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赛飞:披挂上阵的身影
来源:浙江作家微信公号 | 时间:2020年02月07日

 文/赖赛飞

  对医生向来敬而远之,敬是尊敬,远是谁也不乐意自己生病去亲近他们。

  民盟的群里有不少医生,偶尔,大家在非医患关系下相聚。平时的他们,一身白大褂加口罩,身材上只有丰腴苗条之分,余下就是露出的眉眼,比常人更加的冷静因而更清澈。

  因此这种偶尔相聚,在我眼里反倒有些特例。看他们穿着如常人,会书法,会太极、会唱歌、会弹古琴,会著述……都是业余爱好,却因宁静专注而精湛。

  与常人相比,正常环境下,他们的神色始终显得有些疏离,甚至警醒。旁人看他们的眼神,也是如此。

  短暂相聚过后,大家互致了平安喜乐的祝福。有一瞬间,想到过年时,医院里的病人是否会减少一些?他们是否能在家安歇??

  不管愿不愿意,有些大事件同时是显影剂。新冠肺炎袭来,医护群体再次被凸显了出来,他们所在的地方成了前沿阵地。

  我相信,战斗一直在局部发生,不独是眼下,也不局限在这个领域。有人在战斗,有人在牺牲,这就是和平年代英雄的出处。

  病情的特殊性,让他们包裹得更严密,连眉目都不甚分明,连他们的身影,再也分不出胖瘦,混沌成一片,只剩下一个名称:医护人员。

  想象他们被包裹的躯体,与我们一样的温热、柔软,因而脆弱——此时此刻,普通人被鼓励躲与避,有些人,特别是他们,背向人群逆行成了天性与惯性。

  看不见的枪林弹雨中,他们久经人世疾苦的冷静面容之下,如同毫无个体特征的防护服之下,正在经历常人难以想象的生死疲劳,因而跟普通人的生活更加疏离。

  但是,他们披挂上阵的身影,我们都看见了牺牲,不独是深深铭记——更多披挂上阵的身影出现在通往前方的路上,他可能是一名交警,在路口警惕地分辨着车辆与行人,在此,交警承担的远不止违章问题;可能是一名快递小哥,奔波在大街小巷,这个城市正常运转里有他的一份辛劳;可能是工厂里一位提前复工或者干脆放弃回家过年的女工,她知道自己手下每快一分,就能多制作出人们急需的一批口罩;可能是一位普通干部,进村入社区做着一趟趟排摸和劝导;可能是一位超市员工,顾客眼里,此时他们的工作状态里有着莫名的严肃庄重感;可能是一位远离祖国的游子,正在满天下寻找着国内急需的防护用品,焦虑的心情跟牵挂家人一般无二……

  这段时间,所有人都变得很疏离,客观上,物理上。大家尽量离得远一点,就算遇见,少说话,不咳嗽……人们更多用眼神用行动交换对彼此的爱与关注,还有默默的体谅。尤其是披挂上阵的人们,夫与妻、母与子……多想在这特殊时期抱团相守,尽可能安心度日。但硝烟既起,披挂上阵成了使命也是自我选择的生活态度,此时纵有万千牵挂也同样穿上了盔甲,变得无限坚强。

  想象硝烟散去以后,对医生,我们还会敬而远之——敬,是尊敬的敬……我们彼此呢?经历了这段疏离,经历了冲锋陷阵,经历了种种日常里的不再日常,就算和平日久,也将更明白,何为亲人,何为家国,何为唇齿相依,何为同心协力——人离不开社会,一饮一啄,一言一行,可以为之添砖加瓦,也可以唇亡齿寒,一损俱损。

  有时候,再浅显的道理身上也会带着沉痛教训的血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