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叔同·最后的情书》重回舞台
来源:杭州日报 | 时间:2020年06月16日

  人的一生,到底该怎样度过?”当疫情突发,众多白衣战士冒着生命危险,逆着人流奔赴疫区的时候,很多人为之动容,并引发了这样的人生思考。

  随着疫情渐渐平稳,6月13日、14日,由浙江话剧团创排的话剧《李叔同·最后的情书》重回舞台。这部话剧里,有一代名僧弘一法师关于这个问题的回答。

  记者姜雄

  李叔同,民国时代最具传奇性的风云人物之一,至今为人津津乐道。他出身津门巨富,少年早慧,诗词、音乐、绘画、篆刻、戏剧、书法、佛学样样精通,前半生在风花雪月与交游宴饮中推动中国文化和艺术发展,是林语堂口中的那个时代最有才华的几位天才之一;后半生在芒鞋布衲和风雨苦修中振兴南山律宗,连张爱玲都在他的院墙外面自诩谦卑。

  人的一生到底该怎么度过?有限的生命里怎样才能和自己的所好、所长、所能,所谓、所有更好地融为一体?砥砺前行抑或万念放下?1918年8月2日晚上,李叔同终于想清楚了这些。第二天,他由好友陪同,在慧明法师的主持下于杭州虎跑寺正式剃度出家。他舍却如日中天的名望、热爱的艺术、家族的财富、天津的原配、日本的妻子、上海的青楼红颜以及未成年的子女、众朋友、门生,决然皈依,法号弘一。

  话剧《李叔同·最后的情书》以一封情书为切点,用叙事和重场戏细致展现相结合的方式来呈现他出家以前最关键的生命节点,在织连各组人物关系网的同时,也循着人物隐秘的精神轨迹来探究情感担当、人生抉择、生命价值等重要主题。

  整个舞台浸没在簇发的灯光虚线里,时代与地域的色调自动调和、重叠,从晚清时代到民国初期,自天津经上海、日本至杭州,李叔同这一核心人物闪烁其间,在友人夏丏尊、许幻园、陈荣燊所追溯的一个个故事里往复穿梭。李叔同一生中最重要的五个女人——母亲王氏、初恋杨翠喜、妻子俞氏、红颜知己李苹香和日本女友雪子,一一以不同的颜色路过他的生命场景,从而产生各种揪心的情感故事,牵引着观众的注意力与情绪。

  “做这样的决定,非我寡情薄义,为了那更永远、更艰难的佛道历程,我必须放下一切。我放下了你,也放下了在世间累积的声名与财富。这些都是过眼云烟,不值得留恋的。”面对人生的考问,舞台上的李叔同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演出结束后,剧场掌声经久不息。

  该剧由著名剧作家龚应恬编剧,著名戏剧导演李伯男执导。多年前,对浙话情有独钟的龚应恬就与李伯男有了一个约定——为浙话创排一个民国文人三部曲。于是先后有了描写史量才和沈秋水爱情故事的《秋水山庄》,有了让大文豪胡适也两难抉择的《新新旅馆》,而这部《李叔同·最后的情书》便是三部曲的压轴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