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悦读榜“60好书”揭晓
来源: | 时间:2020年06月08日

李敬泽

  中国作协专职副主席著名作家代表作:《青鸟故事集》《不亦快哉》《小春秋》《颜色的名字》《纸现场》《河边的日子》《见证一千零一夜》等▼

毕飞宇

  著名作家茅盾文学奖得主代表作:《玉米》《哺乳期的女人》《推拿》,曾获鲁迅文学奖、茅盾文学奖

艾伟

  浙江省作协主席代表作:《风和日丽》《爱人同志》、《爱人有罪》《南方》等

葛亮
   著名作家代表作:《朱雀》《北鸢》《问米》

毛尖

  华东师范大学教授代表作:《非常罪非常美》《一寸灰》《有一只老虎在浴室》《乱来》等

韩松

  著名科幻作家代表作:《红色海洋》《宇宙墓碑》《驱魔》,曾获中国科幻银河奖、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等

  春风悦读榜“60好书”揭晓,评委首轮阅读报告新鲜出炉——

  在阅读的星空里

  他们摘下闪光的那几颗

  记者 张瑾华

  2020年,春风悦读系列活动开启了它的第8年。经过一个多月的首轮推荐和评选,春风悦读榜“60好书”新鲜出炉了,6月10日,读者投票评出的春风“人气王”也将揭晓。

  可以说,面向2019年出版的简体中文版图书,春风悦读榜评出的“60好书”,勾画出一个强劲的、有发展力的中国,同时也以关切的目光打量着世界。

  只是,一场疫情,让这个世界的发展步伐有所阻滞,包括政治、经济、科技……也包括人的内心。

  新冠疫情阴云还未消散,很多东西被割裂,被阻挡。而读书,是人们可以做的,值得做的正确的事之一,也是与世界良性沟通的途径之一。

  万物复“书”。

  我们以这四个字来作为今年春风悦读榜系列活动的主题,希求以阅读唤醒前行的力量。

  这样的希望,和评委从“60好书”中读出的信息,竟然不谋而合。

  深究过去,抓住当下,抛向未来,一个都不少。这是评委们面对这一张全新的榜单,不约而同达成的共识。

  现在,听听评委们如何打量“60好书”,并从评委的推荐,去收纳一张更大的书单。

  一张榜单的品相

  既有所坚守,又敏锐开放

  这是中国作协专职副主席、著名作家李敬泽第8次拿到“60好书”榜单了。

  一年年的榜单看下来,今年这张“品相”如何?

  李敬泽笑了。

  他幽默地说,年年谈品相,品相年年好。实际上不可能不好。

  李敬泽说,春风榜“60好书”汇集了各方面专家、出版人的选择和判断,可以说是专业读书人的榜单。既注重每本书自身的品质和价值,又充分考量到了出版行业和大众阅读的新趋向,它既是有所坚守的,又是敏锐和开放的。

  “我注意到春风榜增设了科幻和博物品类,还有春风IP奖,这也是今年榜单构成的一个鲜明特点。”

  作为一名读书达人,李敬泽平时一有空就手不释卷,有时看书到凌晨三四点,停不下来。但他坦言,榜单上还有很多书没读过,正好借当评委这个机会翻一翻。

  “有一些我读过并且喜欢的书在里面,我当然高兴。看榜单,我首先看的不是文学书,倒不是说我不读文学书,而是我对自己专业之外的领域更有好奇心。文学之外,我看到很多书都气势恢宏,题目很大,我知道这样的书可能非常便于我们在有限的时间里把握大局、形成观点,但我个人更喜欢那些切口小、但非常深入的书,比如李零先生的《波斯笔记》,还有一个北大博士写的《大汗之怒》。前一本我看过,后一本我很有兴趣找来读。这样的书处理的都不是当下的、现实的问题,但是,为了更好、更准确地理解当下和未来的世界,我们可能特别需要这样深入、耐心的学术视野。”

  著名作家、茅盾文学奖得主毕飞宇和李敬泽一样,也是春风榜的资深评委。

  毕飞宇一看今年的“60好书”榜单,就觉得非常亲切。他说,春风榜的水准是有目共睹的,经过8年的积累,他能感受到这张榜单在图书界和读书人心目中,分量越来越重。

  毕飞宇也关注到,有几位老作家,虽然到了古稀之年,依然笔耕不辍,并且显示出强大的后劲。他特别提到了著名文化学者李欧梵这些年来持续的,有见地,有视野的文化观察,他觉得这样的学者是令人尊敬的。

  浙江省作协主席、著名作家艾伟说,这张春风榜单视野一如既往开阔,就好像面对满天的星空,挑出了最亮的那几颗。

  “我知道这是众多资深出版人推荐的书,他们对图书市场以及阅读的趣味比我要了解,而且深入得多。我能看出他们严肃的选择标准,就是面对这个正在进行的时代而生成的问题意识,这在非虚构以及翻译类图书中表现得尤其明显。对我来说,这张榜单可能是我的读书指引,我想对读者来说也是如此。当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阅读趣味,或许会有自己喜欢的书不在榜单上,这也很正常。比如我很喜欢捷克作家斯维拉克的小说集《错失之爱》,其中的一篇《伯利恒之光》堪称经典。”

  本届新任评委、著名作家葛亮则认为:“从一个读者的角度看来,这份书单的观照维度十分全面,甄选视角也相当独到。既有名家的经年沉淀之作,也有新人初试啼声之书。既关注传统文学的发展动向,亦重视在大众传媒平台脱颖而出的网络文学作品的社会影响力。”

  “需要有人将目光深究过去不放,也需要有人将目光抓住当下不放,还需要有人将目光抛向未来不放。我们的世界应当如此。”毕飞宇说,这张春风榜拥有“三种目光”。

  虚构类好书

  今年的书单没那么热血,但有嚼头

  几位评委表达了对今年榜单上虚构类好书中传统小说的总体印象。

  艾伟特别提到了阿来的《云中记》,他说这是直面生死,复活一个村庄的前尘往事。

  “读这部小说时,我想起远藤周作的《沉默》。在巨大的灾难面前,村民们祭拜的神没有显现,祭师也见不到鬼魂。这部小说的语言有一种未被侵袭过的新鲜感和古老感,有着创世般的‘神灵’光芒,人和万物在奇崛的想象中飞翔。麦家的《人生海海》,一部关于二十世纪的传奇小说。上校是神一般的存在,是神医、出生入死的特工、风月高手……到了第三部,‘我’饱经沧桑从海外回到故里,‘我’和上校相见,这是整部小说中最动人也最有力量的部分,‘我’和上校有了真正意义上的正面接触,上校已经失忆,他从传奇英雄落入人间大地。还有黄孝阳的《人间值得》所塑造的恶棍形象让人难忘。荆歌的《他日物归谁》别具风味。”

  “这个榜单的虚构类图书,相比往年,乍看没有特别让人热血沸腾之作,《云中记》可能不是阿来的代表作,《人生海海》也不是麦家的高光之作,但细细读来,都是他们对自身写作版图的强力推进。范迁的《锦瑟》,虹影的《罗马》,也都裹挟了深沉的文化反思,《锦瑟》的文字控制力,如锦瑟一样漂亮,一个普通人进入历史的刹那,既庄严又云淡。”评委毛尖说。

  “阿来、虹影、叶兆言、马伯庸、刘洋、特德·姜等都是我十分喜欢的作家。他们有情感有温度有见解有细节,历史和生命,时代与个体,都融溶了。”评委韩松说。

  毕飞宇说,作为评委,他的那一票还有待进一步琢磨,深究;但作为一名普通读者,他可以任性一下:他很高兴看到蒋韵的《你好,安娜》上榜,他认为蒋韵是一位长期被低估的重要作家。

  非虚构类榜单

  个人命运与时代命运彼此观照

  除了蒋韵外,毕飞宇还很高兴地看到非虚构榜单上,有同在南京的著名作家叶兆言的《南京传》。这确实是写南京文化的重磅之作,他只能“举贤不避亲”了。

  这两年,毕飞宇往浙江跑得很多,他看到非虚构榜单中有《松阳传家》、《心无百姓莫为官》这样的“田野清新之风”,也觉得好。他注意到了这张非虚构榜单中,有往年很强势,今年依然实力很强的历史和传记类非虚构作品,“这些书无疑都不错,比如李零的《波斯笔记》还有《庄子的世界》等等,也有几部优秀的观察当下社会生活的非虚构作品上榜,非虚构关注当下的精神,非常值得肯定。”

  评委韩松特别提到了榜单中红旗出版社出版的《百年大变局》,他说:“里面的文章,我大都读过,因为原载在《参考消息》上,的确是一部认识当下中国与世界深刻变迁的重要读物,读后很有收获。”

  在评委葛亮看来,春风榜的非虚构上榜书,很多都值得关注。

  “李修文的散文佳作《致江东父老》很值得品读。作家以诗性语言关顾与书写民间与日常的苦难,为普通人立传。哀而不伤,有着对每一个生命谦卑的谛视与尊重,是一种来自中国文化传统深处绵长而动人的静观。字里行间,可见作家经年的自我沉淀,可谓立文立人亦立心。樊锦诗口述的《我心归处是敦煌》,将一个人的命运与敦煌之大休戚与共。文保之远途,筚路蓝缕;袤袤经年,守一不移。与时代同奏共跫,以事业水滴石穿而终凝聚为史诗,足可崇敬。”葛亮说。

  “在非虚构层面,对经典佳作的整理与再发现,也成为对前辈大家思想结晶在当下语境中的重认,整旧而立新。”他还特别提到了《乡土中国生育制度乡土重建》,这是对费孝通先生三卷本代表作校订本的出版。

  浙江力量

  春风榜上的一道风景线

  作为浙江省作协主席,艾伟对榜单中的浙版好书,以及内容跟浙江有关的好书,有什么印象?

  艾伟说,浙江的出版界一直非常优秀,在儿童文学、外国文学、网络文学、人文读物以及介入现实的报告文学等领域,一直相当出色。这次入围的浙版好书,他看到有六种,基本涉及以上几项,数量来说占据了十分之一,相当了不起。其中王慧敏的《心无百姓莫为官》曾获得过全国“五个一奖”。

  “从我个人的趣味来说,我想读一下浙大出版社出版的《加缪手记》。加缪是我热爱的作家,在我的印象里,他是一个洞悉了世界的荒谬后,依旧对世界怀有热情的作家,我想看看这些手记中他的个人生活和他的理念之间的关系。”

  记者请艾伟谈一下对上榜的浙江作家的印象,艾伟说,这些年,浙江青年作家群是文坛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写作人数之多,作品质量之好,放在全国文坛也是现象级的存在。

  “这个榜单上,我看到有几位年轻的浙江作家在榜单上,如蒋胜男、张玲玲和徐海蛟等,张玲玲的起点非常高,在评‘西湖’新人奖时,我读过她的处女作《平安里》,她善于写世道人心,文风坚实绵密,叙事优雅从容,显示出她这个年龄少见的老辣,广受评委好评,因此得了新人奖。而徐海蛟则专注于散文写作,赤诚有情,他审视过往,审视自我,建立起自己的文字信仰。”评委艾伟直言不讳。

  科幻博物之旅

  了解地球,然后飞越太空

  作为新加盟的评委,著名科幻作家韩松对“60好书”有怎样的评价?

  韩松说,“有一些我读过,有的虽没读,但听说过,或者看了介绍,觉得有阅读的欲望。感觉很全面,很多样化,既有严肃的,也有通俗的;有精英的,又有大众的;有传统方式的,还有新媒体传播的。文学和科学,历史与社会,都有纳入,有的也有新意。特别是,还有科幻的选项。”

  入选的三部科幻作品,韩松也都读过。但作为科幻作家,他对榜单中的科幻作品数量犹感不足。

  “感觉出版社推荐的书目中,科幻偏弱,一共有三本。另外,我觉得整体重人文一些,经济和科技的偏少,而这两个方面对我们生活的影响非同小可,去年也出了不少好书。”

  虽是科幻作家,阿来的《云中记》、蒋韵的《你好,安娜》、虹影的《罗马》、范迁的《锦瑟》、马伯庸的《长安十二时辰》等小说,韩松都读过。他认为这些都是写得非常好的作品,文学性强,语言和故事很棒,也接地气,智慧充沛,气象万千。

  记者请韩松谈谈对榜单中今年新设的“科幻博物类”入榜好书的印象,韩松说,《火星孤儿》的作者刘洋是85后的新秀,凝聚态物理学博士,科幻功底过硬,这个作品比较好地体现了科幻的固有审美。

  “《呼吸》的作者特德·姜是美国的华裔,在科幻界是神一样的存在,电影《降临》也是根据他的作品改编的,我和一些人,都觉得他就是一个外星人,《呼吸》这本科幻写得让人五体投地,是去年最好的翻译作品之一。其他的还有一些作品,虽然没有上榜,但我觉得不错、值得一读的,有七月的《群星》、王晋康的《宇宙晶卵》、阿缺的《星海旅人》、吴楚的《记忆偏离》、白丁的《云球》。翻译的科幻作品还有以色列作家拉维·提德哈的《中央星站》和日本作家圆城塔的《自指引擎》等。它们有的已经入围了今年的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

  IP不是风云

  而是隐藏了时代密码

  “我这一年在学生的影响下,看了一些IP作品,所以看到这次的春风IP书单,马上庆幸自己没有太OUT。”华东师范大学教授毛尖坦言,自己在大学教书,为了和学生说上话,这些年常补IP小说课,看多了以后,倒也觉得,IP作品的壮大,自有道理。他们的叙事语速语法和意识形态抱负,常常是传统小说没法比的。

  对阅读新动向一向敏感的毛尖,看到这几年,文学和影视都在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就像勒卡雷,在他自己写作的年代,还是个有前缀的作家,但是现在谁能说《鸽子隧道》不能登上经典的大堂。榜单上的作品,印象深的有《你当像鸟飞往你的山》。”美国作家塔拉处女作有如此成就,让毛尖觉得不敢怠慢文化“新势力”。

  毛尖特别强调:“IP不是风云,IP已经是影视剧的主流。《长安十二时辰》挺好看,马伯庸的书写节奏很现代,可惜改编成电视剧,看着看着变成48时辰了。《燕云台》小说底子很不错,电视剧还在路上,期待。这些年,历史上的女性人物借IP书写成了热门影视人物,后宫走到前朝是好事情,但野史感还是强了点。”

  毛尖还提到《不完美的一生》和《伯林传》两部译著:“都好看有料,对传记,就像对黑帮电影,我总有第一时间的阅读愿望。”

  毛尖开玩笑说,她经常被朋友们嘲笑什么烂剧破书都看:“但我有时候觉得,不那么精英的阅读里,可能收纳着更精准的时代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