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炎暄

灵魂有趣 “收藏家”,思维活跃“小作家”

来源:浙江省青少年作家协会 | 时间:2021年01月29日 11:42:10

长兴县第四小学  六年级

我叫汪炎暄,女,2007年10月出生于长兴。2011年9月至2014年7月就读于长兴中心幼儿园,2014年9月至2020年7月就读于长兴四小4班,2020年的9月1日开始了长兴县龙山中学的journey。看书容易“中毒”,后来喜欢上了写作,写写小说也挺好。我喜欢收藏东西,热爱想象,有着一个有趣的灵魂,广泛交友(其实朋友并不多),有时有点固执,总嫌上一刻的自己幼稚,做事喜欢顺其自然,随和但不随便,该怎样就怎样,除了分内的事情,其它不愿做的事死也不做(迫不得已就是另一回事了)。

个人荣誉

2020年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

2019年获“远方的家杯”第二十届现场作文大赛三等奖

2019年获第十三届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征文比赛二等奖

2018年在“今夜不回家·书香入梦来”作家文学体验活动现场作文比赛中获一等奖

2017年获“远方的家杯”第十八届现场作文大赛二等奖

2015年获“仙山湖杯”第十六届现场作文大赛优秀奖

汪炎暄访谈

李晶晶【《少年文学之星》杂志编辑 】(下称李)

汪炎暄【2020年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下称汪)

李:现场赛题目《在屋顶上种苹果》有点新奇有点怪,看到这个题目,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汪:题目一上来确实有点懵,感觉不在我预想的题目类型里,有些无奈为什么是种苹果而不是种榴莲,榴莲它不香吗?种哪儿不好,非要种在屋顶上?随便种在哪个犄角旮旯都比种屋顶上好。只看题目的表面意思,写作的范围就很小,写来写去都只能写“谁谁谁在屋顶上种了苹果”,都没点儿内涵,我本能感觉这个题目还可以有别的意思,于是抓来了“路途艰难,却还是有破土而出的勇气,面对困难努力生长,奋发向上”的含义,这个含义还是很容易“扯”出来的,毕竟是正能量文章,肯定有正能量的文章主旨嘛,然后就有了然后。

李:参赛作品《追影》的灵感来源是什么?构思这样一篇小说,你大概花了多长时间?

汪:《追影》的灵感来源:因为文章主题是背影,我首先想到的便是抗疫英雄的背影,但考虑到会有很多参赛选手写这块内容,并且当时正想写一篇古风小说,因此最后“咣”的一下就想到了写古医的故事。

构思《追影》,我大概花了十分钟思考出框架与大概内容,说准确点儿,我是边写边想的,这是我的写作习惯,写到哪想到哪,思绪断都断不掉,所以字数多了些。

李:你的参赛作品和现场赛作品的体裁都是小说,想必和你平常的阅读有关系,聊聊你最喜欢的一部小说。

汪:是的。我平常喜欢看小说,今年看的比较多的是《爵迹》《百妖谱》《问药》这种类型的,这几本书我都挺喜欢的。我认为好看的小说都可以是最喜欢的,所以随便聊一本吧——《爵迹》。这本书我就是喜欢曲折的故事情节,但结局太开放,有那么多“坑”没填上,郭老师是打算让读者自个儿写续集吗?看《爵迹》时我“中毒”很深,第一本、第二本是在图书馆借来看的,第三本憋了两年才在今年六月份买来看的,《爵迹》看完的那几天还挺难过的,没看过瘾。

李:你的现场赛作品《在屋顶上种苹果》中的白月光对主人公苹果的成长有很大的影响,这些“白月光”是成长过程中尤其宝贵的人。能说说在你成长过程中遇见的“白月光”吗?

汪:吴老师。我小学的班主任吴海燕老师,从一年级开始教我语文,直到我小学毕业,这六年,吴老师一直对我关爱有加,我的写作便是她教的。吴老师是一位好老师,全班52名学生,无一不是像自己孩子般看待,教学也很有方法,该严厉时严厉,同学们都很听话。我喜欢上作文课,因为作文课是自由的,吴老师会选同学朗读自己的作文(虽然我不希望自己被老师选到),再给出评价和建议,同学与同学之间也可以互相交流、点评。吴老师经常鼓励我,吴老师的这份“看好”是我前进的动力。所以吴老师是我成长过程中遇到的“白月光”。

李:如果可以的话,你想为自己构建一个怎样的世界?

汪:一个没有歧视,人与人之间真诚相待,不玩心机,所有人都能互相理解、包容,注意卫生,注重环境,尊重大自然,看人看物看事,不要太注重外表而忽略了内在美的世界。

李:当你意识到现实生活和理想世界有着很大的差距时,你是如何处理这种情绪落差感的。

汪:我从小知晓,现实和理想是有很大差距的,不然岂不是人人都能心想事成了吗?便是因为知道,才会早早地被迫但又欣然接受,才会在意识到现实生活和理想世界有着很大差距时不会太难过,才所以将那份落差感用或许比常人快的速度收回心里。“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我做事从来不抱有太大希望,在事实临近前会早早地告诉自己:“不可能的,结果一定会是坏的”。这样无论结果是好是坏,都可以很好地接受。这次比赛,我就是抱着“我就是来凑个数”的心态,认真又有点不正经地比赛。得知获奖时我是很激动的,但没过一个小时便很快地安定下来,回到比赛前的心态。因为我怕自己太开心,乐极生悲。于是将获奖当做空无。若发生了什么事真的让我有很大落差感的话,我只能说:“时间会冲淡一切,不用管它。”毕竟这样的事也不是没有过。

李:在写作过程中,如果你碰到了瓶颈,你是如何突破的。

汪:我不了解什么是写作瓶颈,也没遇到过,画画倒是有。个人认为瓶颈是对现在自己的水平不满意而又无法进步。其实遇到这种情况就不要死嗑,停一段时间,多看看别人好的作品,时间长了,学习的东西也多了,就慢慢脱离瓶颈期了,哪一天灵感突现,忽然发现自个儿进步了,接着每天都有进步(这进步也不一定会体现在作品上,它也有可能体现在心智上),这便是突破瓶颈了。学习使我进步,进步使我快乐,耶。

李:除了参加征文比赛,你还有什么其余的写作活动吗?

汪:自个儿写小说并研究算吗?当我得知可以将自己心中一个又一个故事写出来时,我写小说的漫漫旅程便开始了,真的,无论是进行时还是进行后,看着纸上或是屏幕上的字,满心欢喜的同时有了一份份属于自己的骄傲,快乐感满满,毕竟这个世界上有了自己创作的作品,不论好还是不好,都是最幸福的事。

李:独处有时候并不孤单,反而可以让自己的内心沉静下来,让自己的思绪翩飞。你独处的时候会想些什么,做些什么呢?

汪:独处时我喜欢发呆,想各种各样的事情,更多的是幻想,比如去给未做完的梦编个后续,写几篇灵感小说,那是在给大脑休息的同时也让它工作,享受享受一个人的时光。一个人时喜欢待在房间里画画、写小说、作歌词、唱歌、看书,有时会用手机跟好友聊聊天、追追番、追追剧、听听音乐,用“录音机”记下特别的事。

李:你知道浙江省青少年作家协会出版的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经典作品选的书名叫什么吗?

汪:《一直往大风吹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