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煦也:听书里的悠悠岁月

来源:《少年文学之星》杂志社 | 时间:2021年01月07日 14:31:32

我的文学启蒙,是从听书、从一台收音机开始的。

小时候,最幸福的时刻,莫过于每周六下午和星期天,在一天半的休息时间里,早早做完作业,便拿起来料加工的花边,一边做手工挑绣,一边抢来父亲的收音机听广播。平常日子放学很早,河湾边的风,将迫不及待的我吹向老屋满是修竹的小院里,我和隔壁的小伙伴,认认真真在冰冷冷的洗衣台板上写完功课,就格外积极地要帮母亲剥毛豆摘芹菜,同时早已捧出我父亲的收音机,在门口的大木椅上放好,小鹿乱蹦的心里,其实就是为了它——打开收音机听书。

听什么?“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几乎是锁定的频道,父亲常听的单田芳评书,我也听。被单爷爷沙哑浑厚的特别嗓音深深吸引,被他讲的《三侠五义》《隋唐演义》这些深深地迷住。于是,每次挑花边干家务时,有了身旁的“小喇叭广播”相依, 有令人身临其境的评书期待,有长篇小说连载相伴,一天天听完了路遥的《平凡的世界》、霍达的《穆斯林的葬礼》、考琳·麦卡洛的《荆棘鸟》,还有当时的《夜幕下的哈尔滨》《凯旋在子夜》等作品。而小小的我的文学梦,也由这一台红星牌半导体收音机渐渐浸润了。

在没有手机没有微信没有公众号的时代,我能拥有一个无边无际的声响空间,这是80年代给予的珍贵馈赠。

时光悄然走过三十来年,我也与父亲一样成为了一名教师,成长为接受两任市长亲自颁奖的专业教育工作者。会议、应酬、旅行、写作……经常在教学论坛、文学研讨与各类评审当中切换转场。在匆匆奔忙的岁月里,半导体收音机、黑白电视机很快落灰、远去,更新迭代的手机潮起潮落,文化快餐时代几乎一夜来临,令人目不暇接。正在我颇有些失落于,“一茶一书一盏灯”的时代似乎在被仓惶击碎的同时,竟又极为惊喜地发现:随着视听媒介的极致发展,听书!听书这种好东西又开始惊艳亮相了!

写字的人肯定有回望历史、记录岁月的责任,但是不得不感慨,时代的洪流,我们还是要积极去拥抱。我是常常感激,自己能生活于这个热热闹闹的高科技时代。在日日洗衣洒扫的时候,我一定会打开听书,打开“十点听书”“十点人物志”等公众号,听完了演播版的《尘埃落定》等所有矛盾文学奖的作品,听完了《金粉世家》等近代古典小说,听完了《吕碧城》《三毛传》等半百位数的名人传记 ,听完了《傲慢与偏见》《了不起的盖茨比》等国外小说,还有经常推送的“热点探讨”“人物深访”等等。

先生温和勤快、女儿自觉优秀,但是中年女人仍然似乎有整理不完的东西做不完的杂务。幸好有那些听书APP相伴,在声音的世界里,我完成一位妻子、母亲、教师、教研员、业余作者……的所有切换。

听书,补充了我的时间、温暖了每一个清晨温柔了一个个黄昏。

生活在资讯发达且形式多样的时代,如今的我们确要学会选择利用,同学们亦不妨以这种有益于保护眼睛的方式,把中外名著、把现当代美文听遍,甚至还可以互相读小伙伴的好文章,制作你们自己的美文专辑哦。

从听书,走向写书。小伙伴们,你也可以。

 

沈煦也,本名沈仁红,另笔名晨子。中学语文教师,杭州市教科院教育评估中心副主任;杭州市十佳教师,浙江省教师教育督导;二十年坚持作文教与学的研究,爱与美”是其语文教学风格主旋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