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入选“文学之都”:一座城市对文学的热情
来源:澎湃新闻 | 时间:2019年11月04日

  10月31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官方宣布批准66座城市加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创意城市网络”。南京被列入“文学之都”,成为中国第一个获此称号的城市。

  此前只有两个亚洲城市入选文学之都

  南京是中国四大古都之一,文化资源丰厚。中国第一个“文学馆”、第一部诗歌理论和批评专著《诗品》、第一部系统的文学理论和批评专著《文心雕龙》、第一部儿童启蒙读物《千字文》、现存最早的诗文总集《昭明文选》等都诞生于南京。

  在中国文学发展史上,还有约一万部文学作品写作于南京或者与南京有关。《红楼梦》《本草纲目》《永乐大典》《儒林外史》等经典之作与南京密不可分。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赛珍珠的获奖作品《大地》也在这里完成创作。

  2017年年初,南京提出申报“文学之都”,并成立中国(南京)“文学之都”促进中心。该中心执行主任袁爽透露,“文学之都”的入选,需要经过世界级的专家评审、已有28个文学之都成员城市投票等流程,最终由教科文组织总干事签批才可以确定加入。

  “在我们申报期间,入选文学之都的城市,欧美有21个,亚洲只有2个,是伊拉克巴格达和韩国富川,中国还是空白。如何让以欧美为主的28个文学之都接受并认同南京,这是申报过程里最大的难关。”袁爽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他们为此做了大量的沟通交流,包括在这些城市举办南京城市推介会、作家读者见面会,通过发布“国际文学家驻地计划”邀请国际作家来南京参加驻地项目,发起“文学作品翻译资助计划”、选择南京优秀的文学作品进行翻译推广。

  其间,法国作家、2008年诺贝尔文学得主勒克莱齐奥还为南京写了推荐信。勒克莱齐奥在那封推荐信上写道:“南京是一座如此美丽的城市,有着深厚的文学历史积淀,在这里的生活和教学让我感到非常舒适。在南京,我见到了许多作家,深度参与了他们的文学活动。我觉得南京不仅是中国最具文学创造力和活力的城市,也是出版和翻译的中心。”

  袁爽说,南京成功入选“文学之都”,将加强城市的国际人文交流合作,推动南京文化产业转型升级,为市民带来更多接触世界多元文化的机会,为南京数十万作家和文学爱好者提供更广阔的创作空间和发展平台,更好地推动中华文化“走出去”。

  论及南京的文脉,能说的东西太多了

  作家叶兆言是南京人,前不久才出版了非虚构作品《南京传》,透过南京这扇窗户把中国历史说了一遍。

  “曹雪芹出生在南京,一个地方诞生这么一位小说家,已经足够。英雄不看出身,不过也可以看看出生地。”巡视文坛,叶兆言常常为在南京出生的作家感到骄傲,“上海作协主席王安忆,武汉作协主席方方,凭什么领军一方?军队朱苏进,写电视剧挣那么多钱,北京王朔,就算不写小说,也无法撼动文学地位,凭什么?很可能就是因为他们出生在南京,而且还差不多都是同龄人。在一个时间段,如此密集地诞生这么多有影响的作家,还不是文学之都吗?”

  “至于唐宋元明清,能举的例子太多。单说一个清朝。李渔弄芥子园,袁枚玩《随园食谱》,吴敬梓写《儒林外史》,张恨水办《南京人报》,外地人跑来南京混,一不留神就传世,就经典,就入美术史,入烹调史,入文学史,入新闻史。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所谓一方水土,不就是文学之都吗。”

  在叶兆言看来,文学之都的首要标志,还不是出什么作家,得这奖那奖,而是一个城市对文学的热情。南京作为文学之都,最好的形象代言或许是李白的那句:“金陵子弟来相送,欲行不行各尽觞”。

  “唐朝什么最伟大?唐诗。最伟大的流行诗人是谁?李白。李白是个倒霉蛋,人生不得志,到哪都闷闷不乐,偏偏一来南京,金陵子弟统统赶去拜谒。这说明什么,说明早在唐朝,南京就有很多文学粉丝。很显然,今天的南京人,仍然还延续着唐朝文学青年的热情。”叶兆言说。

  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王彬彬也认为:“南京入选‘文学之都’,当之无愧。”他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在中国古代文学史上,有几个城市特别重要。长安、洛阳、南京,翻开古诗文,这些城躲都躲不开。“当然,不是每个时期都叫‘南京’。有许多作品是在南京写的,有许多作品是写南京的,还有不少作品是写对南京的思念。《随园诗话》里有两句诗: ‘建邺关山千里远,长安风雪一家寒。’这是一个在长安落魄的南京人写的,写得非常好,尽管不见于文学史。”

  谈及现代文学史,王彬彬认为南京虽没有北京、上海重要,但与南京有关的文学人物也很多。“周豫才到了南京便叫周树人。周树人在南京四年,一是确立了基本科学的宇宙观,二是确立了进化论的观念,三是开始接触外国文学,四是开始学习外国语文。这些方面,对于周树人后来成为‘鲁迅’非常重要。”

  他还提及,在江苏这个地方,城里乡里,痴迷于文学者特别多,优秀者中相当一部分聚集在南京。“《儒林外史》里说,南京城里‘菜佣酒保,俱带六朝烟水气’。只凭这一句话,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就应该把‘文学之都’的牌匾挂在南京城头。”

  南京出版社社长卢海鸣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在出版方面,南京市内有13家出版社,每家平均出版1000种出版物,若以每种一万册来算,南京市每年有1.3亿册出版量。“无论出版数量还是质量,南京在全国都是名列前茅的。”

  “在我看来,南京入选文学之都,是实至名归的。”卢海鸣说,“在中国四大古都中,论文化与文明的传承,几千年来传承不息的,南京首屈一指。南京文脉悠长,从六朝开始保留了华夏文明的火种。最关键的是,南京从古至今都有很好的文学氛围。这里总有一批写书人、出版人、藏书人和读书人。”

  入选文学之都,是南京的一个新起点

  此前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文学之都”的城市,包括克拉科夫、爱丁堡、海德堡、墨尔本、爱荷华城、都柏林等。这次与南京一起入选“文学之都”的城市,有法国的昂古莱姆、黎巴嫩的贝鲁特、英国的埃克塞特、芬兰的库莫、巴基斯坦的拉合尔、荷兰的吕伐登、乌克兰的敖德萨、伊拉克的苏莱曼尼亚、韩国的原州、波兰的弗罗茨瓦夫。

  青年评论家、《鍾山》杂志副主编何同彬曾兼任中国(南京)“文学之都”促进中心秘书长。他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入选文学之都后,很多人才知道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有‘创意城市网络’这样一个评选, ‘创意城市网络’下面还有‘文学之都’这样一个子项目。”

  “不少南京人为此很兴奋,但我认为应该仔细想想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设立‘文学之都’这一项目的真正目的。在当时的申报书里,其实有关文学历史与成就的部分不到一千字,能概括的内容非常小,真正让南京入选的原因是什么?”

  何同彬说,放眼当下,入选文学之都的城市是以中小城市为主,像南京这样的大城市很少。有的城市,仅仅因为社区推广文学教育或者全民阅读入选文学之都。“换言之,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选择重点是,文学作为一个因素,在当下城市人群与城市活力里,究竟能起到什么作用与意义;且这个城市在推进文学实践时,有什么值得分享的自身经验与特色。”

  “因此,入选文学之都,其实是一个起点,后面的工作比申报还要复杂、重要。它给的不只是一份荣誉,更是一份责任。我们如何在这个创意城市网络中与其他城市交换经验,同时维护文化的多样性。最后的关键点,其实是文化的多样性。”