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孩子们对写作的好奇心,才能提升他们的写作能力
来源:澎湃新闻 | 时间:2020年06月29日

文/王芊霓 葛诗凡

11岁意外身亡的小学生留下的《三打白骨精》读后感中,老师批注了“传递正能量”。这起悲剧还在调查中,不过,可以探讨的是,哪些元素可以作为小学生作文的评价标准?而由此话题延伸出的,则是儿童的自我表达,以及该如何看待儿童习作的问题。澎湃新闻就此采访了儿童写作、儿童心理与儿童文学等方面的专家,他们分别是有15年教学经验的小学语文教师郭霄、南京大学心理健康教育与研究中心主任费俊峰、剑桥大学儿童文学硕士陈伊潇、三明治写作学院创始人李梓新。

“传递正能量”可以作为小学生作文的评语吗?

在小学语文教师郭霄看来,在小学作文考试的评分标准里确实有积极健康向上的标准,“但这个标准是孩子们写作努力的目标,不存在强加意味,”郭霄说,“孩子们在习作中都会有各自的想法,老师的责任和价值就在于,可以帮助孩子们协调想法与标准之间的关系。因此当老师依据自身的经验,判断一些习作在结构、表达、立意等方面会出现问题时,就会去指导,帮助孩子们批改,特别是孩子们有些作文的选材可能会出现在考场作文中,老师们就会格外关注(得不着分)。 ”

剑桥大学儿童文学硕士陈伊潇认为,如果对孩子有足够的同理心和共情力,(那位)老师也许就不会写下这样的评语。陈伊潇也并不想苛责任何一个老师,她认为居高临下的教育姿态的成因很多,这背后也反映出了一些有时代性的问题。“那个年代的成年人倾向于认为小孩子什么都不懂,所以倾向于以教育者的姿态来看待儿童作文。而我认为老师不必要总是去扮演引导者的角色。”陈伊潇说。另外,负能量其实也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西游记》和《哈利·波特》系列里面“一直打来打去”,是不是也很“暴力”、很“负能量”呢?

南京大学心理健康教育与研究中心主任费俊峰认为,从积极心理学的角度来说,积极的心态和行为确实会造成更加积极的结果,但儿童肯定会有负面感受,通过课堂作文表达出来无可厚非。而孩子能感受到社会险恶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

“积极快乐的时候反而写不出什么东西的,因为光顾着快乐了,所以人对负面事物的体验会更深刻,感受力和感染力更强。” 费俊峰说,“传递正能量”是一种单方面简单化的操作,大人们以为“负能量”影响孩子的成长,但让一个孩子不能完整地感知和觉察自己的感受,是对儿童发展不利的,无论是老师还是家长,都不应该以“传递正能量”为由否认和压制孩子的真实表达,更不应以自己的经验去替代孩子感受。老师们应该相信,孩子们可以对正能量和负能量都承担责任。

作为一名资深的心理咨询师,费俊峰的看法是,如果一味要求表达正能量,会让儿童以为真话还有负面情感是不能表达的,他们会压抑下很多情绪。更糟糕的是,他们会在内心建构一个分裂的世界,情绪的完整性也受到了影响,他们不能形成在青少年期,尤其是青春期的稳定的自我同一性,就没法确立完整的自我。

语文课不应该是阻碍或压制孩子的表达,反而应该用来帮助孩子丰富他们情感表达。费俊峰痛心得表示,“这样的悲剧,是我们整个社会问题的体现,我们不仅要反思学校的教育怎么了?也要反思我们这个社会怎么了,我们对孩子有没有一个合理的认知和期待?”

我们应该从小学生作文中期待什么?

郭霄指出,这个事件体现的是现行的作文标准与学生个性之间的矛盾,标准必须有,否则教学就没有了目标,不成体系。考场作文与平日的即兴习作有一定的差异性。“而老师要帮学生规避掉这个风险,让学生具备应对考试的能力,因为老师是要对学生的成绩负责的。”郭霄说。

在这样的情况下,郭霄给语文老师们提出了建议,老师们一方面可以借助日常的读写教学,帮助学生们提升核心素养,增强读写能力。毕竟能写出一笔好文,是过硬的能力。另一方面,也需要让学生理解并区分哪些文章是日常作文,可以更加自由地去表达自己的情感,抒发独立的个性的观点,而哪些东西是可以运用于应试的,保证符合标准,能够得分。“这需要老师的引导,老师们可以教会孩子更加智慧地去应对不同的情境。当然,我们的整个社会共同愿景,还是营造出既能考查能力,又能给予孩子自由发挥空间的形式,但这是需要摸索,并要经过实践来检验的。”郭霄说。

不过,在李梓新看来,好的写作本身就是与好词好句、拔高思想这样的应试标准绝缘的。“现实是,儿童写作能力与体制内作文完全是两种体系。作为一名父亲,我从来不从作文这个体系中去评判我孩子的写作能力。今天清醒的家长也可以把作文就当成一种应试教育。”李梓新说。

李梓新也并不避讳他对当前作文教育的批评。他认为真正的写作能力并没有在现行的作文教育体系中得到培养。李梓新也在他的公众号中直言,“读后感”、“看图写话”、“记叙文”以及根据材料展开联想等等文体,在当今社会上已经找不到多少对应的写作需求了。而我们的语文教育没有反映这些变化。从儿童写作中期待的应该是“有没有画面感,有没有创造力,有没有文字的美感,有没有对事情的思考和关怀。”李梓新具体谈道:只有保护住孩子的兴趣,保护住他们对写作的热情和好奇心,才能保护住他们的写作能力,不应该用压制的方法,而应该一点一滴地启发儿童的思维,哪怕是重造一个比喻句,想出一个天马行空的意象等等都可以。保护好孩子们对写作的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