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奥威尔奖公布
来源:新京报书评周刊 | 时间:2020年07月13日

  近日,2020年奥威尔奖公布,英国女诗人凯特·克兰奇(Kate Clanchy)凭借回忆其教师生涯的作品《我教过的孩子们以及他们教会我的东西》获得今年奥威尔奖的政治写作奖。奥威尔奖的另一重要奖项政治虚构作品奖则颁发给了美国作家科尔森·怀特黑德的作品《尼克男孩》。

  撰文| 刘亚光

  奥威尔奖以著名作家乔治·奥威尔的名字命名,是英国最重要的政治新闻和写作奖,用于鼓励作者们继承奥威尔的写作精神,将“政治写作变为一门艺术”。奖项的资金由奥威尔基金会提供,获奖者将获得3000英镑的奖金。每年的奥威尔奖设立四个奖项:政治虚构作品奖、政治写作奖、政治新闻奖、和2015年增设的揭露英国社会阴暗面(Exposing Britain's Social Evils)奖。

  凯特·克兰奇图源:观察者报(The Observer)

  值得一提的是,角逐政治虚构类作品奖项的13名作者中,有9名都是女性。入围奥威尔奖角逐的这些作品从性别、阶级、种族、极权主义等多个政治话题出发,对我们当今的时代进行了深刻的反思。

  凯特·克兰奇的《我教过的孩子们以及他们教会我的东西》 (Some Kids I Taught and What They Taught Me)最终从政治写作奖的入围名单中脱颖而出。克兰奇是一位作家和诗人,同时在伦敦、苏格兰、埃塞克斯和牛津已有30年的教龄。评审之一、来自彭博社的史蒂芬妮·弗兰德斯(Stephanie Flanders)评价克兰奇的这部作品显示出作家“出色的诚恳”,“这本书直面了一个令许多人觉得纠缠不清的问题——阶级因素如何主导了教育”。评委们一致认为,克兰奇对自己教学经历的反思以及她对和学生们相处经历的记录“动人、有趣、充满爱心,并为理解现代英国社会提供了出色的见解”。

  克兰奇在这本获奖的作品中对教师职业的现况也贡献了颇具价值的观点。在书中她提及,教师在社会中的地位不高并非仅仅由于其收入微薄,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大多数的教师都是女性”,而教师职业未获得足够重视这一现象的背后也隐藏着性别歧视的因素。“人们并不像对待政治家和艺术家一样给予教师足够的尊重”,在获奖词中,克兰奇说道:“因此获得这个奖项对我来说意义重大,我希望这也能够对其他教师有所帮助”。

  科尔森·怀特黑德图源:Ramin Talaie

  政治虚构作品奖项最终花落美国作家科尔森·怀特黑德。他的获奖作品《尼克男孩》 (The Nickel Boys) ,小说讲述了一个年轻的非洲裔美国男孩埃尔伍德·柯蒂斯(Elwood Curtis)的故事。充满正义感的柯蒂斯在被送到位于弗罗里达州的少年寄养所尼克学院后,他的整个生活发生了重大的变化。评委评价这部作品是一部“精心制作的历史小说,令人信服地刻画了社会中存在的腐败和种族主义的暴行”。在获得奥威尔奖的政治虚构类作品奖项前,《尼克男孩》还曾荣获2020年普利策小说奖。

  参考链接:

  https://www.theguardian.com/books/2020/jul/09/kate-clanchy-memoir-wins-orwell-prize-award--some-kids-i-taught-and-what-they-taught-me

  https://www.theguardian.com/books/2019/mar/31/kate-clanchy-some-kids-i-taught-and-what-they-taught-me

  https://tech.sina.cn/2020-04-10/detail-iircuyvh6896645.d.html

  撰文:刘亚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