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鹏程:《逆行之诗》
来源: | 时间:2020年01月30日

  一

  如果一行句子能发出蓝光,能够在深夜鹦鹉洲大桥上

  不停闪烁,运送那些发着低温的躯体

  那么我愿意驾驶这样的诗行星夜穿行

  如果一首诗,能够变成一座医院,一个句子

  能变成一道墙

  甚至一个个词,能变成砖石

  我愿意像建筑工人一样日夜垒砌

  或者它仅仅只能变成一张病床、一件防护服

  一只口罩

  我也愿意日夜编织

  但一首诗只能是一首诗

  它替代不了此刻灯火的闪烁,那些渴望救治的眼睛一样的

  闪烁

  它也替代不了长江的呜咽,一座城池滞缓的脉搏和它

  发着低烧的体温

  二

  这时候,我们更需要的是一只只口罩,护目镜,救护车

  是各种医疗设施、药品和病床

  是厚厚的防护服后面坚定、冷静和从容的目光

  这时候,我们更需要的是科学和理性

  是更透明的信息、

  是行之有效的规范和秩序

  但一首诗无法做到

  一首诗只能是一首诗,它甚至不如一句口号

  一则短短的新闻报道

  但这时候,我们仍然需要一首诗

  代替长江的呜咽

  奔流和汹涌。需要一首诗,

  代替我们逆流而上,在病毒肆虐的河道,发出

  中流击水,浪遏飞舟的低声怒吼

  三

  我们需要一首诗,从北京、广州、上海、宁波……出发

  从无数车站、机场、码头发出无声的征召

  为即将奔赴的勇士壮行

  我们需要一首诗,与子同袍,去穿透病区的隔离墙,

  去雕塑那些厚厚的

  防护服里被汗水湿透的脊梁,强有力的心跳

  去描摹护目镜后那一道道舍我其谁的目光

  我们需要一首诗,为一座900万人留守的煌煌大城,

  点燃第900万零一盏灯火

  四

  是的,一首诗,无法把所有的人围拢在除夕夜团圆的饭桌前

  无法替年老的父母留住探亲的儿女

  甚至无法替年幼的孩子,说出:爸爸加油

  说出:妈妈,我爱你

  但一首诗能够陪伴勇士逆行

  能够再次见证勇气和奇迹

  一首诗也许是从远离疫区的地方出发

  像一条大河的支流,细小的血脉

  但它终将逆流而上,汇聚成巨大的洪流,

  无比切近地触摸到一座城市的脉搏

  此刻,也许只有一首诗能够描摹出

  那一张张壮行书上鲜红的指纹

  只有它能告诉更多的人们

  它携带的密纹、体温能够穿过谣言和病毒

  准确地找到那只

  潘多拉魔盒的锁孔,并且将它长久地封印

  五

  一首诗同样也在负重前行,

  去描摹那个敢于直言真相的人,那个敢于直面灾情的人

  那个第一时间赶往疫区的人,那个吼出:

  “最重的病人送到我这里来”的人

  告诉我们什么叫做大医精诚,什么又叫做:国士无双!

  只有一首诗,能够替代他们,

  在隔离墙的两边

  在口罩和护目镜的内外,在一座封闭大城和它

  连接的祖国每一处,每一个地方

  写下:同呼吸、共命运

  一首诗,最终将是一只无形的冠冕

  它终将为那些打败冠状病毒的人隆重加冕

  六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灾难终将过去,英雄终将凯旋

  一首诗将在欢聚的时刻独自潜行

  替代人们反躬自省:

  罪恶,并不来自于菊头蝠、果子狸和穿山甲

  罪恶,来自于我们自身的贪婪和欲望,灵魂里的黑

  那无影灯也无法照彻的地方

  此后一首诗,将变身为两种事物:

  一柄利剑,将高悬于人类的头顶,剑铬上的铭文

  将刻下“敬畏自然”四个大字

  一盏孤灯,将高悬于每个人灵魂的旷野

  时刻提醒,警惕那背阴处滋生可怕病菌的温床

  警惕那被重新关闭的潘多拉魔盒

  盒子上的封条,

  再次凝重地刻下:“永久封印”的字样

  2020.01.28日急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