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独特的诗歌向舒尔茨致敬
来源:文艺报 | 时间:2020年12月28日

  12月5日,“致敬舒尔茨——舒尔茨《鳄鱼街》、黑陶《在阁楼独听万物密语》新书分享会”在京举行。黑陶、王家新、高兴、王开岭等诗人、作家、翻译家与主持人周微共聚一堂,以舒尔茨的语言艺术为起点,围绕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推出的这两部新书展开交流分享。

  布鲁诺·舒尔茨是波兰籍犹太小说家,他生前默默无闻,离世后其作品的巨大价值逐渐为更多人所知。《鳄鱼街》由杨向荣翻译,收录了舒尔茨存世的全部虚构作品,包括《鳄鱼街》《用沙漏做招牌的疗养院》2部短篇小说集及集外的3个短篇,构成了一个个既彼此独立又内在关联的故事。作者以高度的原创性描述了不同寻常的童年回忆,现实与幻想相融合,语言瑰丽,充满奇思。《在阁楼独听万物密语——布鲁诺·舒尔茨诗篇》源于黑陶与舒尔茨之间一种微妙的“化学反应”,收录了其根据《鳄鱼街》中的29篇短篇小说挖掘提炼并创作出的128首诗歌,每首诗都标注了小说出处。黑陶在作品中选用成诗的句子和词语,不增加、不改动,只是进行了删削、拼接、分行并组装成诗,从而构成了这本独特的诗集。他表示:“作为古怪内倾的作家,布鲁诺·舒尔茨是他文学密码的编写者。我只是用诗歌对他复杂深邃的文学宇宙做了一次主观的解密。”

  与会者认为,舒尔茨是一个向内开掘个人心灵的诗人,有着异乎寻常的想象力。他的眼睛仿佛一架显微镜,耳朵具有捕捉细微声响的超强能力,这在他的小说中明显地体现了出来。《在阁楼独听万物密语》是一本具有独创性的致敬之书,用诗歌的方式阐释阅读《鳄鱼街》这部经典作品的感受可谓别有新意。黑陶抓住了舒尔茨的诗人本质,凝练而深刻的语言囊括了数个关键词,即走进、阅读和理解舒尔茨,这体现了一位诗人和作家的敏感。同时,黑陶和舒尔茨更像是相辅相成的搭档关系。舒尔茨忠于自己的感受,在小说中以万花筒般的语言重新打造了一个感官的世界,拯救庸常的生活。而黑陶提炼创作的这些短诗便是对这无边星象的打捞和解析,它们中蕴含的东方式审美、情感和哲学的感受力以及作者自身的生命经验,都使得作品的文本有了多重意义上的表达和升华。(王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