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歌:那么远,这么近
来源:《小说月报》 | 时间:2020年09月09日

  文/荆歌

  从小时候到现在,我每看到猴子,无论是在动物园里,还是在电视上,都会有一种特别异样的感觉。这些小家伙,看上去是那么的聪明机灵,它们与人类实在是太像了!他们的容貌,他们的行为,与人类之间,就像隔着一层纸。一层薄薄的纸,好像一捅就破了。也正因为如此,我才越发地感到悲哀。许多时候看它们,仿佛隔着铁窗看亲爱的同伴,仿佛面对遗像上自己的亲人。这么近,近到声息相通,近到血脉相连。可是,又是那么的远,远过千山万水,远过前世今生。

  决定写一只猴子与一个人的故事之后,我的想象就不由自主地腾跃起来。所有的情节和细节,皆如流水一般在我的指间流出,如有神助。其间的欢乐、温暖、感动、怅惘,以及悲悯,也都像是本来就根植于我心,随着情节的展开,它们拥挤地生长,开出花来,开出世界来。

  因为这几年,我一直都埋头在与以往迥异的写作,我想写出一些受孩子们欢迎的故事。当然同时,它们也不只是让孩子们喜欢阅读,我奢望很多成年人也会喜欢上我的这些小说。所以这部《我和齐哥》也不例外,我在“好读”上面下了一点功夫。当然,我已经说过,曲折的情节,更多的是山回路转自然形成,它们生机勃勃地疯长,真的就是如有神助。

  我自己很喜欢这部小说。倒不是因为它跟我以往的写作大不一样,而是在完成之后,我发现,我深爱上了我作品里的这只小猴子,它有着和我们人类一样宝贵的生命,它和人类一样,同样是宇宙的奇迹,是地球上迷人的诗篇。对于生命的高贵和尊严,在写完这部小说后,我似乎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和体验。

  感谢首发它的《江南》杂志!感谢转载它的《小说月报》!尊敬的你们,没有以不屑的眼光将它视若所谓的少儿读物而拒之于“严肃文学”的殿堂之外。日趋多元的世界,许多事物的边界却在日益模糊。夕阳不只是为老年人准备,孩子也并不等同于幼稚。阅读的疆域因我们的心而不断扩大,我们的写作,也总是因为涉足新的可能性而变得更为丰饶与广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