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船:开天辟地》影视编剧黄亚洲:
专注历史题材创作 坚守“主旋律”文化
来源:浙江省作家协会 | 时间:2021年01月21日

  南湖红船,见证了开天辟地的历史事件——中国共产党的诞生。从红船始航至今,风风雨雨走过了一个世纪,百年征程波澜壮阔,百年初心历久弥坚。

  浙江著名作家黄亚洲编剧的电影《红船:开天辟地》和电视剧《红船》,将作为“献礼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的重点影视作品,在七一前后播出。目前这两部正在上海和横店紧锣密鼓地拍摄中。

  献礼建党百年

  电影拍摄细节精益求精

  电影《红船:开天辟地》讲述的是1919年到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的故事,采取“以人带史”的写作方式,以毛泽东为代表的第一批中国共产党人的视角,准确演绎、全方位呈现中国共产党诞生过程。

而电视剧《红船》则由黄亚洲所著的从长篇历史小说《红船》改编而来,时间上跨度更广。全景式再现了自1919年到1928年这十年间,中国共产党从诞生、发展到壮大的历史进程。讲述了毛泽东、李大钊、陈独秀与周恩来等无产阶级革命先驱在艰苦卓绝的境遇下,坚守初心、努力奋斗、无私奉献的故事。在劈波斩浪的艰难与辉煌、光荣与梦想中,生动诠释“红船精神”的内涵和价值。

编剧黄亚洲(右三)、导演沈东(右四)与电影主创

  两部影视作品演员阵容强大,制作班底精良。电影《红船:开天辟地》由中国电影华表奖优秀导演沈东担任导演,新锐导演王德庆联合执导,金牌制片人叶进军担任制片,青年毛泽东由演员侯京健担纲,演员陈都灵在该片出演杨开慧,王志飞出演陈独秀,张桐、余少群将分别出演李大钊和李达。俞灏明、姚安濂、范雷、林威等也在影片中饰演重要角色。

  电视剧《红船》是由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出品、总台影视剧纪录片中心摄制、中国电视剧制作中心有限责任公司承制。

  近日,黄亚洲也亲自前往电影拍摄现场探班。摄制组对拍摄细节的精益求精让作为编剧的他很受感动。

  电影剧本里有一个场景,1920年2月的一个黎明,一辆带篷的骡车从北京齐化门驶出。这辆骡车赶车的“账房先生”是李大钊,车里坐着的“东家”模样的人是陈独秀。这是李大钊第二次帮助陈独秀逃离北洋政府的追捕,护送陈独秀前往天津,从那里乘火车前往上海。

  原剧本里,两人一路的对话都在骡车上,摄制组为了画面更丰富,进行了二度创作,增加了一场两人在路上吃面的戏。短短的一个过场,摄制组却花了大力气,特地搭建了一条逼真的街,作为两人吃炸酱面的背景。

  黄亚洲介绍说,摄影棚中搭建的街道和民居都十分精致,红墙灰瓦,让人仿佛置身于那个革命年代。其他细节也十分到位,李大钊家门口堆放的白菜,就十分符合北方人的生活习惯。而玻璃窗上也特别用机器刮出冰花的纹理,符合气候的要求。

  电影拍摄中需要用到“印刷出第一部《共产党宣言》”的印刷机,剧组大费周折在青岛找到了符合历史的印刷机,并专门从青岛运到拍摄现场。

  黄亚洲在朋友圈晒出一张正在建造的大型木红船。这艘大致成型的船是为电影《红船:开天辟地》专门打造,大约要花30多天的时间在这艘船上,每个细节都力求精准。

正在建造的大型木红船

  笔下的文字用电影画面的方式呈现出来,黄亚洲在现场看到这样的场景,内心很感慨。电影立意高远、结构宏大、史实不虚,从每个细节上展现了中国共产党开天辟地、敢为人先的精神,同时也从原点解读中国共产党百年间繁荣昌盛的历史逻辑,深刻展现中国力量。

  他表示,演员们都很敬业,为更好地创作,有不少演员会主动来找他探讨历史背景。发扬红船精神在现当代有特别强烈的现实意义,要以史为鉴,解放思想,大胆创新。

  背负叙述历史责任感

  坚守“主旋律”文化

  作为共和国的同龄人,黄亚洲回忆说,与红船结缘还是在他“上山下山”到嘉兴工作开始的。他说,从那时候起,便对党史研究产生浓厚兴趣,开始注意收集史料,集中创作素材。

  2016年,长篇历史小说《红船》在杭州首发。黄亚洲在书中写到为开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做准备时的场景:“她将赶去她家乡联系一条漂亮的船,而那条船的窄小的船舱将催生出某个政党的政治局”、“一张铺着白桌布的长形餐桌,桌中央是房屋主人数月前结婚时刚买的一只玻璃大花瓶。”

  整部小说历史脉络梳理得十分清楚,又把人物性格刻画得活灵活现,注重各个细节的描写,细腻如诗歌般的语言比比皆是。

  小说改写剧本,对黄亚洲来说并不陌生。他说,不能把电视剧搞成编年史,而要深入历史人物的内心,揭示他们丰富的内心世界,写出人物思想与情感发展的必然逻辑。一定要合乎情理地设计故事与人物内心的冲突戏,让观众通过一个个栩栩如生的历史人物,生动了解国家的重大历史,形成自己的历史观。

  在创作时,不仅要研究各种材料,还要根据人物的特点展开合理的想象,增加情节让历史故事丰富起来。“由于年代久远,不同的人对同一件事的回忆有差别,哪怕是同一个人,在不同时期对同一件事情的回忆,也不尽相同。”黄亚洲说,这要创作者仔细判断材料,去粗取精,去伪存真,这也是写作中的一大考验。

  此外,写作中最难的是“要对重大历史事件与重要历史人物的尽可能的公允评价”。黄亚洲说,为了公允评价陈独秀,他曾专程前往上海,采访陈独秀当年的秘书郑超麟。这位饱受牢狱之灾的老人曾与周恩来、王若飞等人留学法国,喜吃法国面包,有法国面包他就谈兴较浓。黄亚洲为了开启他的话匣子,在上海面包店购买各种各样的高级法式面包,拎了一大袋。在“美食”攻势之下,这位“革命老人”郑老,难得喜笑颜开,跟他说了很多故事。

  写作是黄亚洲的日常。从1970年正式在报刊上发表自己的第一首诗,到如今年过七旬仍笔耕不辍,50多年来发表的文字早已突破千万。

  每到党的重大纪念日,都能见到黄亚洲的力作。纪念长征70周年之际,黄亚洲诗集《行吟长征路》成册;建党70周年前夕,电影剧本《开天辟地》问世;纪念建党80周年时,《日出东方》亮相;建党90周年,《建党伟业》出版;建党95周年,出版了长篇小说《红船》。今年建党100周年,他编剧的两部影视剧也即将搬上荧幕。

  黄亚洲多年来专注于重大事件、重大历史题材的创作,是他内心对“主旋律”文化的坚守。他说:“我是跟着共和国一起成长的,我们这一代应该背负一种叙述历史的责任感。我不能放弃我的坚持,要一直写下去。”(傅炜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