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琪:种子已经种下

来源:浙江省青少年作家协会 | 时间:2020年01月03日 17:13:00

这篇文章,写给想要尝试写作的小朋友。

你为何想要写作?我很好奇这个问题能得到几种不同的答案。是想创造出世上不曾存在过的有趣故事吗?是想防止自己遗忘珍贵的时光吗?还是仅仅听从别人的指引,对自己写出什么东西毫不在乎,只想获得附带的成绩和嘉奖?

对我来说,最初的写作冲动,是源于倦怠。小学和初中时期,我在书店和图书馆一本本地读了很多故事,逐渐熟悉了一些古今中外惯用的写作套路。在有限的书架上,能让我怦然心动的新鲜故事越来越难碰到,我便萌生了一个念头:自己在生活中遇到的一些事情,从没见过哪本书写出来,我何不自己写呢?

虽然这么想着,毕竟也只是个念头,我没料到自己真的会去做这件事情。直到离十四岁生日还有两个月的时候,我在书店偶遇少年作家赵荔的小说《有太阳的墙》,这个女孩的书让我看到了一种非常具体的可能性:即使还是个小孩子,也可以尝试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写出来,让千里之外的读者与同生欢喜,同有感触。每个人的经历都不一样,每个人都有一箩筐新鲜真实的故事可以告诉别人,比许多绞尽脑汁的创作都要精彩。

之后的几年里,我开始写童话,写诗,写散文;也向报刊投稿,参加征文比赛,看看除了我自己,还有没有其他人喜欢这些故事。虚构和现实在我的生命中交织生长,我在努力地生活,另一个“我”在观察我的生活,并付诸笔端。我看到自己的内在形象渐渐变成一个长发蓬松、戴着圆框眼镜的巫女,紧紧抱着书,脚下蹲着一只猫,一盆花。这是构成我生活的基础元素,直到今日也几乎没有变化:阅读,同情,创造力,好奇心。

获得“少年文学之星”之后的十一年里,我结识了许多有趣又厉害的人,出版了许多故事和诗,还有一篇童话入选语文教材,将有数千万的小学生认识它——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我几乎没有想到过它们会一件接一件地降临到我身上。上天是眷顾我的,我的努力一再得到巨大的回馈和肯定,不断地告诉我:你适合走这条路。多么幸运,我最初仅仅只是想把脑海中有趣的事情记录下来而已。

年轻的小朋友,你们和当初的我一样,手中有一颗无比新鲜的种子。无论出于什么原因,只要你开始写作,就已经种下了它。接下来,你的生活是什么模样,它就在什么样的土壤中发芽长大。不要怕,丰饶的土壤能孕育甜美的果实,贫瘠的土壤能孕育坚韧的荆棘,火山喷发后的土壤格外肥沃,足以孕育一个新世界。

长成一丛花很好,可以结交整个春天的蝴蝶。

长成一朵蒲公英也很好,可以飞向千里之外的地方。

长成一池睡莲呢?能引无数游人流连,盛开在少女的梦里。

或者再勇敢一点,长成一棵参天大树,庇荫千千万万的生灵。

作家链接:

慈琪,1992年生,第二届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主要著作有《梦游的孩子》《三千个月亮》《收割一群狼》《决战泥潭怪》《倒霉的逃兵》《我们的各自远去》《千根夏草》《三界史诗·黄昏之境》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