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修言

修其身以载物,立其言以作文

来源:浙江省青少年作家协会 | 时间:2019年12月09日 16:51:53

作品《畅所欲言》

嘉兴市第一中学

朱姓,或承明朝帝王之血脉,或承理学大家朱熹之志向。修言,是修身立言的意思。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取自儒家经典的名字,谨记于心,不枉此生。

理科少女,文艺青年,任班级团支书和校学生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初中“红雨”和高中“五彩螺”两任文学社社长,又作为学校唯一一名女生入选全国物理竞赛复赛获得国三,自诩文学和物理都不可辜负。典型的狮子座女生,性格大大咧咧,做事风风火火,却也有着一份独特的细腻敏感。喜欢看,喜欢想,喜欢写。来自桐乡小镇石门,幸与丰子恺老乡相称。执笔为文,畅所欲言,为我一生之至乐。

获奖荣誉

2019年浙江少年文学新星

2019年作品《请记住我》获全国“语文报杯”中学生作文大赛现场决赛一等奖

2019年第三十六届全国中学生物理竞赛三等奖

2019年嘉兴市优秀学生干部

2018年作品《物竞天择》获全国“语文报杯”中学生作文大赛现场决赛一等奖

2018年作品《晚来天欲雪》获全国“叶圣陶”杯中学生作文大赛一等奖

2018年第二十九届中学“希望杯”数学邀请赛铜奖

2018年第八届全国中学生基础学科创新能力大赛语文学科浙江赛区一等奖

2018年第八届全国中学生基础学科创新能力大赛数学学科浙江赛区二等奖

2018年浙江省中小学生艺术节书法类三等奖

朱修言访谈

李晶晶【《少年文学之星》杂志编辑】 

朱修言【2019浙江少年文学新星】

李晶晶:介绍一下自己的这本书。

朱修言:这本书收录了我初中和高中阶段的习作,沿袭母亲小时候做的“口述日记”的标题“畅所欲言”。家里人唤我小名“畅”,书名寓意既是“畅”所欲“言”的人、事、情,也是希望能够“畅”快地书写,敢写、会写。

李晶晶:入选《少年文学新星丛书·第六辑》,对你来说是个怎样的事件。

朱修言:想要拥有一本属于自己的书是我一直以来的心愿,发誓一定要在人生的某个阶段完成它,很幸运它来得比我想象得早。这本书一方面,是对我过去生活和写作的一个总结;另一方面,也是今后人生的一个新的起点。

李晶晶:看到自己的作品即将出版,你的心情如何?

朱修言:进入高三以来,学习生活非常忙碌,但是即将出版的新书让我有了一种期待。在繁忙的课业之余,我依然喜欢用文字来排解心情。这本书的出版,会是我最好的毕业礼物和成人见证,我会和我的父母老师同学一起分享。

李晶晶:聊聊你最喜欢的三本书,并做简要介绍。

朱修言:《苏东坡传》林语堂:苏轼一直是我的偶像,他“眼见天下无一个不好人”的乐观心态和潇洒丰满的人生让我向往。林语堂先生的语言非常幽默平实,带我走近了一个有血有肉的苏东坡。

《文化苦旅》余秋雨:这是一本改变我的书,一看就停不下来。余秋雨“文化大散文”的形式和“一生只做一件事”的态度,让我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是我想要的文学,什么是文学的力量。

《果壳中的宇宙》霍金:“即使身处果壳之中,仍自以为无限宇宙之王。”物理对我来说一直是一种信仰,霍金先生更是物理界的一种精神力量。我喜欢和他的思维一起遨游宇宙,时空旅行,在超弦和膜上舞蹈。

李晶晶:你独处时,会想些什么?

朱修言:我很享受可以一个人胡思乱想的时间,也许是想宇宙如何而来、我是如何作为一个人存在的之类空洞高深的话题;也许是盘算着中午去食堂吃小笼包还是烧麦、校园里的猫每天都在想什么之类简单可爱的少女小心思。

李晶晶:家庭生活,教育的氛围是什么样的。

朱修言:我的父母都是老师,他们秉承大方向不能错的原则,给我充分的自由发展空间。高三以来,家庭生活一切以吃好睡好、好好读书为主旋律,偶尔穿插出门运动或者放风玩耍之类的小曲子。

李晶晶:你觉得文科生和理科生在写作思维,行文方式上会有什么不同。

朱修言:高考改革以后,我的选考科目是物理、化学、政治,应该算是个理科生。其实所谓文理,只是通往世界的不同路径而已。也许文科生随性细腻,理科生严谨简单,但写作上大家都是为了真实地表达自我,这就够了。

李晶晶:如何看待文学创作和文学商业性的关系。

朱修言:好的创作应该有物质的正反馈,而商业性的既得利益也可以激发文学创作的热情。只要方向正确,我们应该支持“知识付费”。不要一味地为了商业而创作,也不要一味创作排斥商业,我觉得两者之间可以找到平衡。

李晶晶:经典文学时常被拿来进行讨论,它被认为是人类的瑰宝,是具有价值的文学。你觉得什么是经典文学,一本书的价值究竟该如何检验呢?

朱修言:一本书的价值,对创作者来说是记录自己的思想;对读者来说是阅历别人的思想。有价值的书,是有价值的载体,历史和人民群众的检验会让它在特定的时代发挥它特定的作用,不一定是一成不变的。

李晶晶:许多作家在写作过程中都有自己的怪癖,比如海明威为了使作品简练,他想出用一只脚站着写作。你在写作过程中有没有什么怪癖,和我们分享一下。

朱修言:如果说怪癖的话,可能我比较喜欢在夜间写情感比较细腻丰富的内容;在白天写议论文之类严谨科学的文章。不能算怪癖吧,但是碰到自己写得得意的文章会习惯性地把它打入电脑保存下来。

李晶晶:“文如其人”、“见字如面”这两个成语,说说你的看法。

朱修言:这好像是前两年一道高考作文题。其实这两个成语都不是绝对的,但是一个人的气质潜移默化地会影响一个人的文、字,一个人的文、字也会涵养一个人的品格和修养。写好字,行好文,做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