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刚诗歌奖揭晓
来源:澎湃新闻 | 时间:2020年09月10日

  记者徐萧

  9月8日晚,第28届柔刚诗歌奖揭晓,主奖由赵雪松摘得,台湾诗人痖弦获得特别荣誉奖,青年诗人马骥文获得校园诗歌奖。

痖弦

  痖弦对整个华语诗歌具有重大贡献

  柔刚诗歌奖创立于1992年,至今已历28届,褒奖了诸如柏桦、周佑伦、安琪、庞培、杨键、宇向、胡续东、姚风等一批具有影响力的诗人,因其专业性、独立性、民间性和开放性,该奖赢得了良好的口碑和诗歌界的广泛敬重,也因此成为中国诗坛重要的民间诗歌奖项。

  从第22届起,评奖工作由南京大学中国新文学研究中心新诗研究所接手承办。组委会不仅逐年改进奖项设置和评选程序,引入独特的“双向匿名机制”以保证公平性,同时还在主奖外设立了荣誉奖和校园奖,以表彰对汉语诗歌作出独特贡献的诗人、诗评家。

  本届评奖由“柔刚诗歌奖评委会”主办,自2019年11月15日征稿开始以来,得到海内外诗歌界广泛重视和支持。评委会按评选方案和评奖程序与规则,对应征稿件匿名编号,经初审评委会和终审评委会两轮独立评审,最终评选出主奖和校园诗歌奖各1名。

  特别荣誉奖旨在褒奖对中国当代诗歌乃至于整个华语诗歌具有重大贡献的诗人或诗评家,是柔刚诗歌奖评委会通过讨论,集体决定的。邵燕祥、郑敏、北岛、郑愁予、多多、吉狄马加和德国汉学家顾彬、荷兰汉学家柯雷都曾获得该奖。今年的特别荣誉奖,评委会一致同意授予台湾著名诗人痖弦。

  “痖弦先生是一位公认的诗歌大家,他的诗具有天才般的艺术感觉、丰沛的原创精神、独到的语言表达,深深俘获着一代又一代读者的心灵,已当之无愧地进入中国新诗的经典之列。”本届终审评委、诗人马铃薯兄弟评价道。

  在马铃薯兄弟看来,痖弦的诗歌创作的高峰期主要集中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数年中,作品数量也并不惊人。“但是,数十年来,‘痖弦’这个名字以及他的诗歌作品,却一直屹立在诗坛,从未离开读者和研究者的视野,至今仍在海峡两岸乃至整个的世界华文圈拥有众多的热爱者,堪称奇迹。”

  近年里,中国大陆的出版社先后出版了《痖弦诗集》《痖弦回忆录》,均受到读者的热情欢迎。马铃薯兄弟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痖弦的贡献不仅仅在于他的诗歌创作成就,他还是一位卓越的文学的组织者,他在诗歌的编辑出版、诗歌评论乃至舞台剧的表演等方面也广有建树。

  “他和洛夫、张默共同创办的著名诗刊《创世纪》,一直延续至今,是刊龄最长的一本汉语诗歌杂志。痖弦先生曾多年主持《联合报》副刊、《联合文学》杂志,对于推动文学包括诗歌的创作、培育文学新人均贡献卓著,可谓德高望重。将柔刚诗歌奖的荣誉奖授予痖弦先生,应是允当的选择。”马铃薯兄弟说道。

赵雪松

  赵雪松诗歌平静中有力量,校园诗歌让人鼓舞

  本届主奖获得者赵雪松拥有多重身份,其在诗歌、散文随笔和书法等领域均有建树,曾创办民刊《诗歌》,出版诗集《前方,就是前面的一个地方》《我参与了那片叶子的飘落》、散文随笔集《穿堂风》《我的徒骇河》等。

  在本届终审评委、批评家张清华看来,赵雪松是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写作,90年代逐渐成长成熟,呈现出自己鲜明特点的诗人。“他为人一向低调,不事张扬,其诗歌也有类似的特点,特别沉静、深远、内敛、冲淡,同时又具有非常鲜明的先锋性。他在90年代写的很多的抒情诗以及类似《旅行纪事》这样的小叙事作品,都有很广泛的影响。”

  “世纪之交以后,他的诗更兼有了非常浓郁的禅意。据我本人所知,雪松也并非修佛之人。这个禅意是一个很复杂的概念,很难一下说得清楚,大概是既有人生的况味,有对万物的顿悟,也有一种出世的人生观在里头。”

  “在他最近的诗集《我参与了那片叶子的飘落》中,尤其能够看出他的细腻和深厚,同时又疏朗、简约的特点。但是,他是于平静之中深埋着澎湃的意绪,比如在《石头》一诗中,他写道,‘没有一块石头不陷入终生回忆——听/他们在谈论/为何身处此地’,就是类似这样的意境,我以为是非常高妙的。在平静之中给人以强烈的震撼和启悟。鉴于此,赵雪松作为本届柔刚诗歌奖主讲获得者是实至名归的。”

  赵雪松告诉澎湃新闻,在这个令整个人类都处于迷茫与困顿的大疫之期,第28届柔刚诗歌奖授给他,让他直感到有一种生命的顽强莅临于他。“作为民间的诗歌奖项,她的纯粹、质朴和起自于大地的宽厚的力量,让我感到诗歌与生命必须更好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必须相互看护好。”

  赵雪松坦言,诗对他来说是一道灵魂的命令,“她站在我精神的制高点上,俯瞰着其他创造与思维活动。诗歌于我,既是技艺的,但更是一种心灵的修持,我热爱其中的青灯黄卷,在孤寂与严肃中,抚摸并倾听灵魂的召唤。”

  1990年出生的青年诗人马骥文,现于清华大学中文系攻读博士学位。出版有诗集《唯一与感知者》,曾获草堂诗歌奖、朱自清文学奖、光华诗歌奖、未名诗歌奖等奖项。

  “马骥文的作品体现了对形式的追求,兼备智性与情感力量,对他未来的写作我抱有很大的期望,也希望新诗这‘文学的盐粒’(马骥文诗)能给更多的人带来独特的体验和感受。”本届初审执行评委、诗人江离如此评价马骥文的诗歌。

  在江离看来,本届柔刚诗歌奖校园诗歌这部分让人印象深刻,甚至受到鼓舞。“在这些作品中,展现了年轻诗人对技艺的重视,以及开阔的视野和良好的人文素养,这些都是推动他们进行持久创作的重要方面。”江离说道。

  据介绍,考虑到今年常态化疫情防控,包括上岛(鼓浪屿)人数限制和音乐厅上座率50%的限制等情况,颁奖典礼活动的方式和地点将另行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