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枫:愿我们始终保持眼里的好奇与内心的天真
来源:中国出版传媒商报 | 时间:2020年06月22日

《你的好心看起来像个坏主意》周晓枫著/天天出版社2020年4月版/49.80元/ISBN:9787501613281

周晓枫

受访人:周晓枫(作家) 采访人:郑 杨(中国出版传媒商报记者)

作家专访

一只小鸟和一棵树是好朋友,每天小鸟都要给大树唱歌。冬天来了,小鸟要飞到南方过冬,它和大树约好了,春天再回来给好朋友唱歌。春天,小鸟飞回来寻找大树,却只看到剩下的树根。小鸟一路寻找,从伐木场到村庄——大树被做成了火柴;火柴用完了;火柴点燃的火,还在灯里亮着……小鸟就对着火苗唱起了去年的歌。这是日本儿童文学作家新美南吉的代表作之一《去年的树》所讲述的故事。周晓枫说这是她非常喜欢的一则童话,原文很短,只有几百字,但是它包含了丰富的内容,从友谊、誓言乃至生死。“好的童话就是这样触动人心,让读者在情感和美学上都受到教育,像缓释胶囊般持续散发效力。”

周晓枫也想写这样的童话,作为散文作家,她的作品《斑纹——兽皮上的地图》《收藏——时间的魔法书》《你的身体是个仙境》《聋天使》等,曾获鲁迅文学奖、朱自清散文奖、人民文学奖、十月文学奖等多项大奖。但是,对于儿童文学创作,周晓枫可以称得上是一位“新锐作家”。她从2017年开始儿童文学创作,第一部童话作品《小翅膀》就入选了“中国好书”。记者好奇,是什么样的机缘巧合,让她决定给孩子们写书。“我当过8年儿童文学编辑,也当过儿童文学奖的评委,曾戏言要写童话,心里并未当真——直到,《人民文学》要出六一专号紧急约稿,我在发稿倒计时的状态中完成了首部童话《小翅膀》”,周晓枫说。《小翅膀》出版后受到孩子们的喜爱,也得到业界、评论界的认可,这给了周晓枫很大的鼓励,给了她继续创作的动力。

周晓枫非常在意童话的文学品质。“我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引起孩子的阅读兴趣,大人读起来也不浪费时间。在漫长的时间面前,谁不是个孩子呢?但愿我们始终保持眼睛里的好奇与内心的天真。”

郑杨:这本童话是描写动物与人之间的故事,讲述了人与动物该如何相处,人该怎样保护动物,甚至可以延伸到人与自然,人与生态环境之间关系的主题。您的童话创作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主题?听说您为了创作,还去动物园当志愿者。您是否很喜欢与动物相处?结合当下的社会环境,这个主题目前看来还是很迫切需要被小读者甚至是成人读者所了解和关注的,您怎么看?

周晓枫:人类的社会生活越来越严重地影响自然环境,不可否认,我们的破坏远远多于建设。现代文明一直在引导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但理想意义的平等难以实现——如同人类每天吞食各种肉,而在野外被动物吞食的机会极少。人类掠夺了动物的土地和家园,食物和衣物也常常是来自于它们;人类应该保护动物,何况从古至今,都是动物在保护我们。保护动物,不仅是环保理念,也是在学习尊重和感恩。

我非常喜欢动物,它们的存在,让我懂得世间万物的美妙与生动。我喜欢观察动物,在我看来,动物就是显灵的魔法,就是可以看到的精灵,就是活着的童话。

我从小想当饲养员,当初去动物园,是因为喜欢喂食和照顾动物,并非因为创作。是在接触兽医,接触动物幼儿园以后,逐渐有了灵感和构思。不过,动笔之前去实地考察、实物观察、实事体察——这个看起来最慢最笨的办法,是创作的真正捷径。浮光掠影地看资料,走马观花地看风景,远远不如身临其境。一个关起门来的作家再有想象力,也是原地起跳;深入生活,相当于有了助跑、踏板或撑杆,可以让人跃起更高。

做志愿者的时间是短暂的,但我非常庆幸这段时光,非常感激动物园的工作人员给予我的帮助。如果仅凭我自以为是的推测,我根本无法获得这么多的知识和细节。何况,我和长臂猿、蜘蛛猴、白鲸、海豚,还有小老虎、小狮子、小狼等等,有了梦寐以求的玩耍时光……这是给我的巨大而幸福的酬报。

郑杨:您曾说给孩子写书比预想中的要难,为什么这样说?您觉得散文创作对您写童话有什么帮助?从2018年的《小翅膀》开始,包括2019年初的《星鱼》,您接连创作了3部童话,其中《小翅膀》刚出版不久就入选了“中国好书”,这三部作品之间有什么关联吗?

周晓枫:散文是创作的基础文体。一个人可能终生不写诗,不写小说,也能成为作家;但无论小说家还是诗人,一般地说,总要写些散文。我对散文怀有始终的热爱和探索的乐趣,写了30多年,从未厌倦;当然缺乏对其他文体的尝试,我也有一点遗憾。我想写出新意,我希望自己的每部作品,既和别人的童话不同,又与自己的童话不同。

连续三年,我每年写一部童话。《小翅膀》写一个善良的小精灵,他的工作却是给孩子们送噩梦,写他如何帮助孩子们克服困境……这个故事献给所有怕黑和曾经怕黑的童年。《星鱼》写天上的星星变成了海里最大的鱼,它在茫茫大海里寻找自己失散的哥哥,它遇见过美好也历经凶险,最后如何在梦想、亲情、自由与责任之间进行选择。《你的好心看起来像个坏主意》是喜剧,兽医小安喜欢动物,却因治疗过程的药物与疼痛,让幼儿园里以长臂猿“哎哟喂”为代表的小动物们对他怀恨在心,把他当作十恶不赦的“大魔王”,开始使坏、反击和斗争……这是一个关于误解、理解与和解的故事。“哎哟喂”这个名字是从编辑邢宝丹那里借来的,是她女儿的小名。“哎哟喂”也是我创作中的感叹,因为写一部喜剧,对于我来说不是升级而是颠覆。

我的这3部作品虽然风格不同,但它们都与孩子遇到的现实困境和心理困扰相关,与善意、勇气和智慧有关,都与理想和成长有关。我希望自己的作品除了能给孩子带来阅读享乐,还能有功能性的用途,比如说增长知识,或者增加胆量。

郑杨:读《你的好心看起来像个坏主意》这本书,文字清新、温暖,情节生动幽默,构思巧妙,可爱而有趣。人们有时就是因为自己的猜忌或者认识的局限性,误会别人的好心。您认为真正的友谊是什么样的?您希望这个故事给孩子甚至大人一种什么样的启示?

周晓枫:听到读者说这本童话让他们边看边笑,这是最让我开心的事情,至少努力没有白费。

的确,《你的好心看起来像个坏主意》从兽医和小动物们的关系入手,讲到普遍存在的沟通问题。其实在亲子关系中,在老师与学生之间,在友谊里面,都充满着“这都是为你好”却引起误会和反感的例子。当我们的好心被别人当作坏主意的时候,我们会委屈和愤怒;当别人的好心被我们当作坏主意的时候,我们也会给别人带来不快和伤害。我们总是抱怨关心和了解我们的人少,其实我们自己对他人的内心也不够关心和了解。我想,真正的友谊,真正美好的情感关系,都包含着真诚,包含着耐心,包含着自省,包含着理解、宽容与担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