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伟作品《妇女简史》分享会在京举行
来源:中国作家网 | 时间:2021年01月06日

  2020年12月26日下午,由作家出版社举办的“以小说记录当下女性命运——艾伟《妇女简史》新书分享会”在北京SKP-RDV书店举行。评论家李敬泽、岳雯与《妇女简史》作者艾伟共同分享了阅读和创作《妇女简史》的感受。分享会由作家出版社编审、评论家兴安主持。

  艾伟小说集《妇女简史》

  《妇女简史》由作家出版社于2020年10月出版,包含《敦煌》《乐师》两个中篇。《敦煌》是一部女性的生命简史,探讨了女性的爱情、生活、家庭、事业,其中,对女性情感生活的书写纤毫毕现。《乐师》则可视为父女关系简史,小说讲述了一个落魄乐师寻找女儿的辛酸故事,寻找过程令人动容,在逼仄的空间里,父亲和女儿相互靠近又相互逃离,作家艾伟写出了父女关系中的爱、愧疚和宽恕,写出了生命中难以割舍的亲情。

  “一本书写两性命运的书”

  李敬泽认为,当我们探讨、书写女性命运时,是无法把女性当作一个单独的存在,我们如何书写女性,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如何理解男性。从这个层面来看,《妇女简史》不仅仅写了女性的命运,也写了男性的命运,这是一本书写两性命运的书。艾伟作为一个小说家,表现出敏锐的洞察力,小说《敦煌》中的女主人公小项就是一面镜子,镜子的这面是女性,镜子的另一面则是男性,女性与男性构成某种镜像关系,通过对这种镜像关系的描述,小说不仅揭示了女性的困惑,也展现出了男性的无奈。

  岳雯也谈到,《妇女简史》是将女性命运放置在两性关系中呈现的,是对当下女性生存处境的一种探求,是对两性关系的再想象,表现出梳理女性命运传统的努力。

  兴安表示,艾伟是一个深刻又敏感的作家,他抓住了男女关系中最虚妄的那部分,用《妇女简史》揭示了这个时代男女情感与婚姻中最本质也最无法言说的症结。

  “小说需要一个精神性的结论”

  李敬泽对小说命名为“敦煌”比较感兴趣,他认为“敦煌”二字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地名,它被作为小说题目具有一定的指向意义。女主人公小项有她的精神诉求,先到敦煌,然后又去了拉萨,她需要一个答案。而从文学创作的角度出发,小说也需要一个精神性的结论。

  岳雯认为,《敦煌》结尾的女主人公其实处于一种放逐状态,艾伟实际上想写出一个人在穷途末路之际是否有强大的生命能量重新出发。

  艾伟最后谈到,小说是人类经验的容器,不同经历的人在阅读小说时会有不同的体验,大家都会在小说中找到自己或多或少的影子,哪怕只是一闪而过的念头。这就是小说的迷人之处,小说像一面镜子照耀着我们内心世界中那些隐秘的想象、梦想以及欲望。

  艾伟,著有长篇小说《风和日丽》《爱人同志》《爱人有罪》《越野赛跑》《盛夏》《南方》,小说集《乡村电影》《水上的声音》《小姐们》《战俘》《整个宇宙在和我说话》等多种,另有《艾伟作品集》五卷。多部作品译成英、意、德、日、俄等文字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