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新荷”五作家《大家》同框亮相
来源:钱江晚报·小时新闻通讯员 | 时间:2020年07月03日

  文/小每

  近日,第三期《大家》杂志“新青年”专栏刊登了我省卢德坤、徐衎、杨方、池上、周文五位新荷作家的小说。《大家》杂志是国内极具影响的纯文学期刊。该栏目主持人、评论家王晴飞认为,本期“新青年”五位作家都是浙江文学院实施的“新荷计划”入选者,虽名“新荷”,如今也都已是很有影响力的青年作家。

  卢德坤的《伴游》有书卷气,写很普通的日常事件,也能从中发掘出人心深处不断荡漾的波动,而又有耐心,以从容的笔调,准确而有弹性的语言,描画出事物与人物应有的状态,剖析人物内心时却又点到即止,含蓄蕴藉。

  徐衎的《前方高能预警》中语言的弹性,在于其饶舌、调侃的语气和反讽叙事。语气与所述之事间的不一致,显出作者把握外部世界时审慎的态度,也将我们的注意力引向语言和叙事自身,提示我们思考语言与其所指向的事物之间并不能一一对应的关系。

  杨方的《断桥》在叙述上也略带一点调侃语气,但多一些烟火气,叙述者与人物的关系似乎更亲切一些,仿佛带有一点朋友似的亲近与喜爱。笔下的人物多是婺剧演员,戏里戏外虚实之间有限度的融合,产生一种互文的张力。

  池上的《仓鼠》更具有“女性”特征。当下女性处境的艰难,倒并不完全体现在刀光剑影的观念之争,而更多体现在与女性的生理、身体属性相关的无处不在的日常生活里。《仓鼠》即以仓鼠为隐喻,写出肉身之于女性生存的影响,现代独立女性于职场和家庭生活中的尴尬处境——无论如何取舍,现代女性似乎都难以在现实生活中找到自己想要的生活。

  周文的《星光》在这几篇小说中最有青春写作气息,也更具有戏剧性和撕裂式的冲突,多有少年人决绝式的书写,“星光”被预设为一种少年时代未能获得而中年时代必将丧失的情结与梦想,孤独人生中获得拯救的希望,兼有理想性和破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