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春林:?评莫言《晚熟的人》
来源:《长城》 | 时间:2020年12月25日

  文/王春林

  不是骗子,强调自己“有一颗善良敏感的心”,但这一切自辩却只能被看作是他的虚伪。能够在简短的文本篇幅内传神地勾勒出金希普这样一位文学骗子的形象,所说明的,正是莫言艺术表现能力的非同寻常。

  与此同时,值得注意的,还有《地主的眼神》这一篇。小说之所以被命名为“地主的眼神”,乃因为叙述者“我”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曾经写过一篇同名的作文。在其中,“我”曾经写到:“同志们,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让我们睁大眼睛,去看一看我们身边的那些地主、富农、反革命分子、右派分子们的眼睛,看一看他们的眼神……”在那个阶级斗争为纲的时代,地主孙敬贤因此而遭到批斗的结果可想而知。但小说的用意却更在于写出孙敬贤其人人性世界构成的复杂程度。一方面,他地主成分的获得,与他那种“打肿脸充胖子”的炫耀心理紧密相关,另一方面,现实生活中的他,却也有着欺辱儿媳妇的卑劣行迹。以上几方面结合在一起,莫言所写出的,也就是一位人性构成相当复杂的地主形象了。

  通过以上几篇作品的解析,不难发现,虽然有着诺奖的巨大压力,但莫言却依然能够保持相当高的思想艺术水准。也因此,对作家此后的文学创作,我们理应一如既往地抱有极大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