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之路:科幻需要青少年群体的支撑

来源:中国作家网 | 时间:2020年03月26日 16:19:27

我今天主要说一下科幻教育。科幻不仅对教育要起到作用,还要有广泛的基础。我想起几件在中小学时期的小事儿,跟大家分享一下。

在一次针对小学生的讲座时我说:“我们为什么没有灵感呢?因为脑子里缺乏像蜘蛛那样的网。蜘蛛是一种能够自己制造劳动工具来养活自己的的昆虫。”下课以后,一个二年级的小学生在我身边说了一路“节肢动物”,我纳闷地问:“你和谁说话呢?”突然我才意识到他是在提醒我:蜘蛛不能说成是昆虫,它是节肢动物,而且我当初写《霹雳贝贝》的时候还特意查过资料,昆虫的主要特征是六条腿,而蜘蛛是八条腿。另外一个孩子也过来说:“张老师,有的蜘蛛不能织网,所以您刚才说让我们向蜘蛛学习织网,有的我们学不了。”当时的这两个孩子对我打击很大,但是我从中意识到中小学生对科学的渴望,这种渴望深深埋藏在学校这片土壤里。

还有一次,我在讲座的时候说,现在人类在进行器官移植的时候,因为没有那么多人类的器官可供移植,于是就把目光盯在了猪身上。有的学生就问我为什么不能用猴子的器官,我说我查过资料,猴子的体量很小;还有学生问我为什么不用猩猩的器官,我说是因为猩猩身上有病毒,这种病毒在它自己身上没问题,到了人的身上就不行了。这些问题在爱好科学、科幻的孩子们心里埋藏着,如同一颗颗种子,等待我们去浇水施肥。

还有一次,我到宁波一所学校给初一的学生作报告。因为时间非常紧张,只能讲半个小时。我就问他们是想听听文学,还是想听听科幻。全场200多名学生人都选择“科幻”。我就说:“那先考考你们,知道霍金的举手!”几乎全场举手。我又问:“知道纳什的举手!”大概有5名同学举手。我问:“那你们说说,都知道纳什的什么?”同学回答:“我们知道有一个纳什不均衡理论。”当时,我深受鼓舞,给他们讲了半小时的课,大家都兴致勃勃。

刚才讲的例子都是我在学校亲身遇到的。我觉得在中小学当中,埋藏着科学的种子。所以后来我在讲课的时候,题目都不是读书和写作,尽管会讲到这方面内容,但是我的题目都叫《想象的力量》。我告诉他们:不光要做一个文学少年,还要做一个科学少年。今天种下一颗文学和科学的种子,明天你就会收获一棵硕果累累的大树。

刘慈欣在中国科普作家协会调研的时候讲过儿童科幻和成人科幻的事情,他说,我们以往将科幻纳入儿童的范畴需要校正,但是现在校正过头了。很多成人科幻作家唯恐自己和科普、儿童沾边。我觉得这个需要再强调一下:要想让更多人喜欢科幻,走到科学队伍里来,青少年是非常重要的群体。如果我们的科幻只是孤芳自赏,没有青少年群体的支撑,那它做不大。

所以我非常赞同刘慈欣的看法,应该大力发展儿童科幻,改变目前儿童科幻比较薄弱的状况。

(中国科普作家协会科幻创作研究基地 李英 整理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