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天然

炎炎骄阳似我,无边快乐至上

来源:浙江省青少年作家协会 | 时间:2019年12月06日 17:11:46

作品《追逐一座城》

杭州市保俶塔实验学校

出生在江南温柔的四月,刚刚迈入漂亮的十五岁。从小喜欢阅读创作,写作是记录快乐与思考快乐的方式。天大地大快乐最大,一切能带来幸福感的事情都乐意尝试。爱阅读、爱音乐、爱写作,也爱时尚和吃喝玩乐。肤浅又深刻,世俗而又脱俗,平凡而不平庸,我难以被定义和形容。

获奖荣誉

2019年浙江少年文学新星

2018年鲁迅青少年文学奖优秀奖

2017年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征文比赛一等奖

2016年联合杯两岸作文大赛小学组首奖

2016年北大培文杯全国青少年创意写作大赛三等奖

2015年杭州市中小学生“品味书香、诵读经典”读书征文活动一等奖

2014年中国少年作家杯全国征文大赛一等奖

2011年“西湖杯”全国青少年文学征文大赛小作家金奖

2011年冰心作文奖二等奖

季天然访谈

李晶晶【《少年文学之星》杂志编辑】 

季天然【2019浙江少年文学新星】

李晶晶:介绍一下自己的这本书。

季天然:这是一本收录我这几年长长短短作品的文集。这里,记录了我的创作成长,记录了从幼稚慢慢变得娴熟的文笔,从天马行空到脚踏实地的故事。这里,更记录了我的心路历程。十二岁到十五岁,是从孩童迈向少女的三年,我的心理,我的生活,我的思维深度都有翻天覆地的改变,而这些成长通通体现在这部作品中。

李晶晶:入选《少年文学新星丛书·第六辑》,对你来说是个怎样的事件。

季天然:算是一件挺让人感到荣幸的事情吧。我不认为自己在创作上有多大异于常人的天赋,但一点一滴随手写下来的东西竟然能受到这样的认可,我还是很享受被肯定的快乐感的。

李晶晶:看到自己的作品即将出版,你的心情如何?

季天然:这是我的第二次出版了。比起幼年时第一次出版作品的极其激动,这一次我的心情更趋向于淡淡的喜悦和期待。喜悦于自己受到的肯定,期待着这样一本文集化作白纸铅字寄到我手中的那一刻,也期待着自己能在创作的漫漫前路上,走得更努力也更漂亮。

李晶晶:你的文字有一种温柔的力量,也有一股轻柔的忧伤。有没有特别喜欢的作家,他们对你的写作有什么影响。

季天然:我从小看书很杂,所以喜欢的作家也涉及各个风格和领域。如果要说一位影响了我的写作的作家,那大概是李娟。李娟笔下的阿勒泰,牧民,草原,荒漠,让我心驰神往,又为我营造出一片心灵的祥和。所以我后来的行文风格可能会不知不觉地向她靠近一些,我也很期待着能写出像她那样朴实而动人的文字。

李晶晶:说说你最喜欢的一部电影,看完后有什么感受。

季天然:大概是《布达佩斯大饭店》。全片中复古而优雅的画面给人带来极大的视觉享受。皑皑白色中的一辆黄色巴士,粉色树林前梦幻的粉红色酒店,很漂亮,很欧洲。紧张又有趣的剧情,时不时蹿出来的冷幽默,也为这一部极其养眼极其艺术的电影锦上添花。在享受“美颜”的同时,这部电影的内核——欧洲文明的慢慢衰落,也会引发观众的深思。推荐大家都去看一看。

李晶晶:说说你记忆中最温暖的一个场景。

季天然:寻找记忆中的“最”总是一件很难的事情,说一个最近的吧。上高中之后每天都要上晚自习,九点半才能到家,妈妈会和姥姥一起来公交车站接我。有一天妈妈在外面有事忙,姥姥就独自一人赶到车站。其实从车站回家也就只有一小段夜路而已。我看见暖黄路灯底下,坐在长凳上静静等着我的姥姥,脸色温煦柔和。让我觉得有一种莫名的温暖。

李晶晶:在你的想象中,你觉得江南和西北最大的不同之处是什么?用一小段话描述你印象中的江南,也用一小段话描述一下你想象中的西北。

季天然:我印象里的江南是六月连绵的梅雨,闷热的天气在皮肤上留下湿漉漉的痕迹。那时候每天都下雨,每天都要撑着伞走来走去,如果穿着凉鞋走在雨里,脚后跟一不小心就会从鞋里滑出来。而我心中的西北有两个,一个有着千年古都,有令人震撼的兵马俑,有壮观的秦岭,还有佛教艺术的结晶莫高窟。这一个西北,有必须铭记和赞叹的过去,也有需要规划和值得期待的将来。而我心里的另一个西北,是李娟笔下的西北。大漠戈壁,草场空旷,哈萨克牧人赶着牛羊,电视信号断断续续,喝水要靠挖井。现代生活似乎与他们没有联系,这个西北里,只有草原、荒漠、原野,或许还有一片向日葵田。仿佛时间在这里静止,让人忘记过去和未来。

李晶晶:在现代社会,我们经常看到这样的标签:“80后”、“90后”、“00后”。年龄被划分被定义,用标签来阐述代沟。你如何看待这种现象,看待人与人之间的代沟?

季天然:这样的划分不失道理,但也并不百分百正确。如果将年龄定义为简单的符号,比如给00后贴上浮躁、幼稚的标签,那么不同年代的人之间也会出现奇怪的“鄙视链”。年长的一代认为年轻一代幼稚肤浅,年轻一代嘲笑年长一代陈旧落伍。虽然这样的状态也会随着更年轻一代的出现而被打破,但依旧是不健康的。年龄产生代沟,很正常,但不能以给年龄贴标签的方式来阐述代沟,沟上也可以架起一座互相理解和接触的桥梁。

李晶晶:天下无不散之宴席,我们在离别中长大,每分每秒也在和过去的自己告别。你如何看待生活中的离别。

季天然:我并不是特别在乎离别这件事,人的一生里,和幼稚告别,和年轻告别,和壮年告别,最后和生命告别,都是无法避免也无法减轻的常事。春天花会开,秋天叶子会掉,无论与谁或与什么离别,都是生命中最自然不过的自然现象。所以,欣赏离别吧,离别是美的,离别带来的回忆与怀念,也是美丽的。

李晶晶:如果有一个机会,你能变成小说中的一个角色,你最想变成哪个故事人物?

季天然:这个还真的想不出来,我认为小说中的每一个角色都有她/他的独特性,而我作为一个鲜活的个体也有我自己的独特性。我欣赏的小说角色很多,比如《冰与火之歌》中的Arya·Stark,她的坚毅和勇敢让我钦佩,但我并不想变成她,因为她的品格是在家族败亡、四处流浪、被追杀、被虐待中一点点磨炼出来的,我并不想经历她这样的人生。所以,或许还是做自己比较好。

李晶晶:“文如其人”、“见字如面”这两个成语,说说你的看法。

季天然:“文如其人”,我认为是分情况的。必须是你真情实感,由心出发去写下的文字,才能真正如你的“人”。大家在一生中,总会有这样的时候,被迫写下一些自己并不想写的,或者必须违背自己想法的文字,比如学校中的应试作文。如果要把我写过的考试作文当成我人格的真实写照,那我真的太委屈了。但如果你要把我最喜欢的两篇作品当成我的“人”,那我愿意立刻写第三篇来夸你。

“见字如面”,则必须发生在两个非常熟悉的人之间,并且前提条件也是要真心写下的文字。给班主任递的请假条,给同学留的通知便签条,他们看到之后,会觉得“见字如面”吗?我想是不会的。但给一个老朋友写一封信,用牛皮信封包着,讲讲近况,聊聊过往,或许都不需要见到你的字,对方拆开信封,用手摩挲着信纸的那一刹那,就是见到你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