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墨:在文字的春色中徜徉

来源:浙江省青少年作家协会 | 时间:2019年12月05日 11:48:23

我一直都坚定地认为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文学梦。

无论男女,无论老少。

我想起很多年以前,曾在苏州的一家培训机构中心给一群孩子们上作文课。有一次举办一个活动,邀请所有家长参加。台上有人朗诵诗歌,有人分享美文,还有人浅谈自己的文学梦想……活动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我发现很多家长的眼里都有晶莹的泪光,在投影仪光线的反射下,散发出熠熠生辉的光芒。

那个瞬间,我忽然很感动。

仿佛在春色无限的姑苏城里,遇到了来自故乡的问候。

如果说,在这个浮躁的时代,有什么能让我们的脚步慢下来,心灵静下来,那么我想只有文学,也只能是文学。

我写过很多文字,有一些幸运的文字被发表在各类报刊杂志上。于是我多了一些身份,作者、作家、笔者……但我更愿意承认的是一位文学爱好者。

这个爱好跟随了我整整二十年。

我至今十分感谢那位带我进入文学殿堂的女老师。她总是戴一副圆圆的眼镜,个子很小,但每天总是朝气蓬勃的样子。在别的同学上早自习的时候,她让我一个人站在教室外的走廊上背唐诗宋词。

我清晰地记得那个瘦小的小女孩,一个人站在空荡的走廊上,那种源于内心的孤寂与惶恐。三个月的背诵让我在全市的小学生阅读竞赛中脱颖而去。回学校的时候,她牵着我的手走过一大片油菜花从里,那也是一个春意盎然的日子。

她说,希望你完成比赛后,仍然可以继续背诵唐诗宋词,它是会改变你的人生的。她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忽然变得很肃然,远远地望向油菜花的另一边天空。

我的第一次写作是在她的指导下完成的。她把办公室留给我,自己回寝室去照顾孩子。离去前再三叮嘱我,写完了马上拿去她寝室。那个中午,我放弃了午休时间,她也没有睡午觉。因为我的作文被她改了三次。

那篇作文最后获得全市小学生作文比赛的第一名。写作文的那本笔记本至今仍然躺在我书房的抽屉里,那里有我幼稚笨拙的字迹,旁边是她清秀灵动的批注。

最后一次见她的时候,她握着我的手说,你是我教学生涯中的骄傲,不要放弃写作。

2010年,她因车祸去世,享年36岁。

我其实很想让她看看我现在的文字,因为那里面有她的体温和气味。

当我发现自己除了写作外一无所长的时候,我才知道写作已经成为我生命中的一部分了。我很幸运,在无数个失眠、低落、沮丧的深夜,还可以提起笔来写东西。当我读书或者写作的时候,就如同进入了姹紫嫣红的后花园。她是可以疗伤的,也可以带你驰骋。

多么美好的春日。

我总是会常常想起那条开满油菜花的小道,身边有我最爱的老师,她笑起来的时候,脸上有油菜花一样的神色。

所以我想我的文学世界应该是黄色的,她散发着油菜花的清香。有风吹来的时候,还能听到朗朗的读书声。

那么,就在文字的春色里徜徉吧,做个不归人,做个迷途的孩子,或者就只是一朵盛放的油菜花。

作家链接:

惊墨,本名冯丽佳,生于80年代末,2015年开始正式创作。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浙江省散文学会会员,浙江省青少年作家协会导师团成员,在《江南》、《浙江作家》、《青岛文学》、《青春美文》、《联谊报》等报刊发表文字作品共计10余万字。短篇小说《独活》获2012年全国网络短篇小说三等奖,入选出版文集《网得锦鳞出水来》。影评《良辰美景奈何天》获第三届“丽水杯”影评比赛优秀奖,入选《浙江作家网论坛作品选》;散文《大唐恋》入选《大唐神韵》;2018年出版人物传记《何燮侯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