猪》之类的。其实我把我看到这个题目的懵圈感,写在现场作文中姑娘的表现里:先是“?”,再是“??”,最后是“???”。我也没什么办法,只好放飞自我,以几乎放纵的态度任凭笔下的文字飞扬,谈不上什么精妙的构思(怕是时间都来不及)。如果非说我写得好,大概是读者在自己的身上找到了与文章情感的共鸣罢!

李:你的参赛作品《燕过无痕》和现场赛作品《在屋顶上种苹果》行文风格迥然不同,你是如何把握这种风格的切换的?

欧阳:是的,我承认行文风格迥然不同。《燕过无痕》是我对于叙述一大段历史故事的尝试。自己先是恶补了把燕国兴衰史,后面又想有机地将一对父子的故事融合进去,同时采用一定的插叙,多场景多人物的描写,有点“刻意”,毕竟有那么一点雄心壮志。而《在屋顶上种苹果》更像是一首诗,它有点滑稽,有点浪漫,有点感慨,就像我的生活一样。我热爱它,赞美它,沉醉它,在那里,我可以临摹下最好的诗意。

李:我们无法亲历历史,只能从历史记载中去触碰过去的信息,对一段历史的评判也大多参考现有的课本和历史典籍。但有时候这种评判可能是不准确的。你觉得应该如何客观地去评判一段历史。

欧阳:评判一段历史,个人喜好是要么站高点,要么站低点。站得点高,或许就会发现,历史潮流滚滚向前,绝大多数人都成了历史的造物,命运早已被时代裹挟:哪怕没有曹孟德,历史也会交给我们张孟德,李孟德,王孟德……来完成历史的使命,推动社会的进步。站的点低,却是一张张鲜活的脸谱,他们可憎可爱,可赞可叹。英雄千古,铸就了这个民族魂魄与信仰。

李:每一次离别都是成长。每一天,我们也在和过去的自己说再见。离别是生命常态,是无法避免的,你是如何看待离别的。

欧阳:“离别”,相对于“相逢”(如果还有“相逢”的话)。离别越是苦楚,越是揪心,越是死去活来,相逢愈发显得珍贵。我无比痛恨离别,我曾经不告而别,特别是明知道再也无法见面。结果令人心碎,以至于不得不待时间慢慢地抚平。这次现场赛,心灵伤口迸发,几近流泪——毕竟我所写的总在现实中能找得到影子。

李:有没有想过以后要成为一个怎样的人?

欧阳:想过。觉得只要不勉强就好了,平和一点,快乐一点,努力争取自己所渴望的以至于不留遗憾。平日里看看书和电影,听听音乐。如果能够的话,和着一些朋友,拿着一些钱,开着几辆破皮卡,沿着国道随便跑,走走停停,欣赏祖国的大好河山。

李:如果你有一台时光机,可以穿梭时空,你最想穿梭到哪个时空?

欧阳:盛唐。闭上眼睛,默默吟诵:“忆昔开元全盛日,小邑犹藏万家室。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仓廪俱丰实。九州道路无豺狼,远行不劳吉日出。”“绛帻鸡人报晓筹,尚衣方进翠云裘。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日色才临仙掌动,香烟欲傍衮龙浮。朝罢须裁五色诏,佩声归到凤池头。”

李:经典作品多为悲剧,有许多作品也都是披着喜剧的外套,内核却依旧悲情。你如何看待文学的悲剧性。

欧阳:悲剧是有魅力的。我与悲剧还是挺有缘的,比方说我最开始对于写作的动力不是来自学业上的要求,而是小时候不懂事,对于文学悲剧十分地不满和不理解,以至于提笔给主人公安排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尾。现在慢慢地经历的事情多了,发现生活并不总是充满美好,也越能够明白,悲剧深入骨髓,痛彻心扉,不仅仅是作品本身的出色,更是因为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地感同身受,有点像“再听已是曲中人”的感觉。

李:经典文学时常被拿来进行讨论,它被认为是人类的瑰宝,是具有价值的文学。你觉得什么是经典文学,一本书的价值究竟该如何检验呢?

欧阳:我认为凡是能触及到自己心灵的书,就有价值。如果我们把每一次阅读都当做一次灵魂的出游,那么书便是一堵墙,撞得你眼冒金星才好。因为人只有撞到些什么,才能更好地认识自己。那堵墙越厚,撞得越疼,就越是一堵有价值的“好墙”。

李:你觉得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征文比赛是一个什么样的比赛?你想对下一届参加少年文学之星征文比赛的同学说些什么。

欧阳: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征文比赛早已成为全省中小学生关注的大事,培养和提高了少年儿童的阅读和习作能力,提高了文学素质教育。

从四年级开始,我一直在参加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征文比赛,也一直在不停地进步。从没有奖,到三等奖,到二等奖,最后一鼓作气,等来了文学之星的大奖,5年来少年文学之星征文比赛见证并激励了我的成长。至于对下一届参加少年文学之星征文比赛的同学,我想说:“成功从来不是一蹴而就,而是日积月累,厚积薄发。只有在黑夜里选择坚持不懈,才能迎来属于自己的黎明曙光。”

欧阳张者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