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林克继《朗读者》后推出新作
来源:文学报 | 时间:2019年11月15日

  本哈德·施林克,生于1944年。德国法学家,小说作家,法官。他的代表作《朗读者》已被译成50种语言,据其改编的电影获2009年金球奖和奥斯卡金像奖。2018年推出长篇新作《你的奥尔加》,近期推出了中文版。

  忆及早年阅读经历,谈到《朗读者》时,作家毕飞宇曾感叹道:如果小说仅仅是故事推进得漂亮,它充其量也就是一部引人入胜的读物,永远也上升不到伟大的高度。随着阅读的深入,尤其是到了第二章,小说的另一个核心出现了,那就是尊严。“我愿意把它理解成一部关于尊严的书。”和毕飞宇一样,国内很多读者正是通过旧译为《生死朗读》的这部小说走近本哈德·施林克的。

                                   《朗读者》封面书影,译林出版社

  《朗读者》写了一个涉世不深的少年和一个饱经沧桑的中年女性之间的不伦之恋,看似又一个有关性爱和罪恶的畸情故事,在其性爱和罪恶的表皮下,讲的却是另一个更为深刻的故事。它隐含着战后德国第二代对战争的反思,更难能可贵的是故事并不流于简单的谴责。施林克说:“我不想把纠缠进施害者罪责的问题表现为仅仅是不同代人的问题,更不想表现为家庭内部的冲突……我想要揭示一个更具普遍性的问题。”

  就像有评论指出的那样,《朗读者》通过米夏对汉娜既恨又爱的复杂情感的描写,艺术地再现了德国战后第二代人反思历史问题时徘徊于理智与情感之间的矛盾,展现出他们成长过程中所背负的历史十字架,以及他们审视父辈罪恶的独特视角。但对于这部小说,实际上还可以有其他各种读法。作家池莉说:《朗读者》向我们倾诉的是“另外的东西,是心之幽情,是人类对自己生存理由的质询,是对不规范情爱关系的探究。”有读者则从叙事学的角度指出:《朗读者》涵盖了多个模式化的故事原型。一个是“洛丽塔”的故事,一个是关于救赎的故事,一个有点诡异而时尚的影射“处女与野兽”的故事。

                                     改编自《朗读者》的同名电影

  无可置疑的是,诚如作家曹文轩所说,这样的阅读效果得益于《朗读者》中悬疑手法的运用,更主要的却来自于作家对人性、对存在的深度把握。在侦探小说似步步推进的情节叙述中,小说给我们留下了太多无从释怀的难题,正是在对这些难题的求索中,我们读出了关于爱、尊严、性、两代人、历史等复杂的话题。

  或因如此,《朗读者》才引起了为施林克始料未及的轰动。小说自1995年出版以后,迄今已被翻译成25种文字,仅英语本的销量就近200万册,是战后继《香水》后卖得最好的德国小说。它是有史以来第一本登上《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的德语书,在德国甚至成为中学讨论的话题,在美国,《朗读者》入选著名的“欧普拉读书秀”后,很快风靡北美,并形成全世界范围内的阅读话题。小说还在2008年被导演史蒂芬·戴德利搬上荧屏,一举获得金球奖和奥斯卡奖。

  或许是意犹未尽,时隔多年,施林克在他的长篇新作《你的奥尔加》里,再次延续了《朗读者》的母题,讲述战争、爱情和教育对于女人一生的改变。19世纪末,少女奥尔加出生在波兰属地。青涩时代,她爱上了工厂主儿子赫尔伯特,但她清楚阶层不同,对方家庭不会答应这门婚事。一起度过幸福的几年后,两人不得不分离。奥尔加去一家乡村学校教书。赫尔伯特则选择从军,他喜欢周游列国,有一颗驿动的心。纳粹攫取政权后,奥尔加因病失去听力,在世间辗转流离,这时无人知道,她怀揣着一个怎样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