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顶天

表面沉默寡言,实则侃侃而谈

来源:浙江省青少年作家协会 | 时间:2021年01月29日 11:31:00

义乌市稠城第一小学教育集团  六年级

大家好,我是朱顶天,来自世界闻名的小商品城——义乌。小学就读于稠城一小,现就读于义乌市稠州中学(城南校区)712班。

如果您第一次见我,或许会认为我是个沉默寡言的人,那是您对我并不熟悉哦,用池子的话说:我妈一岁教我说话,三岁让我学闭嘴。虽然并没那么贫,但我和熟悉的同学还有朋友们都有说不完的话,永远有话题,有我在不冷场。

有课余时间我会积极地参加一些兴趣小组,扩展自己的能力和经历。

个人荣誉

2020年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

朱顶天访谈

李晶晶【《少年文学之星》杂志编辑 】(下称李)

朱顶天【2020年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下称朱)

李:你的参赛作品《逆行的背影》中写出了平凡人在灾难面前的不平凡,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普通的英雄”。你认为这些“普通的英雄”身上最打动你的品质是什么?

朱:《逆行的背影》写的是我父亲平常的一天,他是个平凡又普通的退伍军人。这次疫情,有着像我父亲一样的千千万万的普通人,他们身上的坚韧和为了他人生命甘于奉献的精神令我感动,他们是普通人,但也是英雄。曾经看过一句话,这句话让我大为触动——“中国人总是被他们当中最勇敢的那些人保护得很好”,这句话深刻体现了国人的团结和奉献,正是有了这些普通而又不普通的普通人的勇敢和坚忍不拔,甘于奉献的精神,我们的国才兴,家才安。

李:你的现场赛文章《在屋顶上种苹果》读来有一种孤独感,每个人难免都会有某一瞬间某一时刻的孤独情绪,那你在生活中是如何处理这种孤独的情绪呢?

朱:找我妈聊天,她会让我忙起来。虽然不追星,但我觉得某歌星说的挺有道理:有什么当时想不明白的就先放一放,后边就再也想不起来了。

李:你觉得现场写作和平时习作有什么不同?你觉得在这次现场赛中有没有发挥出你全部的实力?

朱:现场写和平时写最大的差别是紧迫感。

在我能力范围内,我尽最大的努力完成它,结束之后看自己写的《在屋顶上种苹果》,虽然还有些许不足之处,但我想这次经历是次宝贵的经验。

李:平日里除了写作之外,你还有什么别的兴趣爱好?

朱:看书和魔方,大假期的时候也会玩游戏。

李:许多童话故事都构建了一个区别于现实的理想世界。无论是成人还是儿童,都会被童话里的美好所吸引。聊聊你最喜欢的一篇童话故事。

朱:《卖火柴的小女孩》是我最早看的童话故事之一。小女孩每次划亮火柴的美好幻想:温暖的火炉、烤鹅、圣诞树、慈祥的奶奶……这一切对我们来说平常而又易得,但小女孩却饥寒交迫,不敢回家,因为家里和有着欢快气氛的街一样冷。和小女孩所受的苦难相比,我们的生活多么美好,所以要好好珍惜当下。

李:如果有一次回到过去的机会,你最想回到哪个时间点做什么事情?

朱:想回到三年级的上学期,那是令我们班主任季老师和我母亲头疼的一学期,她们为了我忽而转变的学习态度而操碎了心,我深感愧疚,如果再来一次,我一定在上课时保持静心专注而不是老师讲老师的,我做我的,交的作业不随便应付,应该字迹工整清晰,那时我总觉得在期末考好就行了,平常表现无所谓,最终失去了一次取得“三好学生”机会,那是我整个小学阶段的遗憾。

李:你在写作中有什么怪癖吗?说说在写作过程中,你碰到的最好玩的一件事。

朱:在写作中并没察觉有什么怪癖,但好玩的事情不少。最好玩的就是有回心血来潮写的作文,被“批”严重跑题,要求重写,却被爷爷寄给了杂志,刊登了。

李:你和你父母的相处模式是什么样的,父母在你的生活中分别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朱:慈父严母,和父母相处还算和睦吧,但不写作业时母慈弟孝(亲弟弟)和睦什么的都是浮云。

我老妈有拿过鞋拔子打我手心,捂脸,简直是生命不能承受之“爱”。

爸爸妈妈扮演的角色更多是帮助者吧,无时无刻不在我身边,我能感觉到他们的关爱,但我想,初中了,要多靠自己,让他俩少操心。

李:说说现场赛的题目,或是参加现场赛的感受或是自己想表达的东西,可以任意发挥。

朱:有一丝庆幸,题目揭晓,感叹幸好不是高年级组的题目。

从紧张到下笔,时间虽然紧迫,但心情比较放松,《在屋顶上种苹果》可以让思绪飘起来,再按下,最后的十分钟没有回看自己写的,比较遗憾,在结尾处应该再次呼应主题,我想会更好。

李:除了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征文比赛,你知道浙江省青少年作家协会还有什么别的文学活动吗?

朱:还有池幼章杯浙江省高校文学社团征文大赛,“作家进校园”——名家导师团公益送课活动,行走的文化课堂等。我一直都有关注浙江省青少年作家协会这个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