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伟《妇女简史》新书分享会在京举行
来源:光明日报客户端 | 时间:2021年01月05日

文/刘彬

  2020年12月26日,由作家出版社举办的“以小说记录当下女性命运”艾伟《妇女简史》新书分享会在北京SKP-RDV书店举行。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评论家、作家李敬泽,浙江省作家协会主席、作家、《妇女简史》作者艾伟,中国作家协会创研部副研究员、评论家岳雯,共同分享了阅读《妇女简史》的感受,分享会由作家出版社编审、评论家兴安主持。

艾伟小说集《妇女简史》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评论家、作家李敬泽表示,艾伟作为一位小说家,有巨大的洞察力。“作为读者来阅读《妇女简史》,我看到最后,感觉这个小说是在写男性,艾伟用这样的方式写女性的命运,到最后重心变成了男人自身的显影。”李敬泽认为,探讨女性命运时,无法把女性当作一个单独的存在,这本书不仅是讲“妇女简史”,更是在讲男性,像是风月宝鉴,镜子这面是女性,那面是男性,男和女互为镜像,通过这种关系的描写,不仅揭示了女人的困惑,也展现了男人的无奈。

  “艾伟写的非常精彩,落笔淡定,看的时候让读者特别惊心动魄。”中国作家协会创研部副研究员、评论家岳雯谈到自己的阅读感悟,她表示,艾伟最近发表出版的几篇小说,故事情节完全不一样,但几篇小说都有内在关联性,每个小说都有一个案子,一出戏,艾伟都有意设置了戏剧这一元素,让戏剧与小说人物之间构成互文关系。小说反映了当一个人到了穷途末路之后,是否有强大的生命能量重新开始。

  浙江省作家协会主席、作家、《妇女简史》的作者说:“小说作为人类经验的容器,人们在阅读小说时之所以会获得共鸣,是因为他们在小说中读到了自己的生命经验以及未曾经验却能感受到的经验或转瞬即逝还没来得及感受和说出的经验。这是小说的迷人之处,小说像一面镜子一样照耀着我们内心隐秘的想象、欲望和生活。我在写作时,尽可以写得细微,尽可能把两性关系写得纤毫毕现。我希望每一位读者,或多或少可以在小说中找到自己的影子,哪怕只是一个念头。虽然这算不得是一个野心,其实是一个极高的要求。”

  作家出版社编审、评论家兴安在现场说,“当我第二遍读这部小说时,仿佛看到了安娜·卡列妮娜。两部小说的每个人物都有对应性,这或许对我们更深地理解《妇女简史》有启示。叔本华说:客观来讲,我们眼中的生存意志包括爱和性是一个傻子,主观来讲,是一种错觉。他说得有点绝对,但确实揭示了男人与女人关系中的虚妄的部分。艾伟确实是一个敏感而又深刻的作家,他抓住了我们时代男女情感与婚姻的最本质也最无法言说的症结。”

  《妇女简史》由《敦煌》《乐师》构成,分别发表于《十月》和《收获》。《敦煌》是一部女性的生命简史,探讨了关于女性的爱情、生活、家庭、事业。对女性情感生活的书写纤毫毕现。这个故事,有关日常之海下的暗流涌动,更有关太多女性不可名状之殇。《乐师》则可视为父女关系简史,艾伟讲了一个辛酸的故事,?个落魄乐师寻找女儿的过程令人动容,在逼仄的空间里,父亲和女儿相互靠近又相互逃离,艾伟写出了父女关系中的爱、愧疚和宽恕,写出了生命中难以割舍的亲情。音乐在这篇小说里就像?个光环,照耀在作者的心里,也照耀在读者心里。

  (光明日报全媒体记者刘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