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秋珍:写作就像牛尾巴炖土豆

来源:《少年文学之星》杂志社 | 时间:2020年11月06日 11:05:00

前几日朋友们来家小聚,我小小地露了一手,十几个菜都获得了五星级好评。其中,我的一大锅牛尾巴炖土豆,吃得只剩下几勺汤。朋友笑说:“你是把做菜也当成做文了。”

可不是,单说做这个牛尾巴炖土豆,我的锅就换了四次。先高压锅,再铁锅,再高压锅,最后砂锅。我像写文章一样推敲,确定好每一个步骤,考虑菜的营养、味道以及相貌,力求做出自己的特色。

写作,就像牛尾巴炖土豆,需要恰到的火候、足够的耐心和灵动的慧心。

很多人说起我,都会评价说,是个作家老师,自己文章写得好,学生的作文也指导得好。他们对我的作文成绩感到震惊:9个多月的时间里,我指导初一年级106位学生人人发表了作文,总计200多篇。这些作文,登上了《中学生》《读者》《中学时代》《中学生天地》《课堂内外》《黄金时代》等报刊,在全国各地开花。

其实,我们的学生底子薄弱,写的作文曾把我看得目瞪口呆。他们的作文,似乎有一个公式,一篇篇往公式上套就可以了。开头总是一圈一圈绕着题目转,写一些空话废话。《我的老师》一文很多人这样写:“每个人都要上学,都会遇到不同的老师,有幽默,有严肃,有宽容……我要写的老师是谁呢?请听我细细道来。”作文的内容更是千篇一律。写老师,总是老师带病上课;写《我最尊敬的人》,一篇篇都是在讴歌雷锋叔叔、扫马路的环卫工人、捡垃圾的老奶奶。

写的是假大空,玩的是套路。这样的作文,该如何找寻出路?

我想,只要拿出牛尾巴炖土豆的态度,精心选材,反复推敲,突破局限,就能写出生气蓬勃的文字。

比如周靖宸同学的《光头老爸和寸头儿子》,发表在《读者》和《做人与处世》等大刊上。这篇作文,一开始的题目是“我的烦恼”,结尾是责怪老爸给自己带来烦恼。这样的题目和立意显然是没有创意和营养的菜肴,让人提不起胃口。且让我分享一下推敲后的结尾:

走进卫生间洗漱才发现,老爸在里面剃着他雪亮的大光头上长出的一点小杂毛。一股危险的感觉蓦地涌上心头,我连滚带爬地破门而出,生怕被老爸抓到,又要享受他的大礼包。

惊魂刚定,我突然听到老爸粗大的嗓门:“儿子,剪个寸头吧。保证好看!”

文字需要一遍又一遍地阅读,从字句的推敲到整体的布局,从文章的立意到语言的运用,都需要切磋打磨。这是对自己和读者的负责,也是对文字的敬畏。我写出的文章,没有读上八九遍,是不会把它交出去的。它就像我即将出嫁的女儿,怎能不看了又看,打扮了又打扮呢?

同学们,你喜欢牛尾巴炖土豆吗?来,我们一起行动吧。

王秋珍,专栏作家,中高考热点作家,畅销书作家,《散文选刊》《百花园》等签约作家,全国作文优秀指导老师。出版有《雪的心里,藏着一个春天》《藏在文字里的魔术》等11部。编著《中学古文鉴赏辞典》《作文系列训练》等20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